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什么时候才意识到健康是活着的本钱?

初中

还记得93版电影《东成西就》里欧阳修那惊世骇俗的香肠嘴,不巧,14岁那年,我也生这样搞笑的病。

我不爱喝水,所以嘴唇总是很干,为了好看,我总是用牙刷去刷嘴上的皮,这样转天抹上润唇膏,就会很好看。

结果刚过完年,我突然感觉嘴唇有若隐若无的瘙痒感,也没在意,晚上吃了海鲜,随即一发而不可收拾。嘴唇外围的皮肤变成了粉红色,嘴唇肿胀充血,痒痛感十分强烈。

当时以为是过敏,所以吃了过敏药,虽然好瘙痒红肿好了一些,但是吃东西根本不敢碰嘴唇,并且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嘴唇的外边缘有很小的水泡,嘴干的时候会脱下屑状物。

当时去了一家知名的皮肤病医院,大夫说是唇炎,给开了好多药,中药、西药都有。虽说良药苦口,但是我这药虽苦,效果却并不明显。随后又试了炒柳树枝敷嘴等等稀奇古怪的偏方,结果情况却更严重了。

之后又换了一家医院,吃了大约6年的药才好。

14岁到20岁,青春年华,我却要顶着一个香肠嘴,内心的苦涩难以言表。同时,是药三分毒,我的身体也因为这六年的长期抗战,免疫力大不如前。

高中

有人说“高三只有一次”。

有人说“不苦不累,高三无味,不拼不搏,高三白活”。

我想说:“你为之拼搏奋斗的是未知而美好的将来,前提是你要有将来。”

在人生的各个关口,生命对我的考验从未缺席,有的应验在我的身上,有的应验在他人,我只是付出了外表和健康的代价,而我的朋友,却付出了生命。

高三下学期时,她的成绩处于班级中间,想要考进理想的大学,她要拼尽全力。但她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我曾听到她在宿舍的厕所里嘶吼我要回家,我看到她高考临近前的暴躁,我看到她流的眼泪,我看到她为了保护听力停止戴耳机,我看到她因为写字太多得了右手疼痛,我看到她逐步上升的名次和逐渐稳定的成绩,我看到了她深深的疲累。

终于,午休的时候她晕倒了,一番处理,通知了家长,临走时,她说谢谢大家的照顾,就像在道别。

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因为我俩总是形影不离,老师怕耽误我成绩,所以我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在距离高考20天时因心脏病发离世。

据说她还填了高考的一系列的乱七八糟的表,在手术和高考之间,她还是选择了高考,无形的压力还是负累着她。

我能理解却也痛恨!只是再苦熬一年而已,为什么把自己的健康放在如此低的位置,如果,是另一个选择,说不定就会看到另外的几十个春秋,为什么没有提前意识到健康才是活着的本钱?

健康的活着才有其他的可能,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