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记忆》| 第二章 好好生活,慢慢相遇

那早已是七年前的事情,独自一人在外地闯荡,是一个人,刘泽明是一个不善于交际的人,可能是喜欢安静吧。喜欢独处,但是也不会排挤任何人,刘泽明干的会计,在一家私企公司做会计,对于每天看着都头疼的数字,对数字不敏感吧,或者不冒泡吧,谁叫我大学学的事这个专业呢,慢慢适应了。

夜幕慢慢的降临,坐在办公室的她,看着窗外即将落下的夕阳,看着时钟快要下班了,没有什么工作了,静静的坐在那里,目光呆滞,他深邃的眼光开始变的迷茫,麻木,心里无半点光芒,除了拼命的工作,去忘记失恋的痛苦。听外人说时间和新欢可以让你忘记过去的事情,但是真正相爱的人,失去之后心里总是空荡荡,眼睛里那丝丝的光芒,也消逝了。

下班坐着再熟悉不过的公交车,一般他总会在公交车站抽根烟,跟同事唠会嗑,总是笑嘻嘻的,但是那海平面下的波澜,总是不让别人看见。看着同事一个个坐车走了,静静的等班车,掏手机刷微博的时候,把领结脱下来,放进后袋,钥匙怎么没有摸到,应该是钥匙忘到办工桌上了,急切的回到办公室,找到钥匙了,回头看着夕阳,正在消逝,心里冷极了。垂头丧气的走到公交站,他坐地铁也可以到家,只不过更喜欢坐车上看窗外的风景罢了。等公交车,公交很快的驶来,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戴上耳机从不播放音乐,只是想让噪音小一点,打开手机,翻着前任的照片,和那些数都数不过来的聊天记录,一时间想哭,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转头看向窗外夜色,但是那眼泪还是流了出来,轻轻擦拭,车窗外的风吹拂着他的脸颊,为他擦去那泪痕。

天正在不断的变化着,没有出现月亮,和那星辰,微风不断的从他身边刮过,一场即将到来的雷阵雨正在天空中酝酿着,准备在夜晚叫醒这城市的人。

他下车走在回去的路上,还是那熟悉的道路,那路灯照射下来的光芒,显得22岁少年的背景是那么的沧桑。

林紫馨看着他走进那条他们经常走的道路,他们再次相遇在同一时间,再次出现在她的人海里,她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他却没注意到这位姑娘的出现,每天的工作,哪有什么闲心在意这个小细节呢。泽明走到楼下的饭店,里面的人很多,他无精打采的说

“来一份鸭腿饭,打包,带走,加一个卤干”

“好的,稍等一下,人有点多”老板扯着那大嗓门说道。

人很多他站在门口外面等待着老板叫他。

林紫馨这时也走到这家饭店,这家的粥特别的养胃,还有包子都挺可口的。

“老板我还要老样子打包,带走。”走到老板面前轻声说道。

“好的,人多,要等一会”老板说着继续吆喝着后台准备

她也走出来等老板叫她,因为人多出来的时候撞到了我,

“对不起,对不起”焦急的说着。

“没关系了。”泽明轻描淡写的说着。

泽明抬头看了看这位姑娘的,他和她四目相对,姑娘羞涩的下头玩着手机,心中小鹿在猛烈的撞击着,她只是似有似无的玩着手机,看着短视频,想让她心情恢复平静。泽明则继续刷着微博,看着今天的新闻,想着那早已离自己而去的姑娘,始终扎根在心底根本。没有在意他和她的故事正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开展来。

饭店人很多,泽明终于拿到他的鸭腿饭离开了,走进巷子里。林紫馨看着他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巷子里,心里终于恢复到了平静。

“你的粥和包子好了”老板大声的吆喝着生怕那姑娘听不见。

穿过人群,走到老板面前拿着打包好的食物说“谢谢”。

也急切的走进巷子里,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后面的情况,终于走到自己的房间,上到四楼,用一把锁把房间从里面锁起来。脱下今天的衣服,穿着睡衣,扭了扭脖子很是酸疼,坐在桌子面前,打开电脑,看着喜剧,吃着晚饭。吃完收拾干净,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去洗澡,脱完衣服,看着自己的胸好小,对着镜子笑嘻嘻的去洗澡了,洗澡水浸湿了身体,感觉舒服多了,天气还是有点热,南方吧,很潮,晚上洗洗澡还是挺舒服的,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是哪个男孩的身影,个子跟我一样高,戴着眼镜浓眉大眼的,鼻子也挺笔挺的,五官端正的,身材嘛还可以了,跟我还是挺般配的。

