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吸引我选择看的原因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原来》里说:倾城之恋用一个上海的沦陷来成全白流苏和范柳原

事实证明 她错了 是一个香港的沦陷

所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一直不看张爱玲的书 是因为怕,怕她太过苍凉的语言刺透了现实的薄纸,生生地在心中扎出血来。

其实不会 再直接的刺痛逼出来的不过是一抹凄凉的笑意

书中形形色色的人,穿着旗袍,十里洋场的黑暗针芒暗藏。最坏的不是当面的嘲讽,而是背后恶意的中伤。

钱钟书说,忠厚之人的恶毒就像鱼肉中未尽的鱼刺,给人不期待的伤痛。

可如若那些恶毒的语言就像针雨像你呼啸而来呢?最亲的人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刀刺来时呢?利用完了你你没有了钱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把你一脚踹开,像一块厌恶的砖头远远的抛开呢?

不过还好,她们抛出的白流苏还未落地就被范柳原轻轻接住,以身相护,安放在他的生命中。

刚开始的时候我对这样的伤害深恶痛绝恨得咬牙切齿,可渐渐又开始恐惧,能不怕么?

那些旗袍中腐朽了的灵魂是多少现实人身上盗取组合的呢?

将来自己会不会被生活逼成这样的怨女?

太过清醒的认识,总叫人处处失望

白流苏是个自私的人,范柳原也是个自私的人

他们是带着伤进入的爱情。

他凭着她需要他这一点,就拿定了她是不可能跳出她手掌了

可她仍有自己的骄傲和打算

一段本该动人的爱 就这么不可避免的有了世俗 但是很真实 不是么?

凭什么要一个人对一个人无条件呢?就因为一句单薄的“我爱你”

低到尘埃里的爱 就能开出花来么?

可是,不完美的在人心 动人之处也在人心

我是说范柳原浪漫的到了诗意的地步。

常常的我觉得范柳原,不像一个商人而更像一个诗人。

无论是他对精神恋爱的追求还是月夜中电话中喃喃的我爱你,孩子的气的一个电话追来,我忘了,你还没有和我说你爱我

或者略带嘲讽地说 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 好像自己真的能做的了主似地

浪漫的有格调 白流苏沦陷也只能认了。

当一个人的生命在一个时代的动荡面前震颤

他们在所有的姿势中还是选择了拥抱这一个

这是这一场倾城之恋中最倾城倾人心的地方了吧

香港肆虐的流弹中 庆幸的给了他们一个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的机会

或许他们都要感谢那一场成全他们的沦陷

用千万人的苦难来成就一场拥抱

这是罪孽还是幸运?

不是诗人才能写诗,不是文化人才有诗意。范柳原要白流苏懂他,他引经据典,自我剖白,她都不能放下心防来懂他。只有当他指向他们共同面对的凉薄人生的时候,一个不被父族接受的私生子,和一个在娘家寄人篱下的失婚女才是沦落一处天涯的。

佛家有个公案,说以手指月并非月。

张爱玲让范柳原指了一回月亮,可他让她看得也并非仅只是那个月亮。她让我们看的是他们谈论月亮时候吊下的那枝藤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