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失眠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他叫张继,那一年,秋风萧瑟,凉风渐起。他还记得那年那张长长的榜单,上面挤满了名字,唯独没有容得下他张继二字。所有的寒窗苦读,所有废寝忘餐的努力,那一刻,都随着那一张榜单变成了吹过的一场风,曾经的理想与豪情壮志,也都付诸了流水。

一切都变得很陌生,这繁华的都城,突然也变得落寞起来,仿佛再也没有他的一席之地。寒窗十年,换来的,竟是这般苦涩的处境,他觉得自己的落榜比那高中之人更是人尽皆知。

离开吧,乘一叶扁舟,携一壶浊酒,一盏孤灯,不要画舫楼船,只一艘小舟便可,去到那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江南,去到寒山寺听那夜半才会响起的钟声。

没有衣锦还乡的荣耀,他只能选择乘舟归去的孤独。这天夜里,他到了苏州,这座美丽的古城给了他心灵无限的慰藉,也给了他无限的惆怅。

一个落榜的游子,独在异乡,放任忧伤。江上的清风吹皱了湖水,波心荡漾,煤油灯忽明忽暗。他手捧酒杯,渐渐有了醉意。

月亮升起来了,夜色越来越凉,船家的斗笠上渐渐有了白霜。他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靠着床板想要入睡。只是夜愈静,他越是清醒,喝过的浊酒并没有带给他足够的睡意。

白日里的那一张榜单,始终还是时刻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犹如晴天里那耀眼的阳光,哪怕你是闭着眼,也总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月亮睡了,星星睡了,江水睡了,那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也睡了,唯有他,张继,在这渐行渐深的夜里愈发清醒。也罢,人生也难得如此清醒一次,就让这清醒着的孤独,蔓延到这清冷的夜里。

迷迷蒙蒙地,他似乎听到了一曲若隐似无的离殇:迷茫的夜,吹冷一地月辉,是谁,于红尘的岸边,抖落最后的一丝妩媚,任心事,片片凋零,在瑟瑟的风中,揉成清泪。

钟声响了,像是从遥远的古都,破空而来,他忍不住潸然而泪下。这夜半的钟声,终于还是敲碎了他本就伤痕累累的心。他披衣来到船头,看着几只被钟声惊飞的鹊鸦,在凄冷的月光下,扑棱棱地飞走。寒山寺对面的江水里,点点滴滴散落着几处无眠的渔火,像此刻的自己一样孤独。

钟声一记记地敲在他的心上,他从心中被敲碎的片里,渐渐听到了一种声音,他拿起笔,跟着自己的心,毫无停顿地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感谢命运的安排,有了落榜的张继,才有了如此直击灵魂深处的一首诗。当年那张榜单上高中的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只记得那个落榜的张继,以及这首流传千古的词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的张继在那场,本以为能金榜题名,能扬名天下,能光宗耀祖,能衣锦还乡的考试中,失败了,落榜了。寒...
    七月风阅读 3,066评论 0 2
  • 枫桥夜泊 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月半钟声到客船。 这是一首千古绝唱,写出了一个...
    淡之烟阅读 3,880评论 0 0
  • 小的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白娘子在船中和许仙调情,互报家门,觉得十分有趣。长大后知道那船被称作乌篷船。那个时候想...
    佛无量阅读 796评论 0 0
  • 在杭州时我们路过了马云的阿里巴巴公司,那里没有上班时间、下半时间,什么时候去公司都可以,但是必须要完成一天...
    王浩然666阅读 1,748评论 0 2
  • 今天是开学的第二天 、昨天的日记也不太想补了、只是先说说吧 、周一上午去开户 、折腾了一上午 到了下午 、上了一节...
    淮镇阅读 79评论 0 1
  • 我家养过两只鹦鹉,一只是绿色的虎皮鹦鹉,另外一只是蓝色的肚皮,背上也是灰色的虎皮,都很漂亮,这两只鹦鹉性格...
    若_溪阅读 118评论 0 0
  • 音符一个个落下来 有的落在既定的轨道 有的落在意外的坐标 她散着头发 坐在床边 杯中的水烧开又冷去 这是谁的夜晚 ...
    i李小千阅读 157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