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语习得初探

最近在读《找对外语学习方法的第一本书》,才知道有一种最新的外语学习理论叫“二语习得(Second-language acquisition)”。当今最具影响力的二语习得理论框架是南加州大学荣誉教授史蒂芬·克拉申提出的 SLA 理论。

他认为:

语言的掌握,无论是第一语言还是第二语言,都是在“可理解的”真实语境下自然习得的;是在心理放松和不反感的条件下接受的;它不需要“有意识”的学习、训练和使用语法知识;它不能一夜速成,但绝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慢;入门时会显得比较慢;说的能力比听的能力实现得晚,所以最好的学习方法就是针对以上语言能力实现的特点来设计的。

这个理论和我们学校的学习正好相反——我们是在非真实语境学习,在心理压力甚至厌恶的条件下学习,是”有意识“的学习、练习语法知识,它学得非常慢,很多人学了十年还不能和外国人交流。

二语“习得”也可以翻译成“获得”,克拉申认为成人逐步掌握第二语言能力有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第一条路是语言习得或获得,类似儿童学习母语的过程,是无意识的、自然而然的学习。第二条路是语言学习,就是我们学校的学习方式,即通过听老师讲解语言现象和语法规则,有意识的反复练习、记忆。克拉申认为儿童和成人同样具有习得的能力,只有习得才是学习的正道。

的确,我们从来没有给孩子上课,他们就自然学会了说话,我们更没有教他语法,但他们自己习得了语法。有时候父母都惊讶,孩子什么时候学会造句的?甚至可以使用成语。

如果进入我们的大脑,就能找到这种现象的解释。我们大脑是由神经元以突触的形式互联,形成神经元网络。加拿大心理学家,被称为神经心理学与神经网络之父的唐纳德·赫布提出了赫布理论,就解释了学习过程中神经元发生的变化,他发现突触前神经元向突触后神经元的持续重复的刺激,可以导致传递效能的增加。这里的突触指神经细胞间的连接,它连接的强度是可调节的。所以当你发现有些人反应快、举一反三,可能就是因为他这部分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强度很高,所以传递效率很高。

比如一个单词“桌子”,它的声音、形状、触感位于不同的脑区,和不同的神经元相关,当儿童看到爸妈指着桌子说“桌子”,他们的神经元就被激活,然后通过突触连接在一起,再通过不断刺激逐步强化,一听到“桌子”的声音头脑中就立刻出现桌子的图像。再通过抚摸桌子、使用桌子、看到桌子的中文字,渐渐形成关于桌子的神经网络。这网络还可以进一步延伸,联结到写字台、梳妆台、桌布、餐椅等等。

当然,大脑中神经网络比我理解的要复杂的多,我只是简化后的理解。

既然儿童可以通过对神经元的不断刺激,自然习得母语,成人当然也能如此。学校中的学习同样在刺激学生的神经元,比如大量的读、写、练习,只是学校在外语教学上走上了克拉申所说的“语言学习”的道路。

当我们思考并表达的时候,我们在不断调取我们的长期记忆。长期记忆又分为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其中外显记忆容易用语言表达出来,而内隐记忆难以用语言表达,但和外显记忆相比更不容易忘记。比如我们背单词,一个单词对应几个中文意思,记住了,就成为我们的外显记忆,但长时间不用就忘了。但骑自行车,只要学会了,就不会忘,因为它是内隐记忆。其实语言也应当是内隐记忆,出国十年的中国人,回国后依然会说很流利的中文。

内隐记忆对应内隐学习,它是不知不觉的学习知识,或者可以说是“习得”。

科学家对一些天才进行研究,发现他们的智商和常人差异不大,但却有很强的记忆、数学、绘画等能力,但这些能力不是在学校学的,而是“无师自通”。科学家发现,天才大多有自闭症,而自闭症的典型表现,就是由下而上、细节关注,他们有狭窄的兴趣领域,所以他们整天浸泡在某个狭窄的领域,持续的通过内隐学习,不知不觉中,就发现了其中的规律。

所以外语应当像母语一样学习,才是正道。我们在幼时,没有人刻意教我们什么,我们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大量的输入。而且是可理解的输入,父母会放慢语速,很有耐心告诉宝宝每样东西是什么,边说边教宝宝做每样动作。这是语言学习的关键,克拉申提出的“输入假设”,就是告诉我们,只有当习得者接触到大量“可理解的语言输入”时,习得才会实现。所谓可理解输入,就是略高于现在语言技能水平的输入。而不可理解的输入,只是一种噪音。

我在美国旅游的时候,自以为这 20 天浸泡在外语环境里,口语水平一定突飞猛进,其实根本没有,因为虽然听了很多,但大多数都听不懂,都是噪音。

学校的学习,问题在于只刺激了“英文拼写——中文意思”的连接,所以当我们听到一个单词 table,大脑中先出现的不是桌子的图像,而是 t-a-b-l-e 的拼写,然后是“桌子”的中文。在阅读时还好,但如果是在面对面交流当中,这样的理解速度完全没法和外国人正常沟通。

因此要实现外语沟通,就要建立“音——图像”的直接连接,当听到 table,头脑里立即出现的是一张桌子,这也是儿童习得语言的方式。方法就是大量输入英文视频,不看字幕,将视频中的图像和声音连接起来,难度控制在比目前语言水平略高一点的程度。当输入到一定的数量,不用刻意的背诵,外语听力自然提高。第一步听懂了,才能说出来地道的外语表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