如果毕业后不分手,你愿意娶我吗?

文/安琪与卡拉

01

立冬这天晚上,孙娟一个人在大桥上淋着雨,孤独的走着。

仅穿薄外套的她,显然没有预料到这场大雨,也没有准备好突降地严寒。她全然不顾路人异样的眼光,只是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机。

微信里是她刚刚发出的自拍照,以及给男朋友发送的消息:“程力,我知道错了,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

02

孙娟和程力是同校同学,一年前毕业时,俩人为了能够继续在一起,都选择留在成都打拼。

程力来自周边较偏远的县城,家里还有一个念高中的弟弟。而孙娟的家在广州,作为家中的独女,父母其实是不同意她留下来的。

奈何经不住她的小姐脾气,只好勉强同意,暂时让她留下,就当作历练。

对此,程力十分感动。毕竟自己还是个穷小伙,俗话说,能在你一无所有时陪着你的女孩,都是真爱。

程力曾默默发誓,一定要努力带给她幸福。

只是两个人都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年时间,这段感情就似乎走到了尽头。在立冬的前一晚,程力向孙娟提出了分手。


03

这时,孙娟的电话响了,是程力打来的。她先是一笑,接着大哭了起来。

因为雨太大,手机屏幕怎么也滑不动,她只好蹲下,解开外套,拼命的寻找尚未湿透的衣料擦拭屏幕。

她把脑袋缩进外套,在尝试了无数次后,终于接通了程力的电话。

“你在哪,快告诉我!”程力几乎在嘶喊。

“哈哈,我就在咱们出租屋不远的桥上呀,如果我还是你女朋友,我马上就回来了。”孙娟很快变回往日的开朗,因为她明白,他的心里还有自己。

“我马上来接你”说完,程力挂断了电话。

5分钟后,一辆小电驴出现在孙娟面前。程力像撒网一样,用雨衣将她罩起来,迅速将她带上车,回到了两个人的小窝。

这间闹市区的出租屋虽然不大,却能够为他们遮风挡雨。只是对他们来说,并不便宜,每月房租占就到了程力工资的一半。当初选择这里,也是为了孙娟上班方便,不用像住郊区那样早起晚归。

04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还像以前一样!”孙娟虚弱地躺在床上,望着正在给自己拧毛巾的程力。

“你发烧了,吃了药好好睡一觉,别多说话。”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花钱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别分手好不好……”孙娟几乎是哭喊着拉住程力。

正准备出门的程力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是鼓起勇气,他转过身,紧紧的抱着孙娟说,“傻丫头,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还有2个小时下班,你睡一觉我就回来了,等我。”

看到孙娟听话的点头,程力也转身出门,临别时擦了一把眼角。

05

程力是个不怕吃苦的孩子,每天除了白天工作,晚上还会到附近的饭店兼职服务员。

对于一个刚毕业,又无依无靠的职场新人,首先需要活下来,然后才能想着怎么变得更好。

他每月的工资除了支付房租,剩下都用作了生活开销。一年来除了公司买单的部门聚餐,他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社交活动。

好在同事们都很体谅,有活动也会心照不宣的刻意回避。相比起面子上的得失,程力更在乎的是没有存款的不安。

06

看着房间里那几件破旧的衣服,孙娟再次湿润了眼眶,昏黄的台灯照耀下,就连那件只有重要场合才穿的职业装也变得老旧不堪。

这些就是程力的全部着装,相比自己满满两柜子的衣服,太过寒酸。

每当孙娟要求为程力添置衣物,他都以要节省拒绝,即使买回来,也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退货。

他总说别委屈自己,钱留着买喜欢的东西,生活上的事情由他来。

可能广告做得太好,也可能购物对女人的诱惑太大,虽然并不宽裕,但程力带来的安全感又让她按奈不住。

从小习惯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孙娟没能控制住自己,每个月几乎月光,即便也有相当一部分开销补贴家用。


07

最近几个月孙娟能够明显感觉到程力有些累,而他也偶尔会开玩笑,万一哪天养不起你了该怎么办。

每次孙娟的回复都很坚定,即使是要饭,也要跟着程力在一起。

而程力只是苦笑,说:“如果不能让你幸福,即使在一起也不会开心的。”

当程力真的提出分手时,孙娟还以为是在做梦开玩笑。看到他斩钉截铁的眼神时,这才慌了神。

那晚他们聊了很多,程力一直在抱怨自己没用,即便努力也没办法带给她幸福。

孙娟也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他的压力,原来程力为两个人的未来考虑很多,从攒钱到买房再到结婚,他全部都想到了。只是一年下来,他没有存款,明年弟弟就要参加高考,家里人希望他能帮助解决大学期间的伙食费。

尽管孙娟提出要学会节省,她也可以去做兼职,但这些都被程力拒绝了,他最不忍心的,就是看到她这样。

程力始终没有收回分手的决定,并叮嘱她回家好好生活。那一晚,他的不舍是真的,眼泪也是真的,只有那句给她幸福的诺言是假的。

08

躺在床上的孙娟又想了很多,也许自己再怎么节省也只是杯水车薪,兼职打工能改善生活,两个人又能够真正走多远呢?

