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中的须菩提祖师为何方神圣(上)

《金玉仙缘》中的大部分人物,大多是从《封神演义》里克隆来的。与《西游记》牵扯不多。由于《西游记》和《封神演义》同属于中国古代经典的神话小说,又牵扯着大量的宗教内容,所以有很多书友和我探讨或询问《封神演义》中鸿钧道人、《西游记》中须菩提祖师到底是什么人的问题。

按照道教和佛教供奉的神祇来看,道教的最高神明是“三清”,佛教的最高神明是“三佛”。而《封神演义》中鸿钧道人是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师父,《西游记》中须菩提祖师看上去比如来佛祖(《西游记》中对释迦牟尼佛的常用称呼,相关资料很多,这里就不再解释这个称呼了)似乎要高明些许。所以有很多书友就提出疑问,问这两本书中的两个大神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西游记》和《封神演义》虽然同为神话小说,但作者各一,成书年代不同,有许多人做过考证,主流的说法是《封神演义》的成书年代起码要比《西游记》晚五十年以上,即便是最近的说法,也说《封神演义》的成书年代起码要比《西游记》晚二十年以上。因为《封神演义》的作者就声称创作此书有“欲与《西游记》、《水浒传》鼎立而三”之意,所以,无论是二十年以上或者是五十年以上,《封神演义》的成书年代比《西游记》晚那是肯定的。

在这篇文章里,就先和书友们先探讨一下“菩提祖师”到底是何方神圣的问题。

网上有一篇曾经很有名的文章《孙悟空的师父是谁》,有关“菩提祖师”的结论是:“菩提祖师便是准提道人,是如来佛祖的师弟”。这种以强行捆绑《西游记》、《封神演义》这两部作者各一,成书年代不同的小说内容,而得出的结论不说是荒诞,起码也可以说是不恰当的。《西游记》描述的故事历史背景虽晚(唐代,如果按照第一回里描述的美猴王享乐天真的三五百载,以及孙悟空因大闹天宫被压在五行山中的五百年,再往前极限追溯,最早也就是溯及到西周末期),但是成书年代早。而《封神演义》描述的故事历史背景虽然很早(商、周交替时期),但是成书年代较晚。我们可以想象,《西游记》的作者在塑造书中人物时,要参考到几十年后才出现的《封神演义》一书中“准提道人”之类的相关内容,会是什么样的困难。所以,我们在探讨一下“须菩提祖师”的问题上,可以忽略《封神演义》一书对于《西游记》因素。因为这根本上就是一个滑稽可笑的设定。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就结合《西游记》中对须菩提祖师的描述,从历史、宗教沿革的角度,以及《西游记》和作者吴承恩的相关情况进行分析和探讨。

一、《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在《西游记》中“谤道敬佛”的立意和对“三教出一门”之说的认同

《西游记》的立意“谤道敬佛”,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文章,认为与吴承恩的身世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吴承恩幼时勤奋好学,一目十行,过目成诵。但屡试不第,使他开始更加清醒地、深沉地考虑社会人生的问题。而当时的社会环境如在明世宗朱厚熜(1507—1566)时期(嘉靖年间1521——1566年),朝政荒乱,除奸臣严嵩父子乱政外,明世宗朱厚熜沉迷于丹鼎之术,一些方士也参与朝政。如陶仲文、邵元节、王金、陶仿、刘文彬、申世文、高守忠、陶世恩等等。其中陶仲文则是官至礼部尚书,封恭诚伯。在不能直接发泄对朝政看法的情况下,作者只能在书中渲泄一种情绪,这种情绪在书中就体现在“敬佛谤道”。

