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给自己一个结局再一个开始

伴我走过高中岁月的那些本

“我们的人生,故事太多,结局太少。”——来自《约克公园》

高中的时候,我曾说我要写我想写的文字,我要写满五个厚厚的本,然后带着它们去上大学,可是,诚如图中所见,只有四个。而且因为我要穿越大半个中国去上大学,行李又重,我终究没有带上它们。

好像太多的事情都是这样,我们经历了故事的开头,可是走着走着,好像就没有了结局。

兔子姑娘刚进大学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男生,瘦瘦高高的,是她加入的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自从喜欢上那个学长,兔子姑娘和我的通话内容就从学校食堂的饭菜多油腻多难吃变成了黏在学长身边的那些女生多油腻多嗲。

兔子姑娘和我一样是学数学的,也是对数学爱的如痴如醉的,但她总说她对他的热爱多于对吉米多维奇。于是,她开始了她轰轰烈烈的追求之路。

学长是羽毛球校队的,经常要训练,而每一次集训,兔子姑娘都比他去的更早,每一次去都会背一个大大的背包,运动饮料、毛巾、零食一应俱全。

宣传部总是很忙,兔子姑娘经常因为设计海报、绘图等等忙到深夜。我早晨起床时,经常能看到她凌晨发来的微信消息。于是,有一次我问她,你每一次忙到深夜做出的东西都会被部门采纳吗?她说,不是,大概只有一两次被采纳。

大一寒假的时候,我和兔子姑娘在一家火锅店见了面。在蒸汽和嘈杂声音的掩护下,兔子姑娘哭出了声。我放下筷子,递给她一张纸巾,听她慢慢诉说。

原来,在一次次集训陪同和熬夜工作之后,部门的小伙伴们都已经知道兔子姑娘的小心思了。

于是,一次浩浩荡荡的牵线行动被提上了日程。行动计划定于期末考试后宣传部和外联部的通宵聚会,部门的小伙伴想借着两两一组的分组游戏,让兔子姑娘和学长一组,通过游戏增进感情。

游戏一开始进行的很顺利,而在游戏中,兔子姑娘和学长也在游戏中有了牵手这样的亲密接触。气氛和时机都很好,牵着学长手的兔子姑娘脸红心跳,觉得这一次她和学长一定会更加靠近一点。

游戏中被惩罚的兔子姑娘几杯啤酒下肚后,被肚子召唤去了卫生间。昏昏沉沉的兔子姑娘扶着门框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一下子清醒了。

因为,她看到,学长的右手跨过一个男生的后背,牵着一个女生的左手。那个女生,是外联部的副部长。

兔子姑娘强装镇定,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匆匆离开。第二天晚上她便离开学校回了家。

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兔子姑娘,许久没有说话。她眼睛肿肿的,泛着血丝,黑眼圈显而易见,拿着纸巾的左手上贴着一块创可贴,那是她做展板时不小心割破的。

我问她,这段日子你快乐吗?她沉默了。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答案。不快乐。

因为,兔子姑娘喜欢打篮球,但因为羽毛球队与篮球队集训时间冲突,她没有参加篮球队。

因为,兔子姑娘对画画和设计策划类一点兴趣都没有。另外,她一向鄙视我能写书法写一天的行为,她说,有那个时间,她还不如去打码。

因为,兔子姑娘打算在大学做自己喜欢的摄影,用自己的双眼好好看看世界,而不是一切都只围着一个人。

可是,走着走着,一切都好像错了方向。

我想,是时候该有一个结局了,给迷失的自己一个结局。我想,是时候该有一个开始了,给曾经的梦想一个开始。

如今,一年过去,兔子姑娘课余时会去篮球场耍帅,周末会拿着单反四处乱逛,晚上未过十一点就吵着闹着要挂电话,说要去睡美容觉。

如今,一年过去,我也重新开始写文字,纵使不易,但只求一点一点有所进益。有一个值得奋斗的两年目标,学着自己爱的专业,成绩看的过去,奖项三三两两。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前几天,我问兔子姑娘,你现在最爱的是吉米多维奇吗?她摇摇头,嘻嘻一笑,说是柯西。我哼了一声,唱了一句:“柯西(可惜)不是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24号,一个名字很好听的夜晚。记得自己初中时期的这一天,班里搞活动,我带着同学一起去租了个好大的树(此时都不敢...
    Life_53a9阅读 20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