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在粤东,以文祭祖父

        忆那时年少无知,常惹祖父生气。至祖父突发脑溢血之日,仍在读其珍藏数十载《古文观止》。祖父一生心善待人,无论亲友四邻,皆与人方便。若遇琐事争吵斗嘴,众人面诉与他。然祖父不遵常理,从未各打三百大棒,孰是孰非,不枉断。众亲皆服,皆赞。

      祖母程陶氏于父年幼时病故,由姑母带大。祖父少时因家萌而不知农耕,又右眼失明,生活之艰不言而喻。庆幸吾父成年未失祖父之愿,独撑家门。后有门庭车水马龙之状,是为荣耀一方矣。

        时过境迁,已二十余载,其音容宛在。然每逢清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难以坟前拔草烧香叩拜。今又在粤东一镇,以文祭祖,呜呼哀哉!

                          —— 题记

假如我的面前只有这片海

远方的月亮将在今夜点亮

从清晨开始,我过早地

步向黄昏,带着丛林焰火

带着你平生的厌恶

我的热爱被你解读

善良被滥用

我的血液分流到每根血管

未知的前方是否与你

同样充满着死亡

在家乡,我该面向何方


今夜无月,风穿透我的脊梁

那隆起的云朵遮蔽了星月

只有泡沫般的海水响在耳际

就像你当初给自己留下空白

山丘之影重合那只七十三岁的病眼

天国的罪恶也变成天真


当我一人步向台阶

如母亲在旁,更像她温暖的手掌

为我打开这个叫作夜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