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那年九幽台上,你已注定失去阿楚

那年九幽台,白炽的阳光似乎要将大地烤化。

伴随着幽灵的舞蹈,你和阿楚手挽着手走上刑台,你知道接下来的一切都将不可预测。

可是,你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切穷尽一生你都无法忘记,也无法原谅。

台上的人像看一场斗兽表演似的,你的痛苦哀嚎激发出他们最原始的快乐。

九幽台变成了你的炼狱场。而陪伴你的,只有楚乔。

你头天晚上还在狱中跟阿楚讲起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讲你们儿时的故事。

在那个故事里,阳光是暖的,人心是暖的,连雪山都是暖的。

自从来到长安,你多年未曾见过你的家人。

你想带着你心爱的姑娘回到你梦里的家乡。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

你不顾一切地奔向那个高台。

你以一人之力抵挡九幽台的军队,你也数不清楚身上被刺了多少刀,被射了多少箭。

你只知道,你要上那个高台。

一次一次的,你冲了上去,又被打了下来,台阶上堆满了尸体。

你拖着长长地血迹一步步地爬上那个台阶,因为你的家人在等你。

在你最绝望的时刻,你的母亲出现了。

对,你还有亲人!

终于,你不再东突西进,你的狂怒变成了满腔的委屈。

你像个被夺走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睁着通红的双眼声泪俱下的质问你的母亲:“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事都有道理可讲,就像狼吃兔子,是没什么道理可言的。”

这就是她给你的答案,最终,她用生命换回了你的生命,也用生命换回了燕北的尊严。

她说:“不要哭,燕家的男人,流血不流泪!”

可你还是哭了,你的悲怆让九幽台的天空泛起可怕的红光。

是啊,狼杀掉兔子,天性而已。

从你记住这句话开始,燕洵,你知道吗,你就注定要失去楚乔,就像白天与黑夜永远也没有交集。

楚乔也曾经历过失去亲人,被人欺凌践踏的日子。

她的临溪哥哥被杀的时候,她死死地盯着那团火发誓:“我要变成强者!”

可是她的愿望里,是变成强者来拯救弱者,而不是变成强者欺凌弱者。

她要的不是狼杀兔子的丛林规则,而是天下太平的锦绣山河。


燕洵说,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失去任何人,唯独阿楚。

没错,你确实是这么做的。离开长安之后,你背叛了全世界,唯独阿楚。

你利用秀丽军独自冲出长安城,却因为忘不了秀丽军的背叛,关死了出城的大门,任由他们被魏军屠杀;

你为了复仇,不惜以红川城做诱饵,全军直逼长安城,留下红川百姓独自面对魏军的铁蹄;

你不能失去阿楚,可是你却不能容许她与你并肩而立,你要她做菟丝子,缠绕着你,却也只能依靠你,可是她生来就是一棵树,有自己的根与躯干。

她见过你的屈辱,见过你的伤疤,她容忍你犯错,一次又一次地为你收拾残局,她愿意用爱去融化你的恨。

可是,你却要用恨来吞噬所有。

长安城门下,她独自一人打开城门,带出了被你抛弃的秀丽军;

红川城里,她带着秀丽军鏖战数日,只为等你的支援。

她没有想到,你用的是空城计,

她没有想到,你可以这么轻易抛弃你心心念念多年的燕北;

秀丽军为你立下汗马功劳,却因为你担心他们“只知楚乔不知燕洵”,而多次陷害他们,最后把他们驱逐出燕北中心。

你说:“我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她。”

可是,自始至终,阿楚要的只是那个长安城里的世子。那个表面疯疯癫癫内心一片澄明的世子,那个看尽繁华却依然有所坚持的世子。

那个世子会天真又有点害羞地跟她说:“我们燕北的火雷原,再过两个月,那里会开满一望无际的野花,那里的春天来得比长安晚,但是比长安好看多了,你要是去了,一定会喜欢的。跟我一起回燕北吧!”


从你的眼睛开始看向那把龙椅开始,阿楚就注定不可能属于你。

狼杀掉兔子,不需要理由,所以你变成了一头狼,一头嗜血的狼!

整个天下对你来说都是羔羊。

你是极具军事天赋的将军,是精通帝王之术的政治家,是深爱着楚乔的那个男人。

可是你的爱终于成了她的负累,她再也背负不起了。


“我不知道对你的感情算不算爱。我只知道我在意你,关心你,不能容忍别人伤害你。我以你的梦想为梦想,我把你的家乡当成自己的家乡。你的立场,你的安危,你的得失,就是我这几年来,心里最重要的事情。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跟你一起回燕北,让你平安回家,心愿得偿。我失去亲人,失去记忆,这些年来,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但是我现在却疑惑了,我做的这一切究竟值不值得,我到底有没有看清你。燕洵,从回到燕北开始,你就开始怀疑,你怀疑羽姑娘,怀疑乌先生,怀疑我。你怀疑一切在权力上对你有威胁的人,你已经变成权力的奴隶了。你的仇,你的恨,都只不过是为你的私心而生。燕洵,我不怪你杀宇文玥,我只怪你的手段太过卑劣。你不该这样践踏我对你的衷心,你不该践踏我们之间的感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