“啊....我在瞎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呢?”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

“不过洗澡就可以站着上厕所了哈哈哈”笑出了猪叫。

洗完澡早早的躺在床上,玩着手机,脑子里一直出现泽明的画面,

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窗外的风,也不知不觉悄悄的走进她的房间。

泽明回到房间,就打开笔记本电脑,翻着有没有还看的电影,坐在床边就开始吃饭,那鸭腿上面的肉吃的很干净。吃完饭也没有收拾,倒是给窗户外面的绿萝洒洒水,继续躺在床上刷抖音,玩着手机,听着音乐,时间点差不多就洗漱完就上床玩手机,在入睡的时候看看书籍。但是脑子里总是像放电影一般回忆起他们的故事。在床上辗转反则他始终睡不着,今晚又要失眠了,看了时间已经12点了,窗户的风再次吹进房间,他起身走到窗户面前,点起香烟,窗外的人家都已经睡去,风不断的刮着,他绑在窗户外的风铃窸窸窣窣的在风中响着,那声音回荡在这夜空中。香烟很快燃灭了,泽明闭上眼睛,感受那爱人的呼吸,他伸出手想去抓住,只是在手里很快的刮过,什么都没有抓到。紧紧地靠着冰冷的墙,看着窗外的夜色。

一刹那间窗外的天色亮了起来,雷那只凶猛的猛兽在天空上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雨水顺着口子不停的下着,泽明楞来一下,看着雨,在不停的击打着大地。

被惊醒的林紫馨,身体一啰嗦,抬头看着窗外,那雨声震耳欲聋的,她起身将窗户关了起来,躲进被窝里,外面的雷声很大,时不时的撕扯着天空,蜷缩在那里,心里害怕极了,打开手机看着时间已经12点半了,再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了梦乡。

过云雨,很快的过去了,只听见那只猛兽在不断的远去,雨声滴答滴答....心里一是舒服极了,伸手摸了摸风铃,那回荡的声音再次充斥在房间里,他走到床前,风安抚着它的身体,逐渐进入到梦乡。

清晨的阳光照射到房间,起床,收拾,拿着钥匙出门,坐着车,重复着昨天的事情,同事总泽明脾气很好,是个老实人,现在这个社会这个老实人尽然变成了一个贬义词,懂吗?只是同事不了解吧泽明吧。她也刚来快来了半年吧,跟大家相处的还可以,但是从不让他们进入我真正的内心。上班的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夜晚却异常的漫长。又到了下班的时间,和昨日一样上演,坐车,走在那个巷子里,碰到那个女孩,慢慢的已经习以为常了,好像感觉不到别人的存在,他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一样。只是夜晚真正安静下来的时候,才可以自己的心静下来,总会忍不住想起那些过往,日复一日的想起。

今天也是正常的下班,走巷子里的我,再次走到那个饭店,泽明在外面后者,却迟迟不见那个女孩,心里开始胡思乱想,搬家了?还是回故乡了呢?还是早就回家了呢?泽明也不知道此时为何在想一个女孩子的为啥没有出现,拿着饭就回房间了。

林紫馨今天加班了,她是一个电商的客服部,今天比较忙,8点多才下班,坐着地铁就到了离住所不远的站,下车,又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她看见几个醉汉正在那小道上走,她急匆匆的从醉汉身边经过,那酒味特别大,问的她很恶心,正在这时。

“小姑娘走慢点,等等我们”醉汉们笑嘻嘻的说着“就是呀,等等我们”

心里害怕极了,感觉心里已经炸了,焦躁极了,快速的跑起来,那长发在风里飘荡着,长裙也在风中随风飘舞,脸上惊恐着,时不时看着后面,看着已经远处,心里还是扑通,扑通的,终于人多了,还是去那家,叫的老样子的食物,下班晚了,饭店人少,很快的做好,她想那个男孩已经回房间了吧,又在瞎想了,拿着饭急匆匆的回到房间,拿起锁,锁起房门,终于可以安心下来。

