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萍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落雨纷飞两点,滴落玉盘浅浅,是缘。

    一切都源于一个美丽的邂逅,总是微妙的给人一种措手不及的震撼与洗礼。

    穿流不息的人海,穿流,穿流!如逆海的一叶扁舟,随意而一朵浪花,也叫你舟覆人亡,粉身碎骨。艰难的穿流,穿流,擦肩而过的是陌生的面孔,擦肩而过的是冷漠的眼神,擦肩而过的是无边无际的冰冷。也许,高楼大厦,锦衣玉食,只是精神空虚的象征。但,也许我错了,我错了!以偏概全确实错了。别不相信世间没有最温情的花,别不相信世间没有最富情调的蓓蕾。一切皆有可能!

    是的,一切皆有可能。我怔住了,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像一个孤立无援的木鸡,像。。。。,太多得像了,我言说不尽了。眼前的未擦肩而过的,使我神魂颠倒,不是痴迷于她的美貌,不是贪恋于她的秀色,像雕塑家痴迷于蓝宝石,像艺术家挚爱着蒙娜丽莎,像伟大的帝王永远热衷于开疆辟土,我心动了!那是一双怎样,怎样澄清的没法说,只许叫人瞠目结舌而无法动弹,那是一眼玉湖的水,似水还非水。

    一秒的瞬间惊艳,一秒的美丽邂逅,也许一秒亦是一种缘分,而这一秒也在盈盈笑了黯然逝去了。

    夜天的一簇儿流星又去了,一切平淡无味了。但这是结语的浪漫,还是开始的预兆?

    缘分!佛说缘分,我信缘!

    缘分!佛说缘分,我信缘。

    不为什么信缘。我是农民,骨子里便有缘的粉末,踏进喧嚣的都士,人多冷漠,难得佳人笑,我不信缘,信什么?

    我是个小人物,破檐下度过童年的小混混,衣衫褴褛再怎么也没胆子和名牌服装争奇斗艳。也许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天,一头栽倒在人海里,无人顾问。静默中天的脚下,看人海覆没。是的,没有人会在意,寒冬里瑟瑟发抖的你,依偎在寒冷的角落里。你的悲遇,不成为别人的喜闻,也是万幸。我还能奢求什么?

    我是个小人物,小人物除了信缘,还能信什么?

但缘是会作祟的。我的心坚信,不期而遇也会有地久天长的一天,就像明天的太阳会来,一定会来。

    求学的旅途,漫漫长夜。贫寒学子,我不奢求,也不眷恋烂漫情场。只不过,我只不过是想寻求心灵的一丝慰藉。没有一海的企盼,也没有繁星的梦想。大树三季的等待,繁果开。我宁愿三千年寻求等待的契机,一千年沉默等待。

    一千年的沉默等待,有时只是一瞬。死心塌地,再长也觉短;虚情假意,一日也怨多。

    佛是厚爱我的,缘是眷恋我的。我多么幸福。像,像是巴黎重获了蒙娜丽莎;像,像东南飞的孔雀,比翼齐飞;想,像鹊桥漫步,幽会情长。

    这是崭新的开始。盘古在我的心里开天辟地。新的世界,不再寂寞。凌寒的梅花,垂泪也幸福。

    我祈祷,向佛虔诚的祈祷:我宁愿顶礼膜拜佛万年,请让我心永不悔。

    求学的旅途,缘遇佳人。新的世界,竟为同窗。美丽的邂逅,引发连环的反应。依旧漾水的眉目,怦动的心灵。

    噪乱,噪乱!新的天地,噪乱也有味。浮想联翩,请收回我的心。

    把我的眼四周环顾,把我的心暂且收回,到处是陌生而可爱的面孔,洋溢着言不尽的喜悦。整洁而宽敞的教室,充斥着青春的活力。互不熟识,不再是无言的理由。素未谋面也有无尽的言语。

