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一生只做一件事

文  |  塞柏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畅销书《异类》:“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经过1万小时的锤炼,任何人都可能从平凡变成超凡。”如此而言,藏族同胞每一个都是超凡脱俗的人,他们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朝拜。他们无论是经商还是劳作,满足基本需求后的剩余都被用来供奉心中的佛。

导游说,布宫的墙漆中还掺杂着蜂蜜,而蜂蜜则是信徒供奉的。在大昭寺有一牙柱,上面镶满了信徒的牙齿,他们曾经  前往大昭寺朝拜,但是却死于途中,为了完成他们的心愿,在他们死后,亲人将牙齿拔下来,镶嵌在这根柱子上。在八廓街,环绕大昭寺,随处都是磕长头的信徒,有一位小哥,双腿崎岖,无法直立行走,只能用双手来支撑他前行,东北大叔说,磕长头也是有讲究的,比如这位小哥,他一个月要磕够十万个。在扎什伦布寺,我曾有幸看到一位信徒为佛像涂金,导游说这样的事,他们一天要做好几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年不息的重复,没有虔诚的信仰是做不到的,每一次都是虔诚的心,细致入微的专注,一丝不苟的认真。

或许,他们没有因此得到外在的物质,却收获了内心的平和。

4月25日  拉萨—日喀则

我无数次从书中看到过雅鲁藏布江,无数次听到别人口中描述的雅鲁藏布江,孕育了世界第一大峡谷,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可我眼前的她,平静地流淌在峡谷之上,安静的如同处子,时而变幻的颜色又如同一位蒙着面纱倏然会消失的神秘少女。

除却美丽的风景,旅途中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结识一帮有趣的人。

走珠峰路线,时程比较长,我和燕子报了团,团队加上司机师傅一共11个人,其中两位是母女,行程是从日喀则开始。司机姓候,为人憨厚又夹杂一丝狡黠,我们称他“大师兄”。“小妹妹”坐在我旁边,是95年的男生,由于团队里面女生多,且年龄都比他大(一个除外),所以燕子戏称他“小妹妹”,他也不恼,叫我们“小姐姐”,每次听到他这么叫,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超哥是我之前就认识的一个哥们,这次他带着名义上的同学妹妹一起出来玩,但是怎么看,我们都觉得他们俩是一对儿。双霞个性飒爽,能说,也能带动全场的氛围,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是江南水乡长成的妹子。心惠妞,是个湖南妹子,外表温婉,内心狂野,也是能走珠峰的,有哪个是娇滴滴的姑娘。其他的人接触不多,也不细说了。

从拉萨到日喀则,沿途总是能看到雅鲁藏布江,幽蓝的江水,肆意奔腾的洒脱,转角处的邂逅,每一瞬间的美丽都值得我铭记在心。

我记住了,从你身旁经过的风,因为他带来了你的气息;我记住了,在你身旁停留的女子,因为你的点缀她的红裙才如此飘逸;我记住了,在你身旁垂钓的有缘人,因为有你才有这份闲情逸致。

遇见的美,全是大自然的馈赠,遇见的人,全是有缘相见,遇见这个世界,我们才能走出狭隘。终其人的一生,一直都在路上。


4月26日  日喀则—珠峰大本营

去过珠峰大本营的人才会懂得,山路十八弯真得不算什么,我没认真数,但上山下山怎么也有上百个弯道,一个弯道接着另一个弯道。从盘山路上去,就到珠峰观景台,可以远远眺望珠峰。一路上大师兄总是会跟我们说,看那就是珠峰,然后全车人巴巴地朝着窗外看,我总是找不到哪个才是,只觉得每座山都很高,小妹妹给我指了几次,我还是不能确认。在观景台的时候,我才真真确认以及看到珠峰,隐于众山之间,藏于云朵之中。

其实珠峰跟我想的不一样,在我的想象中,它是一座高耸的山,一览众山小,然而并不是这样,首先这儿是青藏高原,整个地基就是高的,然后珠峰隶属喜马拉雅山脉,而喜马拉雅山脉有110多座山峰高达或超过海拔7350米。虽说众山之中,珠峰最高,但并不是特别突兀的高。

我们到达珠峰大本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虽然日照充足,但依旧抵挡不住凌厉的寒风。站在山顶上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飞起来了,所有没有等到日照金山,我们就灰溜溜地跑回帐篷了,实在是冷的要命。

这边的条件很艰苦,卫生间是一间用铁板搭起来的屋子,在狂风中摇摇晃晃,我总担心它会倒下,不过由于通风好,厕所里倒是没有异味。

这边取暖只能依靠燃烧的牛粪块,可依然冷得紧。我们帐篷的主人叫洛桑,跟王宝强长得像,一直忙着烧热水,可总还是不够用。师傅说,这边取水很困难,所以藏民用水很节省,不会像我们那样。入夜睡觉的时候,我的脚实在冷的不行,便舔着脸央求洛桑给我倒点热水,让我泡一下脚,洛桑顿了顿,给我倒了一点热水。或许洛桑也没有想到,我竟然随身带着洗脚盆吧,可最大的可能是他认为这样很浪费。

书中说,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要在路上。

走出去看看,你才能知道你认为正确的,有时候也会成为错误的,你认为肮脏的,在别人眼中却是无比珍贵的。所以,要明白,这世界没有绝对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