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源丙的春天

图片发自简书

写给如此热爱生活的树海先生

       绿色已经是铺天盖地的,花也是星星点点的绽放,这是个美丽而又忧伤的日子。关于雨衣,我在春天里找了好几回,准备着淋淋漓漓的细雨。我打很远很远的地方来,要翻越无数座山丘,无数条沟壑,而且目的地也不是很明朗,“蹒跚”,可以说是形容我这一路走来最贴切的词了。晚饭没吃什么,一群人聚在一起,搅着焦黄的大豆,寻找着炸裂可口的豆瓤,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到了天亮。«life of pi»中的那只老虎不停地在我眼前唬啸,不过,这次又是一个重逢的镜头,看着老虎斑驳的记忆中逐渐清晰地少年,我长舒一口气,毕竟感情是心底最深处的东西。天大亮了,我又上路了。

      把空空的手提袋给了老伯,很抱歉的说今天的早餐不用了,一辆大卡车急速驶来,老伯忙把盛满花生的口袋推倒在了路口,我腾空而去。随着车的尾气,我看见白墙青瓦的村落在身后缓缓退去清萧,在金色的水中沐浴阳光。行人只是抬眼望一下临空的我,突然我觉得我应该拼命的挥动翅膀,不,应该是手臂吧,这样才不至于一不小心就踩到人家的头或者肩膀,我是从远方来的,要留给陌生人一个不可思议的印象,虽然他们没有不可思议。只是抬头看一眼我,那是一种司空见惯了异事的神情,平静缓和,而且,而且令我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神情令我有一种故乡的情调。在哪里,我是一个无论怎样努力也飞不到一丈高空的小孩,他们也就是这种表情,静静的看着我的突飞与急落,还有慌张的心。。。。。。妈妈只是模糊的存在于我的大脑皮层中的某一个角落里,我记不起其他的家人,或许我没有家人,我只是一个流浪的女孩,谁知道呢?

     我要匆匆的赶路,匆匆的走,因为我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而且目的地也不是很明朗,也许还有很远很远的路。我深呼一口气,想着轻轻地游云飘过脸颊的清爽,落在心头的尘埃也随风而去,我只想着这次快要接近的目的地,那隐约在群山跌宕之后的辉煌。虽然,每次都可以看到,就是闭上眼睛的一刹那,似乎触电般的影像传遍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我很清楚那是个什么地方,而且似乎距我很近,一伸手就可以触到,但一睁开眼,一切都又模糊渐淡了,就连大致的路径都没有了踪迹,脑海中只闪烁着星星灯火,从遥远的山峰后面传来的欢呼声。唉,每次都是这样。每次我都有依然走下去。

      我气定神闲的在空中游走,感觉到春雨来临前的湿气,足以浸润天生的忧郁。突然觉得地面上也有跟我同行的身影,低头一瞥,但见一个白衣少年行走疾速,将人群甩落之后,他也是气闲神定,没有丝毫神情以示他在疾速行走。。。。。。心中虽叹,但也不露神色,只是加紧了挥臂的频率,没想到他还是紧紧跟随。

     慢慢来到了郊野的上空,这铺天盖地的绿色占领了每一座山头,沟壑,甚至是那人脚底下的每一寸土地,那白色的衣服更加显眼。在这满是绿色的山丘上,隐隐约约显现着羊肠小径,从这里穿过每一座山岭和山沟,延伸到了看不见尽头的尽头,山海茫茫。。。。。。。

     突然,那人看了我一眼,速度也放慢了。

      我正在改变飞行方向,在向大山沟飘去,我觉得这应该是个捷径,“那是个很高的悬崖”,他的声音传来。

     我没有理会,那种熟悉的影像再次在我的脑海闪现,好像我已经很多次路过这里了。一定是这里,穿过这条沟,顺着那边的路,我可以到达我梦想的地方。一种莫名的兴奋萦绕在心头,我朝着山沟的方向飞去。

