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泽二中那些年的“牛人”老师

二中那些年的牛人老师之一

物理老师王长德

王老师教我们初二物理,他个子很高,喜欢带一顶鸭舌帽,走路的时候有点搞笑。那一次讲课,王老师说:“昨天在家看电视,王志文唱歌,我问孩子妈妈,‘他怎么知道我们家壶里有糊涂’啊。”刚开始不太明白,很快全班就乐开花,原来,当时流行一首《糊涂的爱》,原句是“爱有几分能说清楚,还有几分是糊里又糊涂……”,王老师曲解为开水壶里有“糊涂”,这个糊涂是玉米面粥!

还有一次,讲到电器的短路。王老师说:“那个场面,非常壮观;你们看了,非常乐观;造成损失,非常可观!”寥寥数语,用“三观”讲清楚一个物理概念。

后来听说,王老师去永年教书了,很是为学弟学妹感到惋惜。多年不见,怪想老师的。


二中那些年的牛人老师之二

教务主任赵文海

赵老师当时是教务处主任,也上课,不过更像是超级替补。

有一段时间,班主任兼数学老师赵双林老师家有事,赵文海老师带我们班数学,讲几何。赵老师爱抽烟,一般情况下,进门点一支,下课手里还是一支,中间可没有再动打火机或者是火柴——一根接一根。老师沙哑的嗓子,讲到“两头挤”,就是根据已知条件求结论,这是一头;根据问题找条件,这是又一头。他双手分开,然后手心相对用力,我们的脑袋瞬间就被挤开窍了。

还有一段时间,赵老师又带我们班物理课,他讲密度、讲浮力,也是条理非常清晰。

后来,在留垒河沿上见过一次赵老师,骑着自行车弄了一包带枝条和果实的枸杞,估计是回家泡水喝。


二中那些年的牛人老师之三

体育老师吴清雪

很多年以后,在一中操场见到吴老师,我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冻龄”。

吴老师当年就是这个瘦瘦的年轻帅哥老师,当时条件差,没有多大的操场,还要迎接中考体育加试,吴老师想尽了办法。

当时在赵庄村的大坑,老师让我们从坑底往上跑,锻炼了加速能力。跑累了,老师教我们一招:闭上眼睛,想象自己飞起来。别说,还真是能消除疲惫,直到现在,有时候压力很大,晚上不能睡觉,就按照老师当年教的这招,想象身体飞起来、落回来,然后就进入梦乡了。现在查资料知道,这个办法叫做“冥想”,是精神瑜伽!

练习长跑,老师带着我们从槐桥村跑回来,第一次真是跑累了,老师一路给鼓劲,帮助我们克服极限。

中考的时候,我体育考了57分,1000米17分,引体向上和立定跳远都是满分。

感谢老师!

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