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真的想和这个世界撕B,你不过是想引起世界足够的注意

96
吴昱则刚
2016.07.22 06:59* 字数 2610

我承认,在没有写公众号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咪蒙”这个名字。据说她在《独唱团》创刊号发过文章,不过我也没看过这本只出过一期的杂志。人生很短,我们没关注的事情太多,其实也不会明显影响你的生活。只是因为后来在群上有朋友聊到了这个名字,特别是听说某位我也认识的才俊曾经和她辩驳过,于是让足够八卦的我开始想去看看,到底她写了什么引来这么大的争议。

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就是你想要什么它就来什么。我刚想看咪蒙,多看阅读就上架了她的《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随手翻了两篇,感觉上也没那么的严重吧:在鸡汤充斥文字世界的今天,咪蒙捧了一锅乌鸡汤出来,你不能因为说这鸡汤颜色不对就开始跟她撕啊,这两个玩意本质有啥区别?你那锅清澈见底,她那锅乌漆墨黑,但是,都是鸡汤啊,都是喝的时候挺爽喝完啥都忘光的那种啊。

你不信,我给你引用几段:

“如果说努力和拼尽全力之间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当你努力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已经拼尽全力了。当你拼尽全力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

“为什么很多人总是不快乐呢?因为他们什么都想要,钱、权力、美貌、智慧,哪样都艳羡。仇富是最广泛的情绪。如果你不曾羡慕,你就不会觉得别人在炫耀。”

“正因为老了,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挥霍,我才要更珍惜现在,极致专注,爱我所爱,做我所想。因为我深信,最痛苦的事,不是失败,而是我本可以。”

“奇迹不过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时间不会改变一切,能改变一切的人,只有你自己。”

怎么样,跟你平时看的鸡汤也没啥两样吧?当然,这样写怎么可能在茫茫人海里获得读者的回眸一撕呢?所以咪蒙加了很多料:脏话啦,屎尿屁啦,如果在电视上就要加“嘟”的那些字眼了,然后就变成像下面的这些“污鸡汤”了:

“哪里有什么安之若素,我只是把他们相信奇迹的时间拿来相信报应了。”(平心而论,这句算是蛮正常的)

“我买名牌是因为它们好看或者质感好,不是因为它们能证明我牛×。一个傻×,就算是开着玛莎拉蒂,也不过是开玛莎拉蒂的傻×。”

“lowB浑身都是敏感点,我要考虑他们的感受,我还能正常生活吗?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对于屎壳郎来说,你拉个屎都算是对着它炫富!

如果你不曾羡慕,你怎么会觉得对方是在炫耀呢?

你吐槽别人高调爱炫耀的同时,暴露的不就是自己的短板、自己的缺憾、自己的匮乏吗?”

“当有人讨厌你,背后一直叨逼叨说你的坏话时,你可能要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也有问题,是不是没有照顾到别人的感受,是不是自己年轻气盛的时候也犯了一些错。

最关键的是,你至少做错了两点:

第一,你没有意识到对方就是个大傻×。

第二,你低估了这个大傻×恶心你的能力。”

“对付人渣最好的方法是啥?让自己过得更好。

真的。不要在你讨厌的人身上花任何一分钟。

他—们—不—值—得。”

怎么样?如果一个长得还算正常的姑娘在你面前一张嘴就狂蹦“婊子”、“傻X”、“装B”、“人渣”之类的话,你会有什么感觉?“乌鸡汤”也变成“污鸡汤”了吧?

不知道你年少的时候有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喜欢一个女生,却偏偏要用她最讨厌的方式来引起她的注意:往人家笔盒里放虫子啦,上课时踢人家的凳子啦,故意讲一些自己都觉得不知所谓的话来博人家的一笑或者一个白眼啦,总而言之,不能用流芳百世的办法获得你,就要用遗臭万年的手段让你记住我。

所以我在读咪蒙的文章时,心里不停地在响起这个声音:娘啊,她用的手段,不就是中学生青春期的那一套吗?

从本质来说,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脱离青春期的心态。你今天读各种各样自媒体的文章,最喜欢看的,难道是严肃的话题吗?不是,你最喜欢的,是八卦,是内幕,是撕逼。

我写公众号也超过200天了,在那200篇文字里,阅读量破4万的,是那篇抨击我母校现任校长的文章,靠着这样一篇骂人的文字,我还小赚了一笔(谢谢各位的打赏)。但我内心当中,实在不希望你们只记得我写了这样一篇引起争议的文字。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关注我那些书评,那些谈论大学的文章,那些稍带点学术气息的文字。

但很遗憾,那样的文字,阅读量真不高,我回头看了一下,人气最高的一篇,也没有超过200次的阅读量。所以这个时代很奇怪,越是骂人的越是没内涵的越是撕逼的文字,不仅有人看,还有人给你钱;可那些正儿八经的文字,你辛辛苦苦地码出来,其实是没多少人懂得欣赏的。

所以,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所以,文章要撕逼,作者才出名。

所以,你明白是谁造就咪蒙了吧?正是我们自己,造就了咪蒙的横空出世。她不是天生爱撕逼,她只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而且她也成功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个社会的成熟程度,是取决于这个社会水平最低的那个人群,咪蒙不过是满足了这样一个群体的需求,同时成功地引起了另外一些群体的反感,所以她拥有了话题,所以她拥有了人气,所以她也就在争议中出了名。

老实说,如果咪蒙的文字都是这样写,你还会坚持读下去吗?

“所谓敬业,就是要以虔诚的姿态对待你手里的每一件“小事儿”。

所谓媒体,就是永远要站在受众的立场。”

但是,如果她不停地这样写,你一定会津津有味地读下去:

“有一天,我一边拉屎一边看报纸。《南方周末》上登了新年致辞: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

简直好燃啊。

我眼含热泪从厕所出来,同学问我:怎么了?你屁股痛啊?得痔疮了?

我说:我要进报社。我要去南方系。”

周星驰的电影也充满了屎尿屁,可你还是笑得前俯后仰,哪怕他的《美人鱼》粗制滥造,你还能用“情怀”的借口坚持进电影院去受虐。那咪蒙的文字写得粗俗不堪,又有何妨,你觉得她真的就是这么脏话连篇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不停撕逼吗?错了,她不过是撕给你看而已,只要你还在关注她,那她就赢了,至于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她会在意吗?

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这个时代,造就了咪蒙的横空出世。她成功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所以她获得了名气获得了利益,很公平,所以她才说,“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类似的人,还有芙蓉姐姐,还有凤姐,还有很多很多。你看不惯的,只是因为你觉得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在于,你自己很想立牌坊,但是不敢去或者不屑去做婊子。

说到底,我觉得没啥好和咪蒙撕的,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精彩。你觉得她的乌鸡汤很好,那就干了它;你不喜欢这样的风格,那就无视她。吆喝了没人理睬,那才是社会整体认知水平的进步,你反复地和她撕逼,就像和臭棋手下棋一样,水平只会越下越臭。

最后说一句,我觉得咪蒙的文字还是挺有喜感的,炎炎夏日,当消暑读物看看就好,她本来就是戏谑,但是你如果认真,那你就输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