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厄喙人

文丨一醉猫

前传:《吃情人

-1-

我叫莫凉,很俗套的故事,因为我爸姓莫,我妈叫凉子。小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爸总喜欢没事找理由揍我,还会抢我零食。虽然他事后总会被我妈提着耳朵,但依旧屡教不改。

直到我15岁时,有一天他喝多了,我趁机问出我多年的疑问。他趟在沙发上打着嗝,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道。

“你小子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么!你霸占的可是我老婆!你害我老婆吃了那么多苦,我教训你一下怎么了?怎么了?”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正在帮他收拾的妈妈,她有些恼羞成怒地将爸爸踹下沙发。

“你个死鬼,喝多了就胡言乱语!”

15岁的我还不懂什么叫做爱情,只是觉得像他们两个人这样挺好。我在想有一天我是不是会遇到那么一个人,也可以跟她厮守到老,以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

-2-

16岁生日那天,我本来是想叫些同学到家里来一起庆生。爸爸和妈妈罕见地跟我提出建议,说我们三个人简单在家里办一下就行,而且有些事情要跟我说。

那天妈妈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老爸罕见地不顾妈妈的反对,拿出了他那瓶珍藏了许久的红酒。他说这是传统,他16岁那年我那未曾见面的爷爷也是这样做的,咱们家的法定喝酒年龄就是16岁。

妈妈无奈地摇摇头,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桌后也坐下。爸爸拿出三个杯子,分别往里面倒了三分之一红酒。将其中一杯拿给我之后,他拿了一杯给我妈,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又回头跟我碰了下杯子说道。

“臭小子,你可能不知道,我和你妈当初就是在酒吧里认识的,酒可是我们的媒人啊!你先喝完杯中酒,然后我跟你讲一下咱们的家族史。”

虽然我对什么家族史并不感兴趣,但是对于我向往已久的红酒倒是不介意品尝。入口竟然有些甜,我不由捧起杯壁,一口气喝完。喝完之后,我看着老爸打了个嗝。

“说吧说吧,我耳朵已经洗好了。”

老爸反常地没有揍我,只是眼神迷离地看着前方开始了述说。

我们祖上曾是九尾猫的一个分支,因其与玉帝第十一女相爱,最后却移情别恋,伤透了十一仙女的心。玉帝震怒之下,对我们这一分支下了一个诅咒:

但凡是这一分支血脉,必然伴生一只吃情兽。吃情兽以吃情人的感情为食,吃情人成年之后,必须不断喜欢上别人,以供吃情兽食用。如若不然,半年内将慢慢丧失生命力,直至死去。

这诅咒熔在血液里,烙印在灵魂上,每个吃情族人都无法摆脱。从16周岁开始,为了活命,每个吃情族人就得不停地喜欢一个人,然后向吃情兽献祭感情,再喜欢另一个人,再献祭另一段感情。感情会被吃掉,记忆却不会,以往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被遗忘。只是在我们看来,更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与我们无关。

-3-

我摆了摆手,笑嘻嘻地看着老爸表示不相信他。却看见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我扭头看向我妈,发现她也是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我这才明白老爸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我自己拿过红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大口大口地喝着。

老爸一脸心疼地看着我,“你能不能别糟蹋红酒了……”我强忍住将红酒喷到他脸上的冲动,一脸幽怨地看着他,该担心的难道不是我受到冲击的小心脏吗?老妈看不下去了,温柔地将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捏住其中一块肉向右旋转90°。无视老爸的龇牙咧嘴,老妈表情复杂地看着我。

“你爸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因为我也是吃情人!当时我们都愿意选择为对方付出生命,而不是将我们的感情献祭给吃情兽,所以我们就活了下来。这也是那个诅咒的唯一解决办法:女性吃情人能够一眼认出男性吃情人的身份,如果女性吃情人选择为男性吃情人去死而不是将感情献祭给吃情兽;而男性也同样如此的话,两个人就都能活下来。但是在此之前,是千万不能让男性吃情人知道女吃情人的身份的!”

“那就是说,其实两个人都是在赌,赌对方愿意为这段感情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是啊,都是在赌,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你愿意放弃一切的人……唔……”

老妈说到一半便被一旁的老爸拉到怀中深情地吻着,我一巴掌拍翻这碗狗粮,用力地咳了一声。

“我说……这里还有人在呢?咱们能继续说正事吗?”

老妈此时已经娇羞地把头埋在老爸怀里,老爸不悦地抬起头,一脸“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的嫌弃。

“今天你也16周岁了,应该能感觉到你体内的吃情兽了。怎么样?能感觉到吗?”