    因为——

    因为这不是龙潭虎穴,不必字字斟酌。

    因为少年气盛,泛交天下友。

    因为青春与朝气,单纯与幼稚。

    但,这一份单纯与幼稚,随着时间的流逝,世俗的洗涤,遗留下的会几分之几。

岁月是欺人的。红颜知己,容颜尽老,心灵衰快,再多花容月貌也成幻影。岁月也是怜人的,善美的心灵可以冲淡一切。于是,容颜尽老,不再是年少隐退的理由。心灵的唯善唯美便是青春焕发的缘由。但也怕,怕是再也守不住的单纯,再也守不住的幼稚,淋漓尽致的演绎人生的悲喜。

    别,别在脑海里再掠过悲哀的秋风;别,别在心灵上再压上厚重的包袱。青春青春,青春寻缘,青春是寻缘的,青春青春,青春寻梦,青春是用来寻梦的。

    美丽的邂逅,惬意的缘遇,流连忘返的是一个爱梦的,爱梦的男孩。缤纷的梦想,多彩的心灵,执着不息的是一个寻缘的,寻缘的男孩。

    三千年寻一幽梦佳人,一千年等待花开花落。四千年漫漫苦心孤诣的烛光,梦寐以求的花开结果,只手可摘的仙桃玉果,早已垂涎三尺的游梦男孩。如今却在犹豫中不决,不决中徘徊,徘徊里踌躇。

    小桥流水,婉约闲思,隐秘,悄悄隐秘入我流动的心田。伊人如水。但我不是建功立业的英豪,尽管三春桃李静对媚人春光,如醉如痴但我心如铁石。我只是爱情女神宝匣中的一点沉默的空气。几千年,匣门开开闭闭。但我只求一席安身静谧之地。我心甘情愿的静栖,笑对情仇爱恨。

    但一厢情愿的沉默,却是守不住的落寞。压抑的涌动朝气,已成难以抑制的冲动。抖擞,颤动,艰难走离,走离火红火红的氛围。踏入,踏入冷冷清清的角落,进行梦与缘的角逐。

也许,本是一个单纯的没法说的谜团,用一个美丽的,无所谓对与错的谎言足以踢开所有的落寞,无尽的冷清。而拨云见雾的谜团,确实这个爱梦男孩春风满面的羁绊,一个无法逾越的羁绊。

    吕布的一生一世,只有矫揉造作的邂逅。花开与花落,一个转瞬的过程。此时与此刻,春莺啼唱,鸳鸯共枕,鸿鹄断翅?

    人生的三种选择,只有一种,我能选择。

    但我心知肚明,快刀斩乱麻,是千古未闻的神话。多愁善感的本性,执拗不化的性格,注定着犹豫不决的旅途。

    刀山火海的挣扎,风花雪月的醉人。少年的心,如苦海零丁,似沙洲寂寞。

    抉择的泪语噎满了喉头,却从无脱口的秀。枉凝眉沉思,雁过却伤心。悲怆逆成流,一切无语。

    少年的心纯无红色高棉的血腥,S-21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武断人生的追求与梦想,我无能更无力。于是,一刀两断的决心已成犹豫不决的旅途。不想目睹美丽邂逅的旅途付诸一炬,却也不想沉沦痴情美梦中,割舍不下。

    死心塌地随缘?心如死灰焚稿?此时与此刻,搁浅的抉择再无漂流的信念,任凭大江东去的浪涛侵蚀。也许千万年的沉没终会蚀去今时今日的悲痛与迷茫,仅使留下岁月如丝的痕迹。但人生的旅途,转瞬间物是人非,刻不容缓的是抉择,却仍旧无言无语,浸着一片沉默。

    心灵的沉默,也许是默契的缘由。但此时的默契令我情伤。不经意间的窥视,她也寂寞,是否也在思量着时光的美梦,人生的奇缘?还是抉择着取舍,徘徊在寂寞?也许她并非我所思所想的那般,也许我与她的奇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瞬间。寂寞?沉思?还是虚幻?即使是一衣带水,也难入心扉。

