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离自己越来越近

愿你离自己越来越近

有时在想,“做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你有没有那么一段时间,做着做着就好像不是你自己了?

一.

清明节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我和翔宇约好一起晨读练口语。说好的7点见面,结果因为前一晚的晚休,早晨四点醒来后又睡过去,猛地被什么事情惊醒后,一看表已经是七点零五分。赶忙给他发来信息,告诉他我的情况,并迅速的收拾,准备赶过去。

吃过早饭,找到了生科院门前的小花园,小花园里有个亭子,亭子介于音乐厅和生命科学学院教学楼之间。环境还算安静,一大早,人也不会很多,料想应该不会受人干扰吧。

小花园空旷清净,早晨的空气也很新鲜。我们两个一人背了个大书包,很快进入了用英语进行交流的状态。

他比我更热情,不论是对待生活,感情,还是学习,当然尤其对于英语。

为了出国,为了心中的美国梦,非科班出身的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用在英语学习上,大一开始参加英语角,演讲比赛,摘金戴银;大二开始备考托福,在图书馆挨过了无数个痛苦乏味的下午,每天除了专业课,花8个小时的时间学英语,一篇十几分钟听力听好几个小时仍然听不懂,接近崩溃的边缘,恨不得把电脑砸掉;临近刷托福的日子,果断地从宿舍搬出来,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黑屋,学到半夜;大年三十的前一天仍孤身一人在北京新东方学习,用他自嘲的话说,每次进京,都是去赶考。好在这一切曾经苦逼的日子都已经熬过了。三次托福刷出了拿的出手的可以去申请美国排名靠前的学校的成绩,终于松一口气,现在转战GMAT了。而经历过“苦难”磨炼过的他,身上也多了那么几分沉稳和“厚重”。可是依旧不减的是永远洋溢在脸上的自信。

努力的样子,意气风发,自信的神情让我在他面前总感觉抬不起头。对于英语的热情更是痴狂到了一定的地步,只要有机会,就练口语,大声的练,比说中文还在状态,不免引来周围人的目光,而他从来不会在意。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做自己"。

而同样的方式,放在我身上,总是找不到自己的感觉。

我也练英语,中午放学后在空旷的教室,放开声音练,投入情感练,站在讲台上练,对着白板的反光练,来回走着练,加肢体动作练……

没有人打扰,没有人觉得你像个傻子。

这种状态下,似乎我更能找到"做自己"的感觉。

二.

我们对一个话题展开了自由辩论。我是正方,他是反方。我赞成谈恋爱和学习不冲突,他反对,并用他切身的体验竭力证明"谈恋爱会极大的影响学习"的观点。

辩着辩着,声音大了起来,论点清晰了起来,情绪也变得激动了起来。

周围来自习的人不多,但陆陆续续地走过时,都会刻意地放慢脚步,或者投来异样的眼光。

起先,我感觉有些别扭,总觉得被别人盯着看,总也不是在做自己。后来,随着辩论的深入,和语言环境的进入,口语说起来倒也流畅了不少,索性就放开了去说了。只是周围人走过的时候,还是难免会分神。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清瘦的男生,带着眼睛,没有注意观察他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只记得大约是一件格子衬衫。他从音乐厅的方向向生科院的教学楼走去。不知何时驻足,当我发现时已经听的饶有趣味了。我记得他的表情和目光,充满了新鲜感和好奇。从注意到他在那里到最后离去,整个过程有足足五分钟。这五分钟的辩论,我印象尤为深刻。可能是因为他来时正巧遇到我们辩到激烈处,或许也是因为有了他这样的明目张胆的观望欣赏,之前的不自在和扭捏之感渐渐消散,开始变得落落大方起来。

那五分钟他在想着些什么?

莫非,在那个驻足在一旁默默观望认真聆听的男孩眼中,正在英语辩论的我们,有一种"在做着自己的感觉"?

三.

傍晚在操场散步,被有节奏的音乐吸引。心想,难道一年一度的健美操比赛这么早就开始操练起来了?转了一圈,找到了声源。

那时位于操场西南角落里的一帮少年。他们,拉着音响,放着节奏感很强的音乐,身着宽松的服饰,换板鞋,头戴鸭舌帽,三四个少年围绕在中间的音响旁,跟着音乐的节奏练起来,那氛围轻松,愉快。还有四五个男孩子蹲在操场的栏杆下,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热爱舞蹈的我但是因为腿韧带被拉上,很久没有跳舞,见到此情此景,被倍感惊喜,心中的热情瞬间被点燃,有一种想要冲过去加入他们的冲动。

最终,理性还是战胜了感性,或者说胆怯战胜了内心冲动的力量。

我站在一旁停留,尽情地欣赏。

沉浸在舞蹈中的他们大概是在做自己吧?就是尽情的跳,跟着音乐的节拍跳,享受的跳,不会在意周围人的目光。

四.

继续在操场上走着,我环视着周围的人:

有带着耳机跑步的,有压腿的,有坐在草地上聊天的;有打羽毛球的,有三五成群在灯光下踢毽子的,还有的两两相依在栏杆旁诉说情话的……

一圈走过来,接近跳舞的青年又一次被他们吸引准备驻足欣赏他们尽情的欢乐时,跑道里面一个坐在草地上的姑娘格外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一个人坐着,由于天色黑暗灯光微弱没看清,好像带着耳机;她把头埋在膝盖里,当有人从身边路过时略微的抬一抬头,大多数时候就是静静地自己坐在那里。

周围的人踢毽子的踢毽子,打羽毛球的打球,跳舞的跳舞,跑步的跑步,嬉笑着打闹的依旧嬉笑着打闹……

我继续向前面走着,跟着跑步的人群,一边走一边想:

做自己是一种什么样感觉呢?

你有没有那么一段时间,尽情的做你自己,任世界荒芜?

你又有没有那么一段时间,做着做着,就好像丢了自己。

2016.04.05

阿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