“今天遇见都是什么人啊,神经病”林紫馨边吃饭边说着。

早早收拾完,躺在被窝里,还在跟客户聊着生意,月光偷偷地跑了进来,小姑娘还没有意识到,只是尽心的在跟客户谈生意,嘴巴里还嘟囔着,遇到不好应对的客户了吧,聊了很长时间,终于完成了。转身看着月光,已经占据了房屋的一半。她擦擦眼睛看看月光,静静的刷着手机,脑海里想着明天下班又可以和那额男生见面了,嘴角上扬,手机一下掉落下来,砸到胳膊上了,时间太晚了,关起手机睡觉了。月光洒在床上,为它盖上月被。

阳光撒进房间,刘泽明早已起床,洗漱完,在楼下点了一份炒米粉,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刷的无聊了,看着巷子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林紫馨从巷子里出来,她看见米粉店的他,男孩子也在看她,她低下头很快的走出了视线,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小步伐很快的走开。“原来她没有离开啊,应该是加班了吧”刘泽明塞满的米粉的嘴说着。

坐车去公司上班,下班,又坐着熟悉的公交,车上那熟悉的味道,到下车站,继续走着那熟悉的小道,林紫馨早已等了他一会,看着他出现,立马在后面很远的地方走着,去同样的饭馆打包饭回房间,就这样日复一日的。

这一天的下班,走在回去街道的他,街上有水迹,一辆很快的摩托车,飞驰过去,水溅到身上,回头看了一眼驶过的摩托车,看着不远处林紫馨拿着好多的东西,一扭一拐的走着。他的脚转向她走去,眼看快要走到紫馨面前的时候,她的脸蛋立马红润了起来,可爱极了,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帮你拿一下吧,这么多东西”林泽明微笑的说着。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拿的,不用了 谢谢,真不用了,谢谢”急切的说着,带了一丝丝恐慌。

“没事的了。我又不是坏人,我们还天天晚上一起去同一家饭店叫饭呢。”

林紫馨说着“我今天不吃饭了,不去那里。”

“那我给你送到巷子口,你自己回去了,好吧。”泽明微笑的说着。

“那...好吧,谢谢。”她微微一笑。

他看着有一个快递上面印着她的名字林紫馨。

走在回去的路上泽明说“你叫林紫馨对吧”

她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啊?”

“你快递上面写着呢。你的名字真好听啊,我的名字叫刘泽明,很高兴认识你啊”泽明回头微微一笑看着她。

她的脸蛋很红说“你的名字也挺好听它”

不知不觉走到巷子口,他把东西都给她,

林紫馨说“谢谢你啊。”

他回头对她微微一笑,她拿着东西慢慢的消失在巷子里。泽明继续买它的鸭腿饭,心里想着,那个女孩子还挺漂亮的。此时此刻的林紫馨已经到房间了,但是心里的小鹿又开始乱撞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蛋红红的,很烫,想着刚刚好丢人啊,坐在那里久久不能平息下来,想着他适不适合喜欢自己了,我们见面那么多次,她会跟我表白,万一表白了我们合不来怎么办?万一不喜欢我怎么办?万一他有对象怎么办?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着头脑,但是还有一年她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回到自己的故乡找个工作,结婚生子了。“好啦,好啦紫馨你可别瞎想了,你们可不能的哦”

泽明也拿着饭,回到房间里,吃着饭看着那熟悉的手机号,想拨打过去,但是每次按完,又再次删除,他知道已经没有可能,但是心里总是忘记不了。收拾完房间,终于可以躺倒床了,看着厨房洒过来的余光,照射到房间的一角,抬起头看着月亮,月光早已照射到房间,照射到我的身上,就这样静静的入睡。

听,风铃在窗外窸窸窣窣的响着,起风了,微风吹着大地,吹进他和她的房间,女孩嘴里带着丝丝的甜意入睡,男孩子早已入睡,风吹进她们的房间,夹杂着爱的味道,在房间里飘荡。

清晨她们又再次相会,刘泽明继续吃着炒米饭,看着她从巷子里走了出来,面带微笑的示意着,心想这大太阳的带什么伞,遮阳伞呢。她也微微一笑就羞涩的走开了,林紫馨心里了开了花,但是把那份喜悦压在了心底,就去上班了。刘泽明刷着短视频。看得入迷,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再不走就迟到了,付完钱小跑到或公交车站,车很快得到了。坐着车摇摇晃晃的到了上班的地方,下车看下手表还有十几分钟,抽着香烟,慢慢的走着,走到写字楼底下掐灭香烟,走进入打卡,时间刚刚好,他总喜欢掐点,还很准,习惯了吧。

