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也不是特别激动,也不是特别不激动,面对着周围的一切,周围的一切是一个很玄学的说法。它包含了天空,大地,桌子,椅子,学习生活,父母,矛盾,今天要吃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活,我为什么没有死,宇宙的疆域,我是个自卑的人,女孩子,男孩子。它比无数大脑的组合要复杂,因为它并不想问题,也并不创造问题,而是让事物自己言语,说出自己的表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