    我明知璀璨的珍珠是磐石般信念的血泪结晶。凤凰涅槃的死而后生才是新生的标志。更何况,我心不死,依旧徘徊。而此时,绕指柔。

    逝者如斯,仅是白驹过隙;似水流年,更是无缝不漏。时针的位移,分针的慢跑,秒针的窜逃,令我心慌意乱。

    死灰复燃,心死成灰的必然过程。但我如实的心痛如绞。人也许永远都是这样:明知喜欢的没有理由,却仍愿意没有理由的喜爱;明知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却仍眷恋着这个错误的美梦。

    留连往返故园,沉醉不知归路。等待碧天的响雷,打碎这琉璃美梦,牵回我颠沛流魂。

    叮叮当当,清脆如摇曳风铃;叮叮当当,不间断地落雨打萍;叮叮当当,一瞬的寂寞空谷。

    鸦雀无声,凝目瞅着她;落针有声,划过一个世纪。闲花落水的心灵,月老树下静栖;广寒宫的玉蟾,守望流星的飞逝。

    我的灵魂不再颠沛流离,相逢江南的春天再绿。蟠然一帘幽梦醒,再觉春蜇更好。

像踩着流星,像踏着飘云,像掂着火花,她漫步于上。此时此刻,一个如梦的旅途,一个似虚幻太界的人生,在我的心里打下了暗结,一个正式的暗结。

    她三言两语,说三春桃花柳绿;她只言片语,迎逢純稚的心灵。请抛洒内心的赤城,未来不是梦。请唤醒真诚的思想,我们海角天涯,执手相行。

    但再怎么生龙活虎,却总是一个瞬间;在美妙的自白,只是繁琐。此时此刻,我确实无心再恋俗世的蜚语。虽明知一贯入梦的遨游,只是懦夫逃避的途径。直面现实的举措才是硬汉的本色,但我确实难以如此的披肝沥胆。沉沦着美梦,我无能更无力。黯淡的心灵,创伤神经。

    再次入梦幽帘,将是一场虚惊。钝化的思想,再不会驾驭桀骜。不给我一双翅膀,我真心会隐形。

    碎梦如空气,永世再也整不起。无缘无故的嗅到一个熟悉的气味,洋溢在空气。好熟悉的味道,似曾相识的感觉,超越千古的尘埃也不会消失殆尽,冰山一角也不会冷化。

寒心如苦,对长亭晚,日期盼。如今春华再至,我心荡然。回首处,倾听来,撼人字眼:黛莉嫣。

    是啊,黛莉嫣:青翠欲滴桃李叶芬芳,笑靥如花茉莉开屏迎春暖,嫣红姹紫漫渡伊人笑,万花丛中是否前缘有线,今生再续?

    而我,萍水寒:即便萍水相逢也终寒蝉凄切,如零乱浮萍零丁苦海,寒了世间如残喘末流水,溶着落红哀愁表仪态。一贯冰心,不再会逢春暖花开。南极仙翁,冰山一角里是否会有泪暖流?

    哭了,像哭了;笑了,像笑了。兰舟催发……

    苦吟僧紧锣慢鼓的敲响了月下钟,时光老人急匆匆的叩开晨曦的大门,黎明的曙光唤醒了沉醉的天籁,如春风又绿大江南北,如春雨滋润桃红柳绿,如春光洒遍满园春色,新的天地拉开帷幕,是一场津津有味的好戏。情不自禁登上那高台,不由自主扮演一个角色,迷茫与糊涂?坚定与不屈?大展宏图雁回宾?不甘人后百媚姣?是那高枕无忧的主?还是那齐眉举案的仆?