刚好遇见送资料的邓毅奸笑的说着“你差点迟到啊,如果你再抽一根烟,就迟到了我给你说”

假笑的说着“我这人掐点很准的,除非表坏了,哈哈哈”

邓毅扭着头说“我去送资料啊,赶紧上班吧”

坐到岗位上,带我的师傅拿给我好多资料要处理,又要记账了,看的我头都有点疼了,跟数字打交道还真不合适我啊,心里想着,早点大学学别的专业了。大家都忙碌了起来,很少有人交头接耳的说话,除非是工作的事情,老板还时不时的出来看看,有种上学班主任在后门透过窗户看学生的既视感。最近因为心情不怎么好,做的账老出问题,刘泽明的师傅再核查一下问题就出来,

拿着资料走到我的面前弯下腰“你的这个地方,好像有点问题,你再更正下。”

刘泽明低着头说“好的,我再认真看一遍了”

师傅微笑的走开了,她真的好温柔,比我大三岁她25岁吧,工作三年了,属于老员工了,懂得很多,我记得上次有一个工作上的难题,我不会,她看到了,走到面前给我详细解读,当时是记住了。等后来又给忘了,她又来了,我就拿起本子很认真的记下来。总是很耐心,就是有点小洁癖,不喜欢别人做她的椅子,总体还可以了,泽明和师傅相处的还是很好的。

到中午了,我和师傅一起去食堂吃饭,师傅总喜欢吃些清淡的东西,怪不得身材保持的那么好呢,我呢荤素搭配,重要是一定要有土豆丝。

坐在座子上师傅问道“上午那个问题好简单你都搞错了,你最近时不时遇到什么事情啦?”

刘泽明抬头看着师傅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可能最近工作比较忙,脑子容易短路吧,嘻嘻”

师傅诧异的说着“真的吗?有心事,说出来可能会更舒服的。”

“真的没有了,赶紧吃饭吧,吃完上去还能睡一会呢,”笑嘻嘻的说着。

“就你中午睡觉睡的香,我有好几次看你那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她说。

刘泽明说“一定很丑吧,哈哈”

她微微一笑“还好了,能看的过去了。”

吃完饭一起走进办公区,泽明就趴在自己的位置上午休了,睡了一会电话铃声响起了,是快递,刘泽明叫快递小哥放到巷子那家超市那里。看了下时间,差不多2点了,就开始工作了。与此同时林紫馨正在那工作客服部跟客户商谈,中午饭都还没有吃呢,这个客户需求量比较大,必须拿下,在认真的和客户商谈。

下午工作繁忙,不过时间过的还是挺快的,师傅今天要加班,我可以先走了。

“我先走了是师傅,你慢慢加班了哈”他贼笑的说着。

师傅扭着头说“好的,你先走吧。”

走到门口的时候碰到了邓毅,他撞了一下刘泽明。

贼兮兮的说着“兄弟抽根我的芙蓉王不”

林泽明说“抽抽大哥你的芙蓉王了,哈哈哈”

接过他给的芙蓉王是“你看你最近跟你师父每次吃饭有说有笑的,你想泡她啊,小伙子”

泽明诧异的说着“怎么可能啊,难道我还耷拉着脸不行啊,人家那么温柔,人那么好,我可高攀不起啊”

邓毅笑嘻嘻的说“哟。哟。心里还是挺想的吧”

泽明一本正经的说:“说了你又不信,赶紧抽完烟,回家去。”

邓毅叫了辆出租车说“我今晚找我女朋友出去溜达啊,我先走了单身狗”

刘泽明点头示意,招招手,把领带顺手揭开,一下舒服多了。邓毅今年23岁,工作一年多了,是做编辑的也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为人很好的,就是有点小猥琐,不过他尽然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刘泽明刚来的时候都没有想到他有女朋友。

下车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小雨,很小,也不会淋湿衣服,此时的林紫馨也在他的后面走着,泽明回头看了一眼,等了她一会。林紫馨因为看了天气预报今天带着伞,她将伞稍微的向前倾斜,挡住了站在那里的刘泽明。

看她快走到跟前的时候他说,“你也刚下班啊,一起走吧。”

林紫馨结巴的说着“我也刚刚到,你怎么没带伞啊?要不一起打吧?”

“好的,谁叫我刚好遇见你了呢。”他说“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她语气沉稳的说“我是电商客服部的,处理一些业务方面的,你呢?”

