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短篇小说播客:疏影横斜水清浅(第63期)

点击收听:

鱼时七播讲的《疏影横斜水清浅》

查看原文请点击:《疏影横斜水清浅》


【一】

前庭一片热闹喜庆。

新娘子赵疏影刚刚和着端庄的礼乐声完成了繁复冗长的礼仪,这一整天已是累得腰酸背痛。此刻她正在鸳鸯帐旖旎的洞房内,安静地端坐在床前。喜服的裙摆流泻于地,她身量纤纤,却通身皆是雍容的气韵。

红玛瑙钗子垂下细细长长的璎珞,颤巍巍地触及双肩,发髻上满是珠翠簪钿,轻柔的红纱覆在上面。

红纱底下是一张精心描画的脸,唇朱齿白,明艳照人。

赵疏影坐着等新郎来揭喜帕,纤纤素手有些紧张地绞着喜服,将裙摆弄出浅浅的印痕。她想到即将成为宋绍珂的妻子,不由得心中既兴奋又忐忑,手心也难免被汗濡湿了。

半个时辰之后,丫鬟小厮替新郎打开了新房的门。长身玉立的宋绍珂缓缓走了进来,尽管穿着大红的喜服,却依旧透着清冷澈然的气质,与如水夜色浑然一体。

看着地上颀长的影子渐渐逼近,赵疏影听到了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就要蹦了出来,自己也全然不是自己了。谁料那影子就在即将来到她的面前时突然停了下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随着地面上的长影般,骤然停止。

“请新郎用喜称挑起喜帕。”身边的丫鬟柔声提醒道,宋绍珂却依旧直直地立在那里,不为所动,只是摆摆手屏退了左右。

待到丫鬟小厮们皆退下,雕花朱门又被缓缓合上,宋绍珂才终于开口:“如今你我已成亲,终是遂了你们的愿了。只是从今日起,休想我再受你摆布。”声音一如其人般冷清,说罢亦没有给疏影任何争辩叫屈的机会,便自顾自地转身出门离开,只留下没被关严实的雕花朱门轻轻晃动着,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

这初春本就是乍暖还寒之际,月色自半掩着的门蜿蜿蜒蜒地流泻进房中的地面上,将砖石亦照得通透。窗柩上的喜字在夜风中轻轻飘摇着,显得孤单而落寞。赵疏影将宋绍珂的这番话听在耳中,寒风一刮,她的身子凛然一颤,心底已然满是沁骨的冰冷。

喜帕必须由新郎来揭,如果自己擅自揭下,便是不合规矩。因此数个时辰过去了,赵疏影一直笔直地端坐着,原以为宋绍珂只是心闷,出去散散心消消气了自然会回来,毕竟这场婚事还不算完成,只是赵疏影亦不知道他究竟为何如此生气。

然而红烛蜡尽,余烟袅袅。宋绍珂也依旧没有回来。

夜已深了,她只好自己掀起垂在眼前的红纱,去寻自己刚刚成婚的夫君。

出了门,便远远见身形挺拔的宋绍珂在长廊尽头雕栏白玉的小桥上,正举樽独酌,月华如水,他如墨般的身影融合在夜色中,气韵卓绝。

赵疏影看了,却只觉得伤心。

回到房中坐在梳妆台前,她亦猛灌了几杯酒。清酒入口甘醇,香气浓烈,久久地萦绕在口中,明明是凉的,一口吞下去却浑身上下发烧一般地烫。 桌上棱花铜镜里映出一张倾城绝色的脸,明明娇艳无双,却仍能依稀察觉到厚厚胭脂底下肌骨散发出的苍白。

大红纱帐被风吹得左右晃动,赵疏影吸了吸酸酸的鼻子,借着微醺的酒意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自眼眶中溢出,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方才自饮自酌之时,宋绍珂已然察觉到她来到了自己身后,想到毕竟是新婚之夜,自己此举似乎有些过分,不免于心不忍起来,故而也跟随着她回来了。刚要进屋,便看到了疏影黯然神伤的楚楚之态,心下不由地微微一动,更是自责。

他的心里早已有人,因此当初同疏影的这门婚事,他本是极不愿意的。只是无奈皇上指婚,若敢违抗,便是抗旨不尊,以下犯上。而赵家的权势煊赫,连皇家都敬他三分,亦是不好得罪。