她想着不如找父母借一些启动资金,从小生意做起,也许会有很大的帮助。不是说打工不如做生意吗?那些不起眼的小吃,实际上可以很赚钱。

想到这里,她连忙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听筒的另一边传来熟悉而温柔的声音:“丫头,想妈妈了吗?在成都过得好吗?”

“妈,我都挺好的。你和爸爸都好吗?他的腰椎好些了没……”

寒暄了许久,孙娟才想起,一年来虽然自己有了收入,却没能孝敬父母一丝一毫,这让她这个独女感到十分惭愧。

“妈,我觉得成都商机很多,想找你借一点启动资金,在这里创业。”

“娟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你需要钱就和爸妈说。”

“没有,我就是觉得这边创业氛围好,想试一试……”

“丫头,你要真想创业我们也不拦你,你回来吧。咱们这边一样不比成都差,更何况我和你爸这些年积累的人脉,一定能帮到你。”

孙娟和母亲聊了很久,双方一直僵持在回家的问题上。后来她找了个理由道过晚安便结束了通话。

不一会,手机收到提示,银行卡到账10000元。此刻的她内心很矛盾,这是父母的爱,只是无法滋润她的爱。

她默默盘算着从更小的生意开始,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09

虽然程力嘴上不说,但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的日子似乎又重回正轨,他依然十分努力的工作,而孙娟也开始筹划着如何利用这仅有的资本。

好不容等到周末,她特地起了个大早,一来上街去转转,考察下市场行情,二来计划了做一顿爱心午餐,准备给兼职的程力送去。

临近中午,经过一阵忙碌的孙娟正在洋洋自得,突然被敲门声打断。

这对独自一人在家的女孩来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每次快递都是直接入柜,而外卖都会让小哥放在门前。

她不禁好奇,这个点又有谁会来敲门。然而透过猫眼,孙娟又惊又喜,眼前正是从小养育自己的亲生父母啊。

“娟娟,开门呀,是我和你爸!”

她才想起来,当初为了向父母保证安全,将地址和室内照片都发给了他们,两老这才安心。

此时的孙娟只消片刻犹豫,匆忙应声“来了,来了!”,顺手抓起程力仅有的个人物品全都丢到储物箱中。

10

“这么久才开门呀,我的乖丫头,想妈妈了吗?”母女二人瞬时抱在了一起。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我们也是临时决定的,你不愿意回去,只好我们来看你了。你一个人住,习惯吗?”说着,两老边走边开始检查起房间。

然而,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很快孙娟的父母就发觉了异样,有太多的细节暴露问题,他们的眉头也越皱越高。

“你给妈妈交个底,这个男人是谁?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你还想隐瞒我们多久?”孙娟母亲指着阳台上程力的衣服质问道。

“妈,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时候还不到……”

“什么时候还不到,你一心要留在成都就是因为他对不对?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家清白有多重要吗?你说你们俩到底到什么程度了?”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程力是个很努力有责任感的人。”自觉有理却又百口莫辩的孙娟不知到底要如何回复焦急的父母。

“我不管,这次你一定要给我回去,再不能这样由着你性子了。”连一向温文尔雅的父亲,语气也异常严厉起来,不禁上前拉起女儿,生怕她跑掉,而母亲已经开始给孙娟收拾起东西。

焦急的孙娟鼓起勇气,一把甩开父亲的手,“爸,妈,你听我解释好吗?就让我把话说完。”

她强忍住急促的呼吸,半哭着讲述了她和程力的曾经,两人从相知到相恋,他如何上进努力,为两人的未来不断拼搏。

更重要的是,从小家境朴素的程力特别珍惜来之不易的情感,即便两人同居一年,也从未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相反,他是个传统又有责任心的男孩,始终保持一颗初心。他总说,除非自己有能力给她一个未来,否则绝对不会让彼此为错误付出代价。

这也正是一直激励程力奋斗的动力,更给了孙娟愿意死心塌地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11