“我是一个会计”他说。

她好奇的说“挺好的工作啊,那你们工资一定高咯”心想他是一个白领吧。

“还可以啊,反正我对数字不感兴趣,可能是大学选错了专业吧。你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嘛?”

她看着远方的道路“之前有个亲戚在这里,他们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刘泽明诧异的看着她“你不害怕啊,你一个人,这还是城中村啊”心里想着我怎么呢说着这话了呢。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还好了,习惯就好”但是紫馨好像真的有点不习惯,心中的小鹿一直在撞击着,希望走快点。

他说“注意安全了。我来自河南,来自哪里呢?”

“我来自福建,来广州这边工作呢。”紫馨轻声细语的说着。

她感觉这10分钟的路程好像走了好几个小时一样,在巷子的时候他们分开了。

刘泽明扭头对他说“你去的那家帮我带一份鸭腿饭,再加一个卤干,谢谢啦”

“好....的”紫馨诧异的看着他走去哪家饭店。

刘泽明走到那家超市找自己的快递,找了好长时间,发现快递不见了,急切的让店家看监控,是中午1点半的时候放在这里的,给快递打电话,但是找最后还事没有找到,泽明气坏了,真想骂人,但是也解决不了问题,是哪个小人拿走了,当时心想,我也拿走你们的一个快递,最终放弃那邪恶的念头,温柔一点吧,他打开手机在网上又重新买了那200元的耳机。

紫鑫拿着打包好的饭走到超市门口“怎么了啊?”

他无奈的说“我的耳机不知道被那个小人拿走了.”

紫鑫惊讶的说着“不可能吧,那怎么办啊?”

他说“再买一个新的,能有什么办法啊?”

“那你那钱就打水漂了啊”她说。

“这种事情,再买一个新的,达成一种心理平衡了。”他说。

“好吧”她轻声细语的说着。

只是一种心里的不平衡造成的,跟失去爱人,需要另外一个新的人补充那种平衡一样。

他们一起走进巷子深处

“你住在巷子那里啊?”他说。

“我在最里面啊”她看着路说。

刘泽明走到门口了,我在16号呢,把钱给她了,她们分开了,但是紫馨的心里甜蜜极了。刘泽明走在楼梯道的时候发现刚在一起的味道消失了,也没在意是不是她的,就走向自己的房间了。

日日夜夜的思念旧人,他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刚好出现的这位姑娘,他想去试试,可能是出于寂寞吧。第二天的傍晚,刘泽明看着她缓缓的走来,跟她走在一起唠嗑。

刘泽明看着她的眼睛说“要不我们相处吧,那种男女朋友的关系吧。”

她呆在原地的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不过脸上的红晕全部浮现出来。

刘泽明一本正经的说“我们相处吧,可以吗?要不你把你联系方式先给我可以吧”

刘泽明拿出手机加她的手机号,顺便加了微信。

“这网名小鹿的微信是你吧”他说。

“是的”紫鑫轻声的说着。

就这样走了好久,这一刻的时间过的好慢慢,一起买完饭各回各的房间。

月亮时不时的在云朵里躲来躲去,微风不断的吹着天空的云,和大地,今晚的月色异常的美好,风中夹杂着爱的味道,在他们的房间流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3年10月20日 少儿歌手大赛海选 王老师让馨扬参加了顺德区第一届少儿歌手大赛,今天是第二场海选,地点在顺峰...
    羊羊羊羊汪阅读 2,689评论 0 10
  • |亚特兰蒂斯阳面——洛夫集团| 叶殊按照与悬赏人约好的地方,来到洛夫集团。 当洛夫刚刚从自己的飞行车中走出来之后。...
    LeslieChen_cfa4阅读 8评论 0 0
  • 第一次听到《高效能人士七个的习惯》这本事一直觉得该书讲的应该是成功学一类,基本是不屑,但随着时间在各大平台都发现好...
    小楼_博阅读 69评论 0 2
  • 一天真的是一眨眼就过去了,我的实习手册呀,还是空的。 本来以为这个月会累成狗,结果,今天老师又来了两个师姐,啊哈哈...
    碌十二阅读 8评论 0 1
  • 在外地呆了很久没有回家了。没回去的时候也不会想家 今天刚刚回来 原本没有打算回家的 已经计划好 晚上在苏凤家一起吃...
    小是非阅读 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