    正式的言辞文海。雨花台初见孔夫子。儒雅水墨渲染,楼阁烟雨事情,未尝言如泉涌不绝,点到即止昙花自现,才艺展示却无毛遂自荐,言笑晏晏孔子举隅。而此时,我心独欲西楼,冷清琐窗朱户,玉砌雕阑影月。上与否?自思量。

    是的,我挚爱着文学,我迷恋着写作。像,像左轮手枪永远是美国西部牛仔梦寐以求的挚宝;像,像毛瑟手枪是中国人永恒的挚爱。写作无一例外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爱好。但我不会崭露头角。多才多艺不是我的梦,单才单艺才是我真实的素描。我的心中保留着一份花好月圆的琉璃美梦:沉默着窒息,不为人知。也许,南山采菊的陶渊明不问世事,太傻太傻;灯红酒绿的人间,高人隐士真是凤毛麟角,追名逐利接踵而至,但我真的不屑于如此这般。所以我选择沉默,但我又无法沉默。我不是悲情狂生郦食其,我也不想冲冠一怒为红颜,涉足寒碜了千年的吴三桂的后路。我只是无为而治的曹参。虽范蠡与西施,是才子佳人的绝配。但我不是才高八斗的才子,我没有气冲云霄的豪迈,我只是一个羁绊中痛苦,渴望中徘徊,泥泞中奋进的浪子,一个没有回头机会的浪子。

    冷场的气息措不及防,争先恐后的侵入我徘徊不定的心神。六神无主的我刹那间被当头泼了一波冷水,立马激醒,顾盼左右,扫射四周:凄美的神话,现世还有诸多沉默的人。也许,并不是这样。他们只是缺少一头领头的羊。谁?英雄的造就时刻,光环笼罩之际。我吗?不,不,千金买一笑是我性格的禁忌,一骑红尘不为荔枝妃子笑。

但我瞅着了她——黛莉嫣。她焦急,她太息,她四窥。不经意的对视,她的眼,似水还非水,秋波一弧焦急……

    义无反顾而一马当先?瞻前顾后而牵肠挂肚?无所谓的潇洒走一回?再怎么言行拷问,再怎么优柔寡断,青山隐隐还是遮不住,绿水悠悠还是流不断,烟蓑雨笠的高人雅士,现世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皮里春秋似乎不攻自破,一次无缘无故的相逢,此刻却倾国倾城。

    挪动着脚步,像是碾磨了一个世纪。人头回眸在我严重,神色惊异涨落在我心中。像是走向未知的征途。陈子昂,你怆然泪下,而我,是否意气风发?

                        枉流年

    篱落飘千肠曲,雪踏梅香,胜阑珊。菩提泪成霜,桥三进侣,我心虔诚。

    韶华堪灭旧相识,未语先红,前世炬。镜鸾悟空白,岂道久长时,今倩谁与?

    芳草不识天涯人,茵纱公子多情?稚浅尘缘,空许披罗遮娜,随缘?

    白笑九天,雨流星似舞,鱼肠剑欺,却事实。耻笑何苦,去旧还新,岂忍流年枉待。

    仿佛一个世纪的长篇大论,仿佛一百年的轻吟慢诵,倾心百年却更度日如年。一日三秋耐等,苦心熬。料后事,揪心否?

    鸦雀无声是片刻的安宁,就像黎明前短暂的黑暗,经久不息的欢呼雀跃才是永恒。但彰明显著非我心愿,招风揽火也非我初衷。我只不过是想证明铁树开花并非难如登天,只不过是为了向苍天彰显贫寒学子的经天纬地。虽明知如此这般是妄用豪言与壮语掩饰少年的羞涩与矜持,但这豪言壮语其实已在我心中酝酿许久。它或许仅是少年的久怀之梦,也或许是千秋万代智慧的陈年佳酿。我知道如此这般不可以溯的太久,太久太会伤情,就像失恋的前事不可以溯的太久,太久太会伤心。但少年无法停止探索的脚步,黑暗世界正等待着光明普照,仁以为己任,一个少年如花似月的坚贞美梦。

