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2

王丫丫创作第1747篇2020年8月22日

两年前,我买下了这个画廊。靠它承包活动,生活还算不错。

我在画廊的最里面,单独隔开了一个房间,不大,但足够我让自己的思想在画布上游荡。有足够的收入,可以没事琢磨一下自己的爱好,所以我很早就自嘲,已经过上退休生活了。

画廊没有活动时,我便喜欢挂上一些自己喜欢的画,搬着花架和其他家当到外室来浪费颜料。就像,自己也是那些名画的创作者。装修时花大价钱买下来的木器装饰,好像还能闻到森林的味道——潮湿,阳光,还有泥土。

但是,就在最近,我感觉我的地盘上,出现了点别的东西。

啊,当然不是什么鬼神,我也不信这类邪说。只是,常常做一个怪梦。我的画廊里,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迎着光站着。就只是站着,然后,那光源突然放大,埋没了她——对,她的身影,恍进我的眼底。然后?然后,我就醒了。

我知道,梦这东西,多少都有点不着实际,但是,我不止一次让这梦境出现在我的大脑。梦的最后,我总是会惊醒,然后发现自己整躺在软棉的床垫里,满身是汗。

它确实影响了我的生活,但并不能阻止我继续生活。朋友要来找我小聚,我想着能让自己放松下来,就答应了。只是,在几个人在房间里闹腾的时候,我却听见外室有很轻的脚步声,就像有人迈着猫的步子。

一想到自己刚锁了门,就听的更仔细了些,那声音越来越近,等到它像要经过门口时,我抬头看向了门上的玻璃。

“哒——哒——哒”越来越近了。我的精神绷紧,死盯着门。大概两秒,一只穿着小皮鞋的脚进入了我的视野,它的主人在门口转了一圈,就好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飞快地朝原方向跑走了,脚步声瞬间消失。我还怔怔地看着门口,没有恐惧,只是奇怪,奇怪那脚的主人怎能跑的这么快。

“喂!”被猛地推了一把。“你傻了吗?”朋友一副看傻子的神情。“有点恍惚……”“还以为是外面有人勾了你的魂呢。”伴着其他人的笑声,我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真的,有人啊。”

不久之后,我还是见到了走廊里的客人。

那天,屋里只有我自己。随意的翻着手里的书,借着吊灯泛黄的光,我的影子被拉的十分狭长。外面的天像是泼了深蓝的油彩。

已经,深夜了。

外厅的哒哒声突然再次响起来,我知道,那双脚带着它的主人又来了。我做好了准备,在声音离我最近的瞬间,我扔了手里的书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在脑袋探出门框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她——一个头发齐肩的小女孩。但让我诧异的是,我无法看清她的脸,只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像是被画出来的。

她好像愣了一下,然后又像上次一样,跑回了原方向。在长廊的尽头,消失了。

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奇怪,她应该——不是人类?我说不清,但是,我清楚的是,自己并不怕她。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我突然觉得,似乎她就是梦中的那个背影。

第二天清晨,我发现自己睡在了地板上,头下还枕着昨夜被扔下的书。所以昨天,我是又做了一个道不明的梦,还是真的见到了什么,谁知道呢。

不过以后我独自待在画廊的夜晚,几乎都能听到小皮鞋轻轻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大概,有五六次了吧。每次我都做好了准备来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每次,她都跑的很快,只留下一个背影,像梦里一样。

也许是那梦,我晚上的睡眠越来越差,甚至有时,一夜都处在半梦半醒,那可比醒着难受百倍。“也许我不该接触她。”这种声音在耳旁念了多次,只是,唉,人的好奇啊。

原本是想白天躺着休息,哪怕睡不着也好,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手机备忘录突然跳出来,告诉我今天有个活动举办要签约,第一次,第一次这么讨厌赚钱。

听着对面介绍合同时,是几乎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袋里像是一片翻滚的烂泥。

“没问题就请您签字吧。”我接过笔,巴不得赶紧划拉一下结束。笔尖落到纸上,我却顿住了,头脑强烈翻动,却像什么也没有。

我的名字……是什么?

我的名字……

我……

晚上发现,自己又昏睡过去了,在签字的时候。我真的恨透自己现在的状态了,转头发现,墙角的展示柜里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扔进去的酒,打开就是一顿没好气的猛灌,酒气一下子冲到头顶,顺势瘫坐在地上,看着头顶的灯。

“哒——哒——哒——”又来了,又是她,我,我,我受够了。

没等到她走进,我就像第一次一样夺门而出。她还是一样往回跑,只是,我没有像以前一样停下。她跑到了走廊尽头,只是这次没有消失,因为,我跟着她。

眼看就要撞上墙壁,我以为她会停下,但是,我实在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走廊竟然伸长了。刚刚踏进这段本该不存在的走廊,一切都还像外面一样,米白色墙壁,挂了点简单的装饰。越往前,这走廊就越多彩,或者说,越失真。墙壁上各种颜色参杂在一起,边角还有颜料没有混匀,没有特定的图案,但总感觉,是特意画了点什么。越走越深,我甚至能感觉到颜料的触感,滑滑的,凉凉的。这种感觉混杂在空气中,让我感觉到的难得的舒服。感觉,这就是画中的世界。

终于,这段走廊也到了头,前面有一个拐角。女孩跑进去,我也紧随其后,但是,当我拐过来时,她却不见了。这一小段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小小的,金色的画框。那画中女孩迎着光,身体向前扑去,齐肩的头发染上了光的颜色。

这是她。这画,是,是我的梦。那个害我精神失常的梦。我痴痴的盯着画。

那……这里……

突然,一束光打在我的身上。

“第三件藏品,拍卖开始。”

台上所有的聚光灯都冲着第三件藏品——一副无名的画。底下是参会人群的议论纷纷。

“你看,这画可真特别啊。”

“是啊,画中人望画中人,这构图可真是少见啊。应该能拿下个好价格。”

声音隐隐传到我的耳中,身体已经不能动了。

“我原来……也是一幅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外面充满了叫喊声和鸣笛声,将睡意正浓的她吵醒了。她打了个哈欠,拿上牙刷,摇摇晃晃地来到窗边。楼下的街道上有各种...
    蓝橙紫_ritz阅读 1,049评论 12 77
  • 头很痛,看着旁边躺着的陌生男人,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记忆只到,坐在地板上两个人并肩依偎着吐槽着婚内不幸...
    未开花已落阅读 1,521评论 7 52
  • 卧室是带卫生间的,小姑娘进了屋就不用出来了,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觉得自己走运。她趴在床上,没敢弄出太大的动静。...
    阿乖_ec21阅读 47评论 0 3
  • 有次在熙熙攘攘的街上,遇到一个男的戴着耳机在我身边讲电话,但是我低头看见他耳机的线裸露在外面。他一直在旁边说,慢慢...
    沉静如海66阅读 887评论 3 28
  • ——夜沉挚爱之妻,于兮洛! “夜沉!”她喊住他。 在她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好像看见夜沉的眸子里闪过几...
    花开半夏024阅读 619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