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川陕抗金将领(1)南宋第一个惨死于自己人之手的将领-曲端

        说起曲端,有许多人可能并不熟悉,但是要是说到南宋抗金的一些历史人物,曲端就不可不提了,他是南宋被自己人冤杀的第一个高级将领,下面就说一说曲端到底是何许人也。

        曲端的父亲名叫曲涣,曾任左班殿直(皇帝的侍卫官),后来战死沙场。当时曲端只有三岁,荫三班借职(宋中高级军官殉国后,对子女授受的官职),曲端可以说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及烈士后代。据说曲端机智聪明,写的一手好文章,对兵法韬略也是耳熟能详,受过良好的教育,文武双全。在军队中治军严明,从一名下级军官做起,历任队将、兵马监押、泾原路第三将,在与西夏的作战中屡立战功,在北宋末年官至经略司统制官(相当于军分区司令)。

        有这样的背景和经历在两宋交替的时代只要不犯什么大的原则性错误,跻身高级官员行列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和许多才华横溢的人一样,曲端刚愎自用,恃才傲物,与许多同僚产生矛盾,也为最终惨死埋下了祸根。

        南宋初年,金过名将完颜娄室率军进攻陕西曲端率领副将吴玠击败金前锋部队,因功任延安知府,要知道宋朝的地方行政长官大都是文官担任的。后来朝廷派文官王庶负责指挥陕西六路兵马(相当于西北战区总司令),任命曲端为节制司都统制(相当于省军区司令),由于王庶是文官,曲端瞧不上他,不愿意听从王庶指挥和命令,后来延安失陷,差点拔刀杀了王庶,估计王庶可能也觉得自己带兵打仗能力不怎么行,打算让曲端给他当副手,然而曲端并没有接受王庶递过来的橄榄枝,并在军队中不断排挤王庶,最终迫使王庶离开。

       王庶离后不久曲端任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略低于节度使),此时的曲端已是南宋举足轻重的一方大员了,是西北军中抵御金军的巨头之一。但是曲端不听上司指挥和命令,也使得南宋朝廷对他的忠心产生了怀疑,要知道在两宋期间就一直在防备前线手握重兵的大将不听上司指挥和命令而举兵谋反,所以朝廷准备招曲端回朝任御营司提举(相当于全国军队中央几大部门的负责人),但是这时曲端害怕了,怀疑招自己回京会把自己给抓起来干掉,宋朝一直有这样的传统。正在曲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张浚出现了,此时的张浚受命宣扶川陕,正是用人之际,也想借助和依仗曲端在西北的威名和声誉,向朝廷作保,曲端这才放心地留在前线继续统兵。

        张浚筑祭坛,拜曲端为威武大将军、宣州观察使、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知渭州,曲端登坛接受礼拜,将士欢声雷动。此时的曲端官位和声望都达到了顶点,这一年曲端三十八岁。随后在作战方针上曲端和张浚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张浚不懂兵事为了向朝廷表现主张主动出击与金军决战,曲端主张以防守为主,占据险要,派偏师袭扰,疲敌后再相机发动进攻歼灭敌军。曲端的主张这也代表了大多数将领的想法,因为金军以骑兵为主,宋军以步兵为主,拿步兵直接与骑兵对战,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几乎不可能胜利的。很快金军发动进攻,曲端派吴玠在前方抵御,自己率军在后方驻扎,结果吴玠先胜了金军,金军攻击强度增加后吴玠率军后退,曲端没有派兵支援反而也率军后退,战后吴玠抱怨曲端没有派兵支援,让到手的胜仗打成了败仗,面对副手吴玠的抱怨,曲端弹劾吴玠不听指挥。这使得以前默契的两人产生了隔阂,成为曲端惨死的又一原因。

        虽然这一仗最后打输了,但是让张浚感觉到金军没有当初想的那么强大,更加坚定了张浚主动出击与金军决战的想法。这年秋,金国统帅完颜宗弼(也就是金兀术)率领金军大举进攻陕西,在战前的军事会议上立功心切的张浚又提出要主动出兵与金军决战的想法,遭到了曲端的的强烈反对,最后在没有说服张浚放弃想法后,曲端的脾气又上来了,当着全军将领的面与张浚拿项上人头做赌注,预言张浚要是主动出击必败。张浚作为一名文官,尤其还是西北的最高长官,让曲端当着许多将领的面逼着拿人头做赌注,感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军事会议结束后就罢免了曲端的兵权,让曲端负责祭祀事物,又贬为海州团练副使(相当于市级武装部副部长)。虽然会议后还有将领找到张浚希望张浚放弃主动决战的想法,但是张浚都没有同意。在陕西富平宋军主动进攻与金军进行了一系列战斗,最终宋军溃败,陕西前线的宋军主力部队损失惨重,最后靠吴玠吴璘兄弟整编收拢残部在陕西几个重要关卡与金军进行了一系列死战才与金军重新形成对峙,扼守住了进入蜀地的通道。

        富平之战结束后,估计张浚也后悔没有听曲端的意见,为了收拢人心就有了重新起复曲端的想法,但是吴玠、王庶等与曲端有矛盾冲突的人们担心了,于是吴玠用曲端与张浚赌博的事情又提了出来,成功的激起了张浚的那点虚荣心,几人合谋搞起了文字狱,以曲端被贬后曾作诗“不向关中兴事业,却来江上泛渔舟”指责皇上,大逆不道,意图谋反将曲端下狱。张浚指派对违反军规受曲端处罚,并产生怨恨的原曲端下属康随(一个小人物也算在历史留名了)审讯,康随命人将曲端捆绑在柱子上,堵住嘴,用火烤他,在曲端口渴要求喝水时,让人给灌酒,曲端七窍流血而死,时年四十一岁。

       曲端死后,山西军民闻之无不叹息,又不少不满极端者叛逃金国。后来张浚下台,朝廷追复曲端为宣州观察使,谥号“壮愍”。看到曲端后来凄惨的结局,真是为之感到可惜和悲悯。�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