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豸

楔子

   深夜,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在星云山的最高处屹立的那棵千年古树竟也被吹去了许多枝叶,树叶的摩擦发出唰唰的响声,让人心生恐怖。忽然,一道长长的闪电划破天空,伴随这震天的雷声,那千年古树瞬间被劈开,树冠也一下子被烧焦朝着山下翻滚。这时,那老树忽然发出了强烈的蓝光,从树干中飞出了一团蓝色闪着光的气体,在老树周围盘旋了几圈便飞向远方不知所踪。

   第二天一早,一名年轻男子匆匆向着山上跑来,仔细看来,他竟然脚不沾地,分明是在飞着,他不顾行下过雨山路泥泞也不顾周围植物的残败,一路冲到山顶,当看到古树已毁,便急忙伸手探知古树树干,什么都没有。他心下一惊,面露担忧之色,“本来把千豸魂魄放到古树里是为了更好吸收天地灵气,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它已初具灵性,不会消逝,看来是逃离了。没办法,只能等它自己出现了。”想到这里,他悔恨的跺了跺脚,便向山下飞去。

   第1章   紫云山庄

   十八年后。

   阳光明媚的上午,紫云山庄里传出阵阵的练剑声,而林幻儿却一脸的不开心,拿着扫帚漫不经心的扫着地。因为早上练剑迟到,被师父,也就是羿和庄主惩罚她打扫全庄。这时,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小声叫她。

   “师姐,快过来,我给你悄悄带了点吃的。”原来是小师妹楚诗诗偷偷给她送早饭了,她顿时心里一阵感动,跑过去拿起吃的说:“还是诗诗你心疼我啊!师父真是太狠心了。”楚诗诗莞尔一笑,回答到:“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迟到了。不说了,我要回去了,被师父发现就不好了,昊阳哥哥还在放风着呢。”

   望着楚诗诗欢快离开的背影,林幻儿微微叹了口气,同在一个门下学习,她和楚诗诗就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师父只有两个女徒弟,林幻儿从婴儿就被父亲送来紫云山庄,而楚诗诗是当朝护国大将军之女,是三年前才来到庄里,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很快成为了好朋友。最让她抬不起头的是,刚来三年的楚诗诗练紫云剑法竟然比她这个呆了十八年的人练的还好。都怪她平时太懒散,落后他人也无可厚非。话说最近山庄里来的那个昊阳公子,长的也很是眉清目秀,他父亲宸王是庄主的好朋友,所以他只是单纯仰慕庄主,便来学习紫云剑法,并没有专门拜师。听说他和楚诗诗青梅竹马,估计他来这里是另有目的才对。

   傍晚,吃完晚饭,大家刚要各自回屋,就听到师父在召集所有人,不用猜,一定是同样的内容。只见紫云庄主端坐在大厅中央,他审视了人群一圈,威严问道:“徒儿们,你们的使命是什么?”

   众人答到:“打败千豸!消灭千豸!”

   师父抚须点了点头:“为师每日提醒你们,希望你们不要心生厌烦,如今正是关键之际,距离上一个千豸灭亡已经过去了200年,新的千豸也许很快就会出现,虽然我们大家都没接触过它,但对它也绝不陌生,你们一定要努力练功啊!”

   “谨尊师父教诲!”

   “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林幻儿留下。”林幻儿吐了吐舌头,待大家都离开后,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说:“徒儿知错,我保证以后认真练功!不惹师父生气。”紫云庄主一改刚才的严厉,声音也变的慈祥了许多,“幻儿,你从小就在师父身边,师父也一直宠着你,我记得我以前还夸过你有天赋的,可是你这懒散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师父已年老,不能一直庇护你。唯有你自己强大才能在乱世得以生存啊!”

   林幻儿被师父说的很是羞愧,没错,她虽是徒弟,可师父待她一直如女儿一般,亲生父亲自从送她来到这儿后便再没有了消息,师父也从来不说,她想问可又怕真相她承受不住。如今师父这样语重心长,她心里更加难过了,她哽咽道:“师父,是幻儿太不争气了,从今以后,我一定努力,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回到房间的林幻儿心里依旧不是滋味,她不知道师父口中的千豸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它是邪恶力量的化身,每当它出现的时候,世界如同末日一般生灵涂炭,所以历朝皇帝和各门各派都已铲除千豸为己任,但千豸是每200年出现一次,没有人可以活200岁,这又给事件的真实性又添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想到这儿,林幻儿看到师父如临大敌的样子,觉得不管怎样,都应该为师父分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石头城 刘禹锡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1]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2]来。 注释 [1]淮水:...
    古诗新读阅读 767评论 0 1
  • "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我清楚地知道,唯有你也想见我一面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如果你付出了很多,坚持得很累...
    茗艺堂阅读 359评论 0 0
  • 据说,有这样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和朋友们在一起,美其名曰“交朋友,处关系”,而忽略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而后来患了不治之...
    五点砍柴阅读 80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