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81)

东华醒来时,就发现胸口那里贴着一个小脑袋,怀里也正搂着温香软玉。东华伸手抚摸身下的滑腻肌肤,而那小小的人儿似乎是在避着他,不停在他的胸膛四处磨蹭,和腰腹紧贴的双腿也不老实的闪躲,嘴里还求饶道:“不要了帝君……不要了……九儿受不了了……”

东华闻言得意的一笑,把凤九自身下捞起,又不管不顾的吻上去。见凤九自睡梦中被自己骚扰醒,再朦胧的睁开双眼,东华在他的眉心落下一吻方道:“还好你没走……以后你夜夜入我的梦来可好?”

“入你的梦?”凤九的声音还有些嘶哑,显然是昨晚叫唤得太厉害了。想到昨晚,凤九都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被东华折腾了一宿,任是她百般求饶东华也不肯停下来。

“我想见你,”东华的声音竟然带了一丝哀求:“九儿,让我在梦里见你可好……”

凤九瞧东华的模样不似假装,因此她的眼睛也越睁越大:“你以为现下是做梦?”

提到此处,东华激动的身体才有些褪下热度,捧着凤九的脸颊黯然道:“自然是在做梦,我没能救回你……对不住……”

凤九越听越糊涂:“那我现下是在做什么?”

东华痛苦的闭了闭双眼:“你舍不得离开我,所以入了我的梦来寻我,你我今生虽然无缘,但三生石又岂管得了神仙的睡梦?在梦里我终是与你做了夫妻了……”

见帝君如此伤心,凤九忙道:“傻瓜,我没有死……我证明给你看。”说着便要去咬东华的肩膀。凤九本打算狠狠咬一口,可事到临头时又舍不得咬得太重,便放轻了不少力道,但也如愿听到东华“嘶”的一声。

凤九笑道:“知道不是做梦了吧?”

东华见到肩膀处的齿痕和停留在上的痛感,又见眼前的小人儿调皮的冲自己笑,一时有些傻了,道:“当真不是做梦吗?”说到后来竟有些抑制不住的高兴,“九儿你当真没有死?”

凤九见到他这副真情流露的模样,心下也感动欢喜得很,解释道:“千真万确。我与你那一遭,其实是我飞升上仙的情劫。如若不是,九儿也不会知晓帝君的心意。”说着又伸手环住帝君:“我真的好高兴,知道帝君对九儿也如九儿对帝君一样。”

“原来是历劫,本君还道是……”东华恍然大悟,“如此说来,你已是上仙了?”

“是啊。”凤九的柔软紧贴着东华,东华不自觉又起了反应,凤九懵懂道:“是什么啊,这么硬的顶着我……”

东华将凤九微微往外推了推,然后道:“这么说,我与你昨晚真的……而非是在梦中……”

凤九一听这话更是臊得慌,忍不住想往东华怀里滚。可能因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两人经历一夜的耳鬓厮磨后,凤九深觉内心对帝君更增无限依恋,倒也一刻不愿意分开。

见凤九还往自己身上蹭,东华立刻坐起身来,正色道:“凤九,我……我实在愧对你……竟然趁你不备做出这种事情……”

见东华袒露着胸膛,而那胸膛上还有不少昨晚自己留下的抓痕,凤九羞得不敢看,可是听到帝君说出口的话,又觉得自己不是很懂:“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东华满脸愧疚自责,微低着脑袋道:“你到底还小,哪里懂什么心甘情愿?是我不好,是我乘人之危……”

凤九见东华言语中有退缩之意,也顾不上害羞,起身扑到帝君怀里,口中急道:“你碰了九儿就要对九儿负责,始乱终弃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边说边伸手抚向帝君背部和腰部的伤疤。

这是昨晚上凤九发现的,好像自己只要触碰到那两处长长 的凸起,帝君就会颤栗得厉害,并且越发情动,恨不得把自己吞进肚子里才肯罢休。

她此刻便暗使心机的撩拨帝君,果然帝君的气息都有不稳,声调也明显变了:“凤九,快放开,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凤九吻上帝君耳边,道:“我只要你……”边说边舔了东华的耳垂一下。

果然东华再也受不住了,一下子反客为主,拉着凤九陷入情欲的漩涡中。

等到东华释放后,凤九已是说不出话,完全累瘫在榻上,东华见状道:“你怎么这么傻?”

凤九只是微微笑着,有点神思涣散的模样,毕竟从昨晚到现在她的体力实在是消耗得厉害。此刻东华一放开她,她便闭上了眼睡去,嘴里却仍呓语道:“喜欢你,东华……九儿喜欢你……”

看着凤九这副傻傻的模样,东华不禁想起从前在太晨宫里,凤九被成玉骗着吃了失魂果那一次,也是不怕羞的拉着自己表白,说她喜欢自己喜欢得不得了。后来自己抱她回仙娥住处,刚把她放在榻上,她便扯住自己的衣袖也往榻上拉,还记得自己差一点就要和她亲密接触,当时两人正是脸对脸、鼻对鼻相抵着。

东华以前从未离她有如此近的时刻,那会儿得空仔细打量凤九,才发现她的确不负四海八荒第二美人的名头。不过,美不美倒是其次,但像她这么大胆奔放,逮着空就要同自己示爱的,这还是几十万年里遇到的头一遭。当时凤九都睡着了,嘴巴里也是在念叨喜欢自己。

东华那会儿心里忍不住暗喜,他毕竟是个男人,被这样一个小丫头爱慕,心里也有些莫名的舒畅。谁成想活了几十万年了竟然还能遇上这样的小丫头,东华心里也并不排斥凤九,反而容许她一路追到太辰宫,还跟前跟后的伺候自己。其实自己哪里真需要她报恩、真需要她为奴为婢,不过是给凤九一个留下的借口,但若要真往深处追究,他也不甚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反常。

当时那么近的瞧着凤九的睡颜,东华承认自己有些失神,所以急速离去,或称之落荒而逃,之后还不得不抄写佛经静心。毕竟,这颗静了三十六万年还饱经沧桑的心,若真是要蠢蠢欲动起来,东华可不知道能耐它何。

可是自己到底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这颗心,不知不觉的它就失落在凤九身上了。心既然已经失落,也不可能再寻回。牵情的那一线早将二人暗暗连接,怕是这一生也无法再轻易说分开。

东华揽紧怀里的凤九,无可奈何的睡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