我看着老爸眨巴了两下眼睛,迷茫地看着他,“好像……并没有?”

老爸怀里的老妈闻言迅速坐直了身体,不解地看着我。

“怎么可能?我也是16周岁那年觉醒,感受到体内的吃情兽的!”

老爸和老妈对视了一眼,眼里露出恍然大悟又困惑不解的复杂眼神。

“难道因为你是两个吃情人所生,所以你就不是吃情人了?”

我摊了摊手,表示对这个事情我也不清楚。我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们问道。

“如果我不是吃情人的话,应该是件好事吧?”

他们俩神情复杂地看着我点了点头,老妈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道。

“傻孩子,当然是好事啊!我一直担心你跟我们一样要遭遇那种事情,如果到16周岁了还没有出现吃情兽,说不定是因为出现变异,所以你不是吃情人了?那样就真的是万幸了!”

老爸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当我转头看他时他却又是一脸嫌弃我的表情,刚才是我看错了?

当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是因为真正糟糕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4-

直到二十五岁,本应在我体内的吃情兽一直没有出现。父母们便认为大概是由于是两个吃情人的后代,产生了变异,我就不再是吃情人了。因为在这期间,我也喜欢过几个女孩子,虽然最终都没有在一起,但也没见有吃情兽出来捣乱。直到我遇到了七七,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二十五岁那年,我忽然喜欢上了写作,便在网上报了一个训练营,我和七七就是在里面认识的。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被她的声音所吸引。那时她在群里发了一段语音,当我点开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种被治愈的感觉。就像是原本走在雨中,忽然头顶上多了一把伞,让你将所有的不快和郁闷都排除在外。

我当天就加了她微信,在之后的一天天联系中,我们慢慢喜欢上了彼此。即便我们隔着一个省的距离,但是还是义无反顾地在一起了。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我一直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七七的运气开始变得很差:买早餐排队轮到她的时候早餐刚好卖完,钱也会莫名其妙不见,甚至好几次在路边差点被车撞到。因为我们是异地,我担心她便飞到她的城市,这却让事情更糟糕了----我们见面那天,如果不是因为有东西落在出租车上,我们进酒店之后就会被那场爆炸波及!而就在那场爆炸发生之时,我忽然感觉到了体内的异样----我的身体里面有个东西醒了!

我们惊魂未定地离开那家酒店,我急于想要搞明白体内的那东西,便让七七先回家,而我则是另外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一到酒店,我迫不及待地扒掉身上的衣物,这时我才发现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黑色的纹身,是一只类似鸭嘴兽的动物。正当我顶着它看的时候,那个纹身突然睁开了眼!

我跌坐在床上,用手使劲地搓着胸口,却一点用都没有。那个鸭嘴兽样的纹身露出一个嘲讽的眼神之后,我忽然觉得胸口一松,它竟然直接从我胸口飞了出来,越来越大!在差不多有一条成年阿拉斯加那么大的时候,它停止了变化,尾部连着我的胸口在空中轻蔑地看着我。我还没从这一系列发生的事情反应过来,空中的鸭嘴兽开口了。

“小子!竟然这么晚才唤醒我,看来你真的是笨的可以啊!”

我惊讶它明明是一张鸭子的脸,却做出人性化的表情,听到它的话让我心中一阵不舒服。我警惕地看着它,伸手将衣服从旁边拿过来,我在想如果我穿上衣服它会不会消失。鸭嘴兽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不屑地轻笑了一声。我想了想还是将衣服放下,盯着飘在半空中的它。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鸭嘴兽?”

空中的那只怪物气急败坏地在空中转了一圈,看着我恶狠狠地说道。

“臭小子,竟敢将我厄喙兽大人和那又丑又笨的鸭嘴兽相提并论!啊啊啊!气死我了!”

他在空中大肆发泄一通之后冷静了下来,又是挂着那副我讨厌的笑容看着我问道。

“你小子都25岁了,才找到一个女朋友,真是有 够失败的!”

“你!关你屁事!”

“当然有关我的事了!我可是在你体内沉睡了25年啊!你他妈要是早点恋爱,老子早就可以出来了!上次老子来到人间可是五百年前的事了!”

