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不后悔

                                              明白

凌枫坐在包间里,灰暗的房间里有五颜六色的灯光不时的在房间内扫过,光线明明灭灭好似跳动的烛火又似胸膛里的抖动,一起一伏,或动或静。

有些愧疚又有些怨怒,纠结的的感觉一直像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紧紧握住他的心脏,备受挤压的厚厚的疼闷萦绕在胸间不肯消散。凌枫觉得自己错了,把自己的无能与对那个女孩的爱慕化成了仇恨在不住的伤害自己。或许,他始终不能或不会对那个女孩产生丝毫的怨恨,他也没有理由,但不知为何一旦看到与她熟悉的东西熟悉的人心中难免生出一种怒火,一种无法压抑的把自己的羞愧和无奈转化的对他人的攻击,似乎这就是洗刷,洗刷自己,伤害别人。

房间外,歌声与嘶吼共鸣,不知是开心,还是伤悲,或许只是释放。凌枫站了起来,他也没兴趣点歌,就打开了主灯光,顿时房间里灯光通亮。

嘭的一声门打开了,乐乐一脸笑意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她的皮肤煞白,但那小巧的嘴唇却显得异常的血红,她的手上还拉着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齐耳的黑发已经不知不觉的盖过了白皙的脸颊,贪恋的努力的向着雪白的脖颈生长,高挺的鼻梁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翘挺,只是本来就如雪的容颜好似加了一层厚厚的脂粉,异常白腻。

凌枫的心里一瞬间抖动了一下,就像有人狠狠的揪了一下,他看着那个女孩有些不好意思,或是愧疚,或是惊奇,那个女孩只是低着头,通白如玉,修长似竹的双腿夹在一起有些躲避。那一刹那,凌枫觉得这不是马潇潇,可是这个女孩就是马潇潇,只是略显温柔,有些清幽,好似脑海里那个抹不掉的身影。

乐乐笑了一声打破了这有些沉默略显尴尬的气氛,有些嬉笑的说道:“我去拿点东西,你两个先去坐着。”马潇潇似乎也有些不情愿看乐乐不肯进去,自己也是连忙摇头,似乎与这个男生独处是十分的不愿意。凌枫也连忙说道;“我去吧,你两坐着吧”

乐乐伸过手一把马潇潇推进了房间,马潇潇似乎有些挣扎但不知怎的生怕碰到了站在门口的凌枫,就乖乖的走了进去。乐乐有些满意,看了看凌枫,有些迟疑像是在思考什么,就一把把凌枫拉了出来。

凌枫拿了两杯果汁朝着那个房间走去,脑海中还在想着乐乐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赶紧说清别婆婆妈妈的暧昧不清。

凌枫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那道门。房间里的马潇潇突然挺直了身子,翘着的二郎腿立马放在了身前,与身子尽量的保持九十度的夹角。

马潇潇突然看到了那个男孩的嘴角有些意思的浅笑,她的心里立马起了阵阵的涟漪,但随即又绷住了想要发笑的脸庞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那个男孩慢慢的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他递来一杯果子,想说些什么但只是喉结耸动了一下,就没了声响。

凌枫终于缓了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个撇着头不看自己的女孩,还是说了一句话:“其实那天你穿连衣裙挺好看的,真的”

一阵的沉默……

马潇潇的心里蠢蠢欲动,激动而又羞怯的心情让她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但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一瞬间所有的躁动便如潮水般退去,依旧平静。

凌枫咬了咬嘴唇,脸色有些犹豫但还是做出了决定。

“对不起”凌枫端起马潇潇面前的果汁,抬起手递了过来。

看着面前那个脸色微红的男生坚定的看着自己,并把果汁递到了自己的面前,那近在咫尺的温热随即传来,马潇潇一瞬间愣住了,但立马脸颊发烫,不只是害羞还是惊诧,猛地一起身子,竟忘了放在桌子下面的双脚。

只听嘭的一声,凌枫看到马潇潇龇牙咧嘴的就弯下了腰。

“没事吧”

“没事,没关系的”

马潇潇看了看脚趾头,用手摸了一把,殷红的鲜血在手上,在白色的灯光照耀下有些发亮。

凌枫看着马潇潇一下子摔在了沙发上,脸色苍白,连忙跨上一步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我有些晕血”马潇潇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你躺下,别看”凌枫虽然有些急切但还是没有慌乱,他抬起马潇潇的脚,小心的脱掉了凉鞋,把脚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从兜里掏出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这脚擦坏似的。

殷红的血液从碰破了的脚趾里流了出来,那白腻如玉的脚掌显得有些细小,蓝色的血管在掌背上流露着清晰地脉络,白玉夹杂着蓝色的纹理有些妖冶但却也有种无法拒绝的诱惑。

马潇潇只感到头晕目眩的,从脚上传来的疼痛和温热让她有些痒痒的不舒服想翻个身,可是那个手掌却牢牢的握着自己的脚脖,让自己无法动弹。

“你知道吗,其实何君如走的时候有话对你说”马潇潇脸色还是有些惨白,不知道为何她突然在这种情况下对凌枫说道。

马潇潇感到握着她脚的那只手突然用力了一下,随即又松开了。

“她说”

“不要说了,我明白的”

“那我想对你说”

“我知道的,我明白”

又是一阵的沉默,安静的只听到某人喘气的声响。

凌枫把马潇潇的脚放了下去,把纸巾在她的脚趾上厚厚的缠了一圈。然后,她看着那个女孩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笑着说道;“你我还真是有血缘”

马潇潇看到了那个男孩正朝着自己笑,也听到了他说的话,随即愣住了,但马上又开心的笑了起来,笑靥如花,飒爽秀气。

/*.google.tl/*","*://*.google.tm/*","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事故 马潇潇站在树下,不住的张望,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一样。 马潇潇齐耳的短发,...
    思北夜阅读 21评论 0 0
  • 聚会 阿浩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总是一幅鬼鬼祟祟的样子,看见凌枫也总是一脸...
    思北夜阅读 43评论 0 1
  • 星期天 终于星期五了,同学们一如小学生期待星期天的心情一样,虽然这个星...
    思北夜阅读 22评论 0 0
  • 对错 马潇潇的脸上阴云密布,耳边的黑发被她缠绕在指间不断地拨弄着,...
    思北夜阅读 23评论 0 0
  • 遇见 何君如站在夕阳投下的狭长而又酒红的霞光里,望着天边红透了的云...
    思北夜阅读 2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