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19岁前夕

又是一年冬至,悄无声息的大学生活已近两年。没有想象中的多姿多彩,一如这么多年的平平淡淡,一路走来,期待与失望,欢笑与泪,离别与怀念。

高中或许对很对人来说是段值得怀念的日子,充实、煎熬、期待、迷茫,痛并快乐着。很遗憾,我的高中生活并没有这么绚烂。过于高中,我唯一庆幸的事,是遇到了一群臭味相投的损友,让我从一个孤僻自闭的人变成了现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就是跟着这些人,学习成了闲来无事的调剂,抛之脑后。我如今在一所高等专科混日子于这不无关系。但怨不了他人,我自己没有处理好两者的关系。

我在朋友圈看见邻居家的大叔发的照片,被大雪覆盖的小镇,圣诞将至,银装素裹别样温馨。他和他六岁大的孩子在雪地里嬉戏的样子,让我回忆起好多年前的冬天,爸爸为我堆的雪人。至今家里都有照片,我牵着爸爸的手和雪人站在冬日的阳光下。这些事在记忆里早已经模糊了,但照片上,爸爸脸上的笑容明媚,比雪地上闪烁的金色阳光还要明媚。

而今,我北上读书,爸爸南下为家谋生。偌大的家只有爷爷奶奶的身影,冷冷清清。我能想象奶奶在门前扫雪的场景,凛冽的寒风吹过门前的竹林,奶奶一铁锹一铁锹把扫成堆的雪铲进竹林,小时候我在奶奶的催促下不情愿的像这样做过无数次。现在,各自离散,没有人能够帮到她。

我给家里去电话,几天时间,奶奶的声音就会有一种溢于言表的惊喜,每次听见,心里都有心酸隐隐发酵。她的惊喜落在我或者父亲的耳中,是巨大的无奈。我想要陪着她一生,可我做不到。

电话中,爷爷在一旁时有问候,他的身体一如既往,问题不断。医了这些年,不好不坏。爷爷对儿孙管的严,所以父亲他们两兄弟和我对爷爷都不太亲切,每次往家里打电话,跟他的话都很少。从高中离家,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离家的时间越来越长,电话里开始听见从来没有过的来自爷爷的关怀,很多矫情的话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过。

我在高中学会抽烟,家里知道后,各种骂我劝我,可我还是没戒,渐渐地都不怎么说了。上次回去,爷爷奇怪的给我递烟,那一刻的心情很复杂,各种情绪在心中滋生。他开始接受我逐渐长大的事实,而其实,连我自己都还没有接受我已经成年不再是任性的孩子。我一如既往在学校逃课玩游戏,不务正业的混着日子,拿着爸爸的血汗钱抽着比爷爷还好的烟,一天一天没有目的的苟且着。

而这些他们毫不知情,我能够违心的在上课时间逃着课玩游戏,同时在电话里告诉他们今天我学的是什么,编造着蹩脚的谎言,他们从来没有怀疑。

这种状态在大学持续了快一年,我感觉不到自己灵魂的所在,每日每夜像一具浮尸。我很多次的在电话里给父亲说不读书了,然后就是被一顿闷头的骂。就是父亲这种反应,我没有勇气提起我大学这些荒唐的日子。我不怕被他打骂成怎样,我怕把他气坏了。

中考前夕,成绩有很大的起伏,那个时候还算是规规矩矩的乖孩子,很多人都肯定我能够上县里面最好的高中。成绩不稳定,我很害怕,在电话里告诉父亲可能考不上高中,志愿要选择职中,没有意外的一顿教训劈头盖脸而来,这种来自长辈的期望和他们期望可能落空的反应,我形象深刻。在他的强求之下,我填了县里最好的高中,最后也意外的上了。

事后,父亲提起这件事时,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说没有他我这辈子就怎样怎样了,我在一旁无言以对。那时候中考成绩过不了分数线,可以交钱进去,两万的底价然后五百块一分。父亲有对我说过,考不上他会给我买进去的。考前说的很多考不上6就不读的话只是为了让我潜下心考试。对于这些说辞我有过怀疑,但也不免心里面感动流淌。

他们对我抱莫大的期待,相信有一天我出人头地,所以他们百般不愿也还是在外挣钱,为了我为了家。而我没有做出回报,我不想活成他们想象中的样子,可我也没有活成我自己想要的样子,反反复复没有如一人的愿。

学业一事无成,理想碎了一地,几乎万劫不复的地步。我沦落至此,终于为了这几年的放肆埋了单。此时谈起对错与后悔不过是后果来临的自我安慰。种什么因结什么果,我安逸浪费了这些年岁,该得如此果。

我在各种失望之中,来到如今的学校,远离家乡千里之外,没有朋友没有怀念。我以为我和过去告了别,正要迈向人生新的一页,就像好多电视剧一样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开始新的生活。但人生很多东西并不是换个环境,回避亲友就能够从头再来,我在高中时养成的习惯扎在我的身体里,摆脱不了,我对课本提不起注意力,即使我嘴中叨念不停地学习学习,也还是没有学到任何的东西。我总是幻想着挥之不去的自由和对文字的热忱,旷课在寝室信笔涂鸦,如此幼稚却又令我沉迷不能自拔。

我安慰自己不能两头兼顾,总有选择,总有放弃。但事实是我不断挂科,不断被辅导员拉去谈话。然后我回到寝室写着诸如此刻的文字自我安慰不要放弃,一天一天的累积到一大摞,然后一把火烧掉。我想过走上这一条路,但我做不到。

我不知道我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或者说我要的太多太多,可我并不能去达到其中的一样。我向两个极端不断靠去,却做不到停下思索看看现实。我害怕自己庸俗碌碌一生,就此人间一散,各种幻想自己会很不一样,就是这种幻想让我找不到方向,踌躇之间我发现我可能连庸碌一生都做不到。

而这些的后果就是我处在如今尴尬的时间,不知何去何从,来年我就要告别学校步入社会,可至如今我这荒唐的一生,并没有能够让我开始坦然进入社会的东西,我也没有做好离开学校的准备。我不认为自己能够自食其力,我也做不到再安然接受父亲给予的一切。

写至此处,我也还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些东西的来临。能够坦然说出这一切,不过因为时间面前我马上要面对了。没有后悔,没有期待。我既然放纵过,撒了谎,也放弃了那么多,我就要接受,没得选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