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也有落叶

落叶,似乎从来都是秋天的象征:你要是在秋日的公园里悠闲地踱步,就能看到一条条金色与红棕色的地毯在缓缓地铺展。秋风摘下一枚枚年迈的树叶,催促它们去大地寻找伴侣与挚友,让它们在飞舞中徐徐坠落。因此,地毯在不经意间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厚,直到铺满整个秋天的岁月。

然而,春天也有落叶。

有滋润万物的春雨,自然也会有温柔和煦的春风。不过,似乎总会有一些不那么幸运的新叶,刚刚把自己挂在树枝上,还没来得及享受成长与生活,就被风刮了下去。这一下去,它就不得不错过这个春天了。

自然也会有狂风怒吼、暴雨喧闹的时候,那是所有嫩叶的噩梦。大风拼命地聚集着锋锐,要将叶子劈下来;雨点拼命地击打在落叶的身上,让它们最后的飞行都充满痛苦。到了第二天,所有的叶子都伤痕累累地躺在泥泞的地面上,形成一条千疮百孔、触目惊心的绿色的地毯。

我相信,你断然不会喜欢走上这条地毯的感觉。

秋天的落叶是自愿离去的。它们已经尝到了春雨和夏阳的滋味,现在也想坚持到品尝了秋风之后,坦然消逝。所以,我们能看到那些被风采下的叶子随着风翻滚、舞蹈,那是在表示生命最后的从容,那是在表达完成了一生的故事之后的喜悦。

但春天的落叶是被逼着坠下的,它们有的仍处幼年,年龄最大的也不过还是青年,它们本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还有很精彩的一个故事要去创作,就那样失去了机会。当我们看到春天的落叶时,我们能在狂风和暴雨中清楚地听到它们的哭诉与不屈,然而,我们和它们,都无法改变命运的安排。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这些都是古人吟诵秋天的落叶的诗句,都表现了秋日的寂寥,可是又有什么诗人吟诵过春天的落叶、表现过春天也会有的寂寥呢?诗人们总是将本就充满了落叶的秋天描绘得更加凄凉,总是把本已明媚动人的春天装饰得更加可亲,却很少去赞扬秋的美,去揭露春的殇。

在口中,我们都知道春天是温暖的、美丽的、生机勃勃的季节;但是在心中,我们特别希望,甚至假装会让自己相信春天是一个绝对完美的季节:没有遗憾、没有不甘、没有分别、没有死亡。我们总是希望所有悲伤与不幸能和秋天的落叶一起出现又一起消失,因为我们不想让低落的情绪影响春天的美好;我们总是妄图将所有的困难都放在最糟糕的时刻解决,因为我们不想让它们打扰我们愉快的时光。

可惜,春天也有落叶。

古往今来,我们都喜欢逃避这个事实,因为我们渴望春天能够一直停留在我们身边,渴望春天代表的快乐、安宁与希望能够一直驻留在我们的心里。我们偏爱春天,正是因为春天具有完美的潜质:它中庸、四平八稳,不像其他的季节那样,都在某个方面走向了极端。但即便是春天也怎么可能完美?我们努力地在心中为春天塑造了十全十美的形象,殊不知这走向了极端,走在了错误的道路上。毕竟,无论我们多么称赞她适宜的温度、恰当的雨水和蓬勃的生机,我们都必须承认:春天也有落叶。改变不了这一点,人类就只能听从上苍的安排,一年又一年地度过四个季节,一天又一天地度过不知道会是开心还是悲伤的生活。

我们所需要知道的是:既然秋天的我们能够欢笑,那么春天的我们同样可以哭泣。这没有什么不同。就算是落叶,虽然一个是从容地、主动地走向生命的结尾,一个是被残忍地剥夺生活的权利,但是当它们落在地上的时候,当它们失去意识的时候,当它们化作尘土的时候,它们本身已经无所谓喜、无所谓悲了,因为马上它们就会迎接新的生活了。人也是一样。昨天《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这个春天里,他也许是那无数片落叶中最与众不同的一片了,因为他的生命也许比其它的所有落叶加在一起都要更精彩,更伟大,也因为他的确到了该走的时刻了。但他离去之后,又会有什么不一样呢?他的作品与思想留在人们的心里,留在历史的印记中,但那些只是他的作品与思想。当他走了,他就只是普通的生命而已,等待着下一个轮回的来临。美好的春天本身都不能留住他,我们当然也抵挡不住命运对他的安排。我们不需要为他洒下过多的泪水,因为终会有新的生命能够站在和他一样的高度,终有新的生命能够见证那个高度。因而,我们不需要为我们的悲伤哭泣一个夜晚,不需要因我们的愉快笑上半天,悲与喜不会一成不变,变化才是真正的常态。

所以,当你在春天里莫名忧伤时,请记住春天还有和煦的阳光与温暖的春风;而当你在春天里欢天喜地时,也请不要忘记,春天也有落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