我看着在空中转来转去的厄喙兽有些无语,而我也大概猜到它的出现一定跟我父母都是吃情人有关系!在它一会抱怨,一会嘲讽断断续续的话中,我终于听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5-

说起来这世上原本是没有厄喙兽的,它的出来跟吃情人离不开关系。当年我们那位祖上是位风流种,在惹上玉帝的十一仙女之前就已经有众多子嗣了。而当初玉帝下了那个诅咒,所有他的子嗣都会受到波及。经过多年的繁衍,吃情人也遍布天下。这几千年来,总有那么几个重情的吃情人愿意为对方付出生命。虽然他们都活了下来,但是诅咒并没有停止!

他们的子女的体内不再有吃情兽,取而代之的就是厄喙兽!与吃情兽自吃情人16周岁起每半年就得向它献祭感情不一样,厄喙兽会一直潜伏在吃情人子女身上,直到他们谈了恋爱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才会从沉睡中苏醒。另一点不一样的是,吃情兽能伤害的是吃情人自己,而厄喙兽能伤害的是吃情人子女的恋爱对象!因为,厄喙兽会给他们带来灾祸!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什么这一个月来七七遭遇了那么多糟糕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厄喙兽的缘故!我恨恨地看向厄喙兽,它却摊了摊翅膀,表示这件事它也无能为力。

“现在我们就是共生的关系,这能力我也控制不了,要怪你就怪玉帝去吧!”

“那是不是只要我不跟人在一起,那你就不会出现?”

厄喙兽点了点头,忽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地望着我。

“喂!小子,你该不会是想?”

“哼!不就是注孤生吗?草他妈的玉帝!”

这时候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七七的信息,她问我怎么样了,对于发生这样的事表示十分抱歉。看到这里我鼻头一酸,这傻姑娘!明明就是我的错,却让她来道歉,我真他妈不是东西!

我拿着手机准备给她回信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打了又改。想到她看着我时那无暇的笑容,我终于还是狠下了心。

“七七,我们分手吧!很抱歉,都是我的错,忘了我吧!”

七七马上打电话过来,我把头埋在膝盖上,看着手机在床上不停震动着,却不敢去接。震动坚持了好久终于停下了,五分钟后我收到了她的短信----“我知道了。”

看到她短信的那一刻,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在房间里哭成了傻逼。我也有犹豫是不是要将我是吃情人,不,或者叫厄喙人更合适,的事情告诉她。不说她是否相信我,如果不相信以为我是个渣男随便找的借口还好;可是如果她要是相信我,岂不是要跟我承担一样的痛苦吗?甚至还要面临是否继续跟我在一起的选择!我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啊!可是我身上有厄喙兽啊!我怎么能给你带来灾厄呢?

刚才还一脸嘲讽的厄喙兽此时却没有再嘲讽我,它怜悯地看了我一眼,“嗖”地一下钻进了我的胸膛里。我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刚才还漆黑的纹身在胸口慢慢变淡,直至消失不见。通过刚才的交谈我已经明白,只要我不再跟人在一起,此生我估计是再也见不到厄喙兽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离开了这座城市。坐在飞机上,下方的建筑一点点变小,我与它们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就如同我和七七一般。这辈子,我还是不要喜欢上谁了吧。大概注孤生这个词,就是为我发明的。

-6-

我爸和我妈已经得知我回来的消息,当我到家门时,他们正坐在客厅等我。我爸原本一脸兴奋想要凑过来跟我说话,我妈在一旁拉了他一把,这时他才注意到我脸色不对劲。我妈结果我手上的行李,小心翼翼地看着我问道。

“儿子,发生什么事了?”

我平静地看着她,从她手中拿回行李,问她。

“如果让你提前了解了自己的人生,那你还会有勇气前来走这一遭么?”

我妈严肃地看着我,没有马上回答我的话。她抬起右手揽过我的后背,轻轻地抱着我,就像小时候那样,柔声问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静静地靠在她怀里五秒钟,深深地吸了口气,轻声说道,“我不会。”说完我便推开了她,拿着行李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没有去看留在原地的母亲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

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非得受这样的罪?这一切明明都是那个祖先的错,为什么他的错误要我们子嗣来承担?我的父母明知道吃情人的子嗣必是吃情人的事情,为什么他们要把我生下来?如果我没有生下来,是不是就不用遭受这样的罪?

一路上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回来的,到家之后我依然在痛恨:为什么我要来到这世上,我来到这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看到桌上我们三人的合照,一把将它扫进旁边的垃圾桶。

这时,一双手毫不忌讳地从垃圾桶拿出那个相框,拿起袖子轻轻擦了擦,把它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你怎么能那么跟你妈说话呢?发生了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你眼里还有我们这父母吗?”