这样的情形另一向不愿谄媚于人的宋绍珂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力之感,自然对亲事更加反感厌恶了,因此方才才会一直对疏影那般冷淡。

思及此,宋绍珂终究没有踏进房门,转身去了书房休息。

【二】

春意正浓,院子里正开得花团锦簇,蜂舞蝶飞。疏影斜倚在院中的秋千架上,眯着眼看面前粉白的桃花簌簌地飞。

这景致纷繁热闹,加之春日午后的暖阳铺天盖地,照得人心都懒散了起来,疏影方得到了片刻轻松从容。

嫁进相府已然一月有余,但每日宋绍珂下了朝之后却终日在书房中待着,晚上亦以政务繁忙,太晚了会打扰到疏影休息为由歇在书房内,因此除却洞房那天,从未踏进她房中半步,更别提和衾之礼了。

这些日子,怕宋绍珂案牍劳形太过辛苦,赵疏影每日亲手煮好一盏羹汤为他送过去,今日是桂圆莲子,明天就是枸杞乌鸡,变着花样来,生怕他吃腻了不合口味。却毫无例外的,每回都被书童拦在了门外,说是相爷吩咐了,这阵子忙的紧呢,谁也不见,让夫人只管把东西放下便好,由人们代为端至他的案前。

日子久了,这府里上下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小厮丫鬟们茶余饭后也开始嚼舌根,说咱们家夫人生的真是美若天仙,却不知为何相爷却一直避着,好像有什么仇似的。

要是旁的性子不好的,遭到这般对待,怕是早已下堂求去了。

但尽管如此,每日里那一盏细心熬的羹汤,赵疏影仍旧是没断过。她识大体,道理是懂的,夫君每日这么辛苦,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是她身为妻子的本分。

但疏影脑海中还是会经常浮现起初次见到宋绍珂时的光景。

那是三年前了,彼时的她还是当朝将军赵洪的千金,赵将军没有儿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万般宠爱集于一身。只是她虽自幼养在深闺之中,却总是爬高跌低的,像个男孩子般调皮。

那日庙会她换了小厮的衣服偷溜出府,一身藏青色的粗布皮,在集市上买了美猴王的面具戴上,本是欢天喜地的,不想却冲撞了圣上新拜的宰相宋绍珂的马车,自己亦是摔得人仰马翻。

宋绍珂自马车的轿辇中下来,亲手将她扶起,问她摔疼了没有。

赵疏影只记得他气质卓尔,容神凝合,俊朗的眉目间不是刚刚及第的志得意满,反倒清逸出尘。声音亦是极温柔的,全然不似现如今这冰块般的样子。

女大当嫁,半年之前赵将军开始考虑女儿的终身大事之时,面对踏破门槛来求亲的青年才俊,赵疏影顾不得女儿家的羞赧,央求父亲允了这门亲事。

赵宏本就是习武之人,马背上数十年的生活养,甚少在意凡俗礼节。加上又是一直把这个唯一的女儿当成儿子来养的,因此当疏影跪在他的面前时央求自己允了这门亲事时,他倒不觉得过于逾矩。加之宋绍珂年纪尚亲便已官至宰相,前途不可限量,人亦是风流潇洒一表人才,对于这样的乘龙快婿,赵将军自然是极满意的,便一口允了,回头求了皇上赐婚去,这事便算是定了下来。

如今想来,这一切也确是自己自找的。

赵疏影思及她这一个多月受到的委屈,又想起家中父亲已年迈,自己不能侍奉左右,不知道他的膝盖现在落雨天还会不会疼。不禁鼻子一酸,心下里难受的紧,便命丫鬟将筝搬至庭院中。

赵疏影自秋千架上起身,又轻移莲步,慢慢踱至筝前,施施然坐下,抬手轻抚起了琴弦。

细长的手指羊脂白玉般,蔻丹自琴弦上划过,高山流水之音便缓缓流泻,弹的是一曲《广陵散》。

......

......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疏影横斜水清浅》

作者:牧笛

播客:鱼时七

短篇小说播客】每周二、五更新,了解更多有声小说,欢迎关注《短篇小说播客》,阅读更多精彩的文本小说,请关注《短篇小说》专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