      这是个普通的山沟,夹在两座大山之间,没有回旋的余地,山沟里可以看到不大清晰地小路,上面深深浅浅的脚印显示着不见前一定有人走过。只是,奇怪的是这里没有绿色,没有流水,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似乎只是一条荒无人烟,满目苍桑的山沟,可这脚印。。。。。。突然,我的脚触落到了这细尘掩盖的坚硬的土地,真的,没有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在降落,越飞越低了,伸直脚尖就可以触到地面了。我急忙提气上升,可气的是不管我如何挣扎,我也只能离地一两寸,就这样跌跌撞撞的向前飞去。

      毫无征兆的,一条更大的山沟横在眼前,不,这是悬崖!放眼望去,对岸的山石嶙峋,飞流直下,花香鸟语,隐隐上升着紫气,那里似乎与外界大不相同。回头看看身后,果然夕阳刚好停在了山沟的入口处,残阳如血,突然我一阵恶心。想起了几天前遇到的那两兄弟,他们在大口吃着从市场捡来的肉食,其中就有一颗人头,在被我瞧见之后,他们不好意思的将头埋了,那似乎是个美国人。我拼命地要了摇头,不再去想。

     回神后,望着对岸,我想着飞过去,那样的彼岸到底是最好的。于是我定神提气,暗暗加把劲后,纵身从山崖飞跃而起,山风清越,夕阳将我的身影打在了对岸的丛林上,我看见无数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突然,我开始了垂直下落,山云水雾,找不到落脚点,我不知何处。。。。。。天渐渐暗了下去,我闭上了眼。

     不知多久,我感觉到了眼角的冰凉,似乎是清晨的露水,睁开眼,看见了漫天的繁星,还有一轮皎月。我躺在这熟悉的草地上,还是那条山路,依然伸向远方,那条山沟?

     “你回来了”,那个少年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我站起身来,发现又是我想要走捷径的而越过山沟的那个路口,“我怎么又到了这里?”

     “天机不可泄露”,少年朝山上走去,我紧跟上,心里嘀咕,倒也再无话。

     到了山顶,已是月当中空,整个山上晨露的清爽迎面打来。我清醒不少。

     “沿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他指着一条山草凄迷的小路,“你会赶上的”。

    “你知道我要去哪里?”我满心惊讶。

     “我知道你会回来”,他已转身朝另一条下山的路走去“赶紧走吧--”

      望着他指的这条路,我闭上了眼,一瞬间,我又看到了那不远的辉煌,真的,这会又格外的清晰,我看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

      “原来这才是我的目的地”。

     “不过你得沿着这条路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我知道了--”我满心喜悦的沿着小路跑出去。与他的方向相反。

      “我叫树源丙。。。。。。。。”听到他越来越远的声音。我想起了什么,赶紧跑回山顶,看见一道白光已经越到山脚“。。。。。。。。甲乙丙丁的丙”

       “芳”,他停了下来,望着我这边“我知道你还得回来,我在等你”

       “什么?你怎么知道。。。。。。。”见他被一轮白光笼罩,转眼间冲上了夜空。他是一只天马。

       原来,这只是我的一场梦,我做过好几次关于天马的梦。我只是奇怪,怎么会出现“树源丙”这样一个名字,shuyuan不知道是那两个字,他说了我没听清楚,暂且写成“树源”二字吧,但“丙”字的确是“甲乙丙丁”的“丙”,他是这样说的。

     这就是有关树源丙的春天。不要奇怪,他只是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想躺在汽车里 天窗大开 手边的是酒 眼里的是星空 想抛弃一切 追逐不存在的自由 而你们 在醉酒后的梦里
    Everrrrrr阅读 112评论 0 3
  • 今天是虐狗节,其实我总是期待着哪天我可以不需要再当宾语了,我也可以充当一下主语去虐虐别人,不过世事往往让人揪心啊。...
    lanzhiheng阅读 1,540评论 3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