    流连晓风残月,易错时光流年,少一刻针盈,铃风轻吟曲调,云梦睡虎还俗。

    回神那瞬间却是惊鸿一笑,伊人面红。我来不及思索,却已口痴目凝:单面桃花似玉纯洁,动情双目如水含波,笑渡伊人芳心未泯,潇洒无拘风度翩翩。这并没有使人魂飞魄散的特效,也并不是玄弹空弦与惊弓鸟。这仅是一种感人至深引人入胜的美,一种无法言谈无法形容只许心神领会的美。世间人情世故总需礼尚往来,何况迎面动人的笑,更何况是曾经相逢,如今相识的伊人笑。于是,装饰起冷漠,还之以一笑。羞涩?难言?也许这不仅仅是少女的特权。喜?乐?是啊,高山流水,不再曲高和寡。一世知音难寻,此时此刻,何不对酒当歌,把酒言欢。难以抑制的喜悦,难以抑制的激动,形象的转化为不自在的端在交谈。浅酌言辞,颠倒不清脱口,少年心动。仿佛一秒的交谈,仿佛一秒的面视,便已笑语盈盈暗香去,却眉黛烟雨犹映红。但少年的心如神话,总是令人难以琢磨的变化。一瞬的心花怒放,少年的心再值寒冬侵凌,岂非梅花寒角,怎又凌寒独绽?

    是啊,也许我和她的相识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片段,地久天长只是一个无法企及的痴想,海枯石烂只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浪子的独角恋。伤春悲秋的心遗落荒凉大地,拾遗伊人海角天涯相隔。我虽明知不仅我,不仅它,那无穷无尽的臆想狂言美梦都只不过是一个配角,大千世界一个平凡无奇的配角。只不过是一组温馨可人的镜头,但它却是伴随着那离奇未知的人生之路的永恒记忆。

    镜过时迁依旧篱落飘香,但只怕是物是人非,花开梦里,更何况,梦里花落知多少?亦是刨根寻底的溯源,竟是丝丝缕缕的悲喜交加。强迫自己断了无穷臆想,独自己仰天长叹。但今时今日的境况岂会因无知未来而有所改变,徒有其表的悲哀怎会抵抗发自内心的微笑。也许,这便是少年的狂生。真作孽的人都有钻研的劲,无悔的心,未来暂时不在心中。

    淡淡三言两语雾里看花,浅浅涩口哑言举止无知危楼百尺恐惊星辰扰梦,雷池一步如神曲塞。初识烟雨只知茫茫水雾,可知,烟雨尚有烟雨情?

    挑灯看剑潇洒自如翩翩,侃侃而谈春风得意红杏,苦海无涯我作舟渡,伊甸禁果我愿为食。再识烟雨滴水幻化,可知烟雨滴水藏海。

    愁绪沉没双溪舴艋舟,青丝白发三千似个长。何必一夜白头苦求,对酒言欢苦海有君伴,觉悟柳花垂青烟雨中,如风似雨漫漫风絮。

    三钟阶段,淡化了素不相识的感觉。而每一种阶段都意味着一把情感枷锁的加重,一把理性钥匙的丢失。

    懵懂?无知?倾慕?是谁倾洒了岁月无知?

    岁月如梭,是老生长谈的话。少年头白,悲切空空。但时间的流逝不仅仅只是悲哀,有时,流逝的时间亦是一种幸福。如同于蚌泪成珠,永久的璀璨是以刻骨的痛苦为代价换来的。

沉迷于柔情似水的梦,倾吐心灵纠缠的恩怨如麻,浸在酸甜苦辣如海无涯,心中唯独剩下伊人一羽。

    于是,少年空虚了时间,时间不会宽恕。天公不会总是作美,作美需要血汗。恍惚中碎了梦,迷茫中翻了欢乐的火炬。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措手不及的少年,上天可以的安排,注定着千古霸王别姬的悲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