也许是对女儿的讲述感到吃惊,也许是被程力的某些精神所打动,父母陷入了一阵沉默。

最后,还是父亲打破了僵局,“娟娟,这样吧,今晚我们和他见一面,好好谈一谈。”

听到这里,孙娟突然觉得事情可能会有转机,便欣然答应。她一边给程力发消息,一边盘算,如何劝说父母支持自己留下,并且支持两个人一起奋斗。

就这样,孙娟把晚上聚餐的地方选在了一家有名的火锅店,一来让父母感受成都的特色,二来四个人一起吃火锅,很有一家人的味道。

程力很早就到了,而且穿了一身崭新的职业装,孙娟父母只是和他简单问候便各自入席,两老和两新分坐两边。

得知父亲爱喝点酒,程力特地拿了一瓶五粮液,虽然酒量不大,但关键场合他也毫不退缩。

双方先从最简单的聊起,逐渐到家庭、工作,最后还谈到理想。可能喝得有些快,亦或是紧张,酒过三巡,程力已经有些招架不住。

好在他人品不错,酒品也很好,一直表现得体。孙娟父亲看在眼里,对他的态度也趋于和缓,不时叮嘱他吃菜,并不再让他倒酒。

临别时,程力抢着去买单,但父亲似乎和他说了些什么,没让他如愿。最后这顿“团圆宴”由准“岳父”出的钱。

时间尚早,两老便提议一同散步,边走边聊。只是搭档发生了变化,父亲和程力走在前面,开始了两个男人间的对话,而孙娟和母亲则走在后面,俩人有说有笑亲密无比。

走到两老入住的酒店时已经9点,他们没有阻拦女儿,只是叮嘱他们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并目送他们离开。

12

“娟娟,你明天还是跟叔叔阿姨回广州吧,我这边一时走不开,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在说什么醉话,什么让我回广州,我听不懂。”程力的一番话,让孙娟火热的心瞬间降至冰点,她也开始咆哮。

“丫头,你听说我,刚才我和叔叔也聊了很多。以我现在的情况,还达不到你父母的要求,但他们已经不再反对我们的感情了。”

“你这是什么话,不反对为什么还要我回去,你是不是喝多了发酒疯,还是你们串通好了要和我分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真的误会了。虽然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有你在,我很难放开去做事你知道吗?”

程力抱起孙娟,紧贴着她的脸颊,温柔地说道,“你知道,我并不怕吃苦,我也不怕累,可我真的不忍心你跟我一起吃苦你明白吗?”

“你是我努力的动力,但你在这里,我总是会畏手畏脚无法放开做事,这世上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跟着自己受累呢?我什么都不怕,就是不能忍受不了看到你受苦。”

“我爱你,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情,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还年轻,还可以去闯一片未来。”

“叔叔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就分手,要么暂时分开,给我2年时间去证明自己,只要我能挣够买房的首付,他会同意我们结婚。”

“这算什么条件,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看他们能怎么样。”说罢,孙娟搂得更紧了。

“傻丫头,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2年时间,我可以做的有很多。我可不希望我们以后就过这样的苦日子,也不想我们的爱情不被父母接受和祝福。再说我们又不是不见面了,不相信我?”

那一晚,两人依偎了很久,但孙娟渐渐明白,这一次唯有相信程力,虽然是一场豪赌,但她相信他会赢。

第二天,孙娟依依不舍地和父母一起,踏上了返程的列车,程力依然穿着昨晚崭新的职业装,像职场精英一样挥舞手臂。

只是孙娟没想到,这竟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


13

离别半年时,孙娟还一直与程力保持着联系,只是他因为创业的关系,消息回复得越来越晚,经常因为应酬,隔天才会有消息。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彻底失去了联系。孙娟曾不顾一切的寻找,甚至亲赴成都,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他的电话永远关机,住处也换了,她甚至找到他的老家,而他却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就似一切从都未曾发生过。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孙娟时常在深夜以泪洗面,她想不通为何事情会发展到如此的境地,也痛恨父亲当初的约定。

她会鼓起勇气面对生活和工作,唯独会有意识地忽略感情,任何异性的示好在她看来只是浮云。

眼看两年之约已到,父亲终于按奈不住,开口了。

“娟娟,不论你怎么看父亲,我都接受。但你不应该否认我对你的关心。”

“程力的事我很抱歉,当初我和你母亲也十分看好这个男孩,他拥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唯独缺少一次历练的机会去证明自己。”

“什么历练的机会,是你们把他逼成这样的知道吗?”