我厌恶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正是造就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之一。我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他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拉着脸冲我低声吼道。

“快去跟你妈道歉!她现在正在沙发上哭呢!”

我的视线擦过他的身影,看到坐在客厅的母亲正抹着眼泪,一阵心软。忽然又想到体内的厄喙兽,咬了咬牙,毫不畏惧地盯着我爸问他。

“你们在知道自己是吃情人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生下我?你知道我是什么吗?我是厄喙人!比你们吃情人还牛逼的厄喙人!只要跟人在一起,就会给那个人带来灾厄,甚至丢掉性命!你们满意了吧?”

看着我爸目瞪口呆的样子,我的嘴角不由挂着嘲讽。我决定不再搭理他,我转身准备收拾自己的行李,然后搬离这个家。在我转身之际,他拉住我的胳膊,用我从未见过的认真语气跟我说。

“你能不能将这个事情详细地告诉我?你可以把这当做是我的请求。”

-7-

我本想一把甩开他的手,但看着他脸上那恳求之色,我还是忍住了。我让他将手放下,平静地将厄喙兽的事情告诉了他。他的右手抬起,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深深吸了口气。

“关于你出生的事情,有件事其实你一直不知道。其实当年我和你妈在一起之后,我们也讨论过要不要生孩子。但是我的意见是不要孩子,就如你所说的我们知道彼此都是吃情人,我们的后代肯定是吃情人,只不过我们没想到是更糟糕的情况。”

说到这里,他不禁自嘲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但是你妈还是想要一个孩子,并不是出于生物的繁衍本能,而是因为我们互相爱着彼此,她希望能有一个爱的结晶,也就是你。她常常出生这件事是你唯一无法选择的事情,所以今后你的人生的事都会让你自己选择,她不会对你做什么干涉。这也为什么她对你这么放任的原因。”

听到我爸的话,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他看了我一眼,见我不说话,又自顾自地说道。

“未经同意便让你出生这件事,我们很抱歉。但是我们是怀着爱你,爱彼此的念头让你出生的,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你要因此而恨我们的话,你恨我一个人就好。当年你妈为了生你,差点难产而死。这也是我一直不怎么待见你的原因,因为你差点就将我的老婆害死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去跟你妈道个歉,刚才你的话真的是太伤她的心了!”

听了爸爸的话,我回想起以前的日子的确如他所说,在这个家里从来没人逼迫我做什么。每件事都是我自己的选择,除了出生这件事。小时候别的同学每个周末都得去上什么兴趣班,而我不想去也不会逼我;当初大学报志愿的时候爸爸本来是想要我报金融的,但是我还是根据我的兴趣去报了历史专业……

我忽然感到羞愧,为什么我要将这一切怪罪到我父母头上。变成厄喙人这件事他们也是始料未及的,我是带着他们的爱出生的,他们也做到了他们当初的承诺“除了出生这件事他无法选择,剩下的所有事都交给他自己做决定”。

我有些难堪地看着爸爸,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垂泪的妈妈,脸上挂满了懊恼。爸爸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对我说道。“走吧,去跟你妈好好说说。”

听完我说完原委,妈妈心疼地看着我,全然不提刚才我伤她心的事,这让我更加愧疚。她担忧地看着我说,“那你以后……”

“我已经想开了,反正我是不可能给别人带来灾厄的。所以啊,这辈子的话,就这么单着吧。如果遇到心上人,我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着她就好了,做一个暗中的护花使者好像也不错啊!”

妈妈听完我言不由衷的话,叹了口气不再说些什么。

-8-

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当初言不由衷的话到现在竟然变成了真心的话。我啊,遇到了那个我想用一生去默默守护的人。

“我叫莫凉,是一个厄喙人。王小花姑娘,余生请多指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5,216评论 69 221
  • 她走后,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好久。直到太阳落下,月亮升起,黑暗布满了房间。 我坐在黑暗中,心似乎也没有了光明。 我...
    悦心ing阅读 5,114评论 37 71
  • 杨佳琳新换的同桌是个很帅气的少年,名字叫宁驰,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说话也温柔,人缘也好,却喜欢独来独往,让杨佳琳...
    周花写故事阅读 1,267评论 6 125
  • 一个男人迷恋小女人,回家找已结婚的儿子商量:“我和你妈没感情,准备离婚。”结果被儿子狠揍,而且儿子边打边问:“你和...
    风之色彩2019阅读 1,518评论 20 46
  • 今天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小姑娘对她男朋友说:如果有一天你要是不喜欢我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闹的,我...
    落叶知秋_a3c0阅读 1,652评论 28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