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码字这事

    最早见到码字这个词,应该是王朔的原创,当年的王朔制造了挺多流行词,就包括这个词。细想之,确实贴切至极。汉语常用字也不过三千多,却能完整完美地记述天地洪荒、纵横四海中任何一件可以用文字叙述的事情,洋洋大观,无以量计,可见把文字排列组合,掂来量去的功夫确实得如工匠般娴熟。码字虽来源于码砖的意象,码砖只需要美观结实,而码字的工艺细究起来一定要高深得多了。

职业的码字人,文字就是他生命的组成部分,业余的码字人,在码字的过程中逐渐让自己进入生命的最佳状态,不足以安身立命,却足以让生命放出另一种光彩。王朔说:你必须只有内心丰富,才能摆脱这些生活表面的相似。每个人都想与众不同,都想寻一突破口以证明自己真的与众不同,在左突右撞满身伤痕的情况下,可能就突然发现,原来这事也简单,就是坐下来,把自己的伤痕细细挼一遍,在别人淡漠的眼神中,自己说给自己听,用字罗列累积成一个故事,来感动自己一下。

      其实与其说对文字的喜好,倒不如说对寂寞情怀的茫然无措。很多人从识字伊始,到把它们排列成行成句,到句句行行之间关联成一道风景、一份情感、一种境界,这时才发现,原来文字可以有如此的美感和给人内心以不可名状的愉悦感。我们无须行千里路,却可以领略千山万水;也无须亲历纵横的岁月,却可以洞观上下五千年。就因为这种奥妙美好,激发了心中制造美好的愿望,以表达渲泄自己,以完整造就自己。人在表相下一定会有一个更真实的自己,更接近于自然完美的自己。有的人不甘心就这样埋没自己,于是开始寻找途径,而码字无疑就是其中的一种。从最初的方便简捷,抒发心意到爱上文字,可能会想不到,如果能码出工匠水平已是任重而道远,如果能码出大咖级别却是寥寥无几,凤毛麟角。

    爱上码字的人一定是寂寞的人,寂寞中通过另一种方式宣示自己的存在或者高出自己的存在。在情怀无处可解时,文字给了他自由的空间和广阔的天地。

      爱上码字,有时更是爱上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