“也许从结果来看,并不如你心意。但作为一个男人,哪怕为了心爱的女孩证明自己也好,为了生活努力也罢,如果这样的胆量都没有,那还有什么资格去谈论幸福呢?至少这样的男孩,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的确,程力在自己心中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孩,她看好他,愿意跟着他,正是因为他优秀的品质。只是品质再好,一个男人,终究需要将许下的诺言变成现实,可惜程力没有做到。

“娟娟,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爸妈不会害你。两年时间虽短,我和你妈也想过,即使他达不到目标,我们也会考虑同意你们在一起。只可惜,造化弄人吧。”

孙娟一把扑进父亲的怀里,不断的拍打、抽泣着,“爸,你说他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丫头,有时候缘分就像冰块,你以为握在手里就有,甚至以为不放手,它就会一直在。可惜……即使你不放手,最后也是会消失的。”

“这两年来,我和你母亲尊重你,不曾强求于你。但青春易逝,你终究要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有位老朋友一直说想介绍个男生给你认识,我们一直都是拒绝的,如今两年了,我们想你去见一面,如果不喜欢也没关系,我们只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喜欢的好人家,嫁给爱情和幸福。”

面对深情的父母,孙娟第一次没有拒绝,也许是累了吧。

第二天,她答应了父母的要求,决定去见一面,两年来她可以死心塌地为了他,今天她也可以不顾一切为了父母。

14

临近下班,父亲发来了约会地点和座位号,他们还表示,要和孙娟一块赴宴,尽量让见面看起来像是一次聚餐,而不是目的性太强的相亲。

她本想劝阻,无奈说服不了父亲,反正顺其自然吧,本来也不抱什么期待不是么?

当到达酒店时,父母已经到了,并且向她招手,只是对面的位置空荡荡。

孙娟不觉有些气愤,既然是对方发起的邀约,难道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吗?眼看时间快到了,都不见人影。

这两年,在工作中,无论受多大的委屈她都可以忍,但是对自己父母不敬,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正当她准备起身,拉着父母回家时,有个人捧着一束花出现过道里。


而这个人,即使化成灰,孙娟也能一眼认出来。可能这世上除了程力,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吧。

孙娟先是迟疑了片刻,脑海中像放电影一般让回忆一幕幕重现,她不断从逐渐模糊的记忆中搜寻他真正的样子。

此刻的她已全然不顾所有在场者的目光,豆大的泪珠像瀑布一样滑下脸颊,奋不顾身冲到他身前,不断的捶打发泄,生怕一不留神,他又会从眼前飘走。

程力很开心,似乎终于得到了这辈子应得的奖励,只是这一次,他抱得更紧更踏实了。

最后,还是父母出来安慰女儿,双方坐回自己的位置,就如同两年前那场家宴一样,只是程力褪去了那份稚嫩,多了些成熟与沧桑。

原来这两年,独自创业的他的确非常艰辛,好几次都被逼上绝境,可能上天对用心付出的人,终究是眷顾的。

凭借自己优秀的品质和创业热情,几经波折,他遇到了理想的投资人,也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管理经验。

如今他创办的公司已经告别吃了上顿找下顿的窘境,把握市场先机的他们,已经能够获得持续稳定的收益。

每当自己快要被打败时,程力都会想念孙娟,即使后来玩消失想要放手一搏时也在想。然而他越想,就越害怕自己给不了她幸福,当初选择不联系也是给自己一条退路吧。

当孙娟父母知道程力要过来时,也吃了一惊。虽然也替女儿好好的教训了他一番,最终还是愿意成全他们的感情。

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经历风雨的感情,一定是真爱吧。

原创作者:安琪与卡拉 (非正经情感故事作家一枚,公众号:安琪与卡拉),如果喜欢,欢迎关注我的简书号。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抄袭必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喜欢 在微雨的黄昏里 一个人喜悦着漫步 裹着淡淡的清愁 偶尔自说自话 也不会觉得尴尬 我想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cherish刺心阅读 44评论 0 0
  • 【地三鲜】是很有特色的一道东北家常菜,选用了三种地里时令新鲜的食材:茄子、土豆和青椒来搭配,不仅在于鲜浓的味道、天...
    健康厨房阅读 110评论 0 1
  • 开学还有几天时间,中午回宿舍随便整理了一下宿舍,然后坐着随便放了一个谷阿莫的恐怖视频,然后听见门有轻微的咚咚咚的声...
    DarkKiva阅读 47评论 0 0
  • 在很多年前的夏天,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她是海归,长得比汤唯还要好看。那时候,她是高大上设计师,我是矮穷矬程序员。 ...
    b77723ecf638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