在《西游记》一书中,“敬佛谤道”的内容可以说比比皆是。如面对孙悟空大闹天宫,道教的神明百般无奈,而佛祖如来则是只手定乾坤;作者在书中多处渲染佛法无边,如其在《西游记》第十二回借观音菩萨之口说道“……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而道教则成了作者贬损的对象,如“银角大王”就装做年纪高大的跛脚道士(书中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本身就是太上老君看金炉和银炉的童子);侵占乌鸡国王位的青毛狮子冒充的则是全真道士;车迟国里的三个被国王奉为国师的虎、鹿、羊道士;占住解阳山破儿洞落胎泉的牛魔王的兄弟;给唐僧师徒下毒的蜈蚣精,比丘国撺掇国王用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做长生不老药引子的国丈等等,在书中这些做坏事的妖怪都是以道士的面目出现。而道教的重量级神明玉皇大帝在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则是一付孱头作派。代表性神明太上老君和在书中被称为全真宗师的镇元子也被孙悟空笑为“小家子样”。这还在其次,在第四十四回《法身元运逢车力心正妖邪度脊关》里,作者假猪八戒之手,将三清圣像扔进“五谷轮回之所”(茅厕),还让猪八戒唱个颂子戏谑道:“三清三清,我说你听:远方到此,惯灭妖精,欲享供养,无处安宁。借你坐位,略略少停。你等坐久,也且暂下毛坑。你平日家受用无穷,做个清净道士;今日里不免享些秽物,也做个受臭气的天尊!”

在第四十六回《外道弄强欺正法心猿显圣灭诸邪》里,作者则借车迟国国王之口,对道教(特别是“丹鼎”类教派)更是进行了无情的嘲讽和抨击,如:只见“那国王满眼垂泪,手扑着御案,放声大哭道:'人身难得果然难,不遇真传莫炼丹。空有驱神咒水术,却无延寿保生丸。圆明混,怎涅槃,徒用心机命不安。早觉这般轻折挫,何如秘食稳居山!’这正是:点金炼汞成何济,唤雨呼风总是空”。而做为道教代表性神明的太上老君在书中则成了为玉帝炼制丹药之类的角色,还常被孙悟空这只猴子叱为“老官”,如在第三十五回《外道施威欺正性心猿获宝伏邪魔》里,孙悟空就指责太上老君:“你这老官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钤束不严的罪名”。而这个在书中被描述为当年拿着金钢琢过函关化胡为佛的道祖,不仅不愠不怒,反而以一种局促地口气解释道“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作者在书中对道教进行了大量的贬损,依理而论,是不会认同“三教出一门”之说的,因为“三教出一门”之说是道教信徒贬损佛教的产物。在佛、道两教争夺信徒的斗争中,道教信徒们利用《史记》中对老子“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的记载和老子过函谷关西去点化胡人的传说,巧妙的续出老子过函谷关西行,是为了去天竺国,点(教)化胡人为佛的故事,并依此编篡出颇有影响的道教典籍《老子化胡经》,在此基础上演变出的“三教出一门”之说,一直是道教信徒攻讦、贬损佛教的理论武器。而立意“谤道敬佛”的作者吴承恩怎么又认可“老子过函关化胡”和“三教出一门”之说呢?这看上去似乎是有些矛盾,但仔细斟酌还是可以理解的,恩格斯在《布鲁诺•鲍威尔和原始宗教》一文中说“民族神是能够容忍别的一些民族神同他们在一起的,……但决不能让他们高居在自己之上”。尽管吴承恩为了发泄对朝政的不满,而在书中渲泄着一种“敬佛谤道”的情结,但是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一个文化人,吴承恩对于佛教这个根自异域的宗教,具有如恩格斯说的这种民族自尊心理,是很正常的事情,再加上吴承恩生活的年代,“老子过函关化胡”和“三教出一门”之说在中华大地已经流传一千多年,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共识。所以,在《西游记》一书中,作者吴承恩对此不仅没有任何置疑,并借此素材在书中点缀其描述的神话故事。在《第六回观音赴会问原因小圣施威降大圣》里,道祖太上老君为了助二郎神擒拿孙悟空,使出了自己的法器金钢琢。并向观音菩萨介绍说,“这件兵器,乃锟钢抟炼的,被我将还丹点成,养就一身灵气,善能变化,水火不侵,又能套诸物;一名金钢琢,又名金钢套。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甚是亏他……”,直接就向观音菩萨点明了当年他“过函谷关化胡为佛”这一事件,而且观音菩萨听了也是认可的。不仅如此,这个化胡为佛的法器金钢琢,如来佛祖看到也是非常害怕的。在《西游记》第五十回—第五十二回里,写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偷了金钢琢下界为妖,擒了唐僧师徒三人,孙悟空百般施救未见功果,只好上西天找如来求救。在第五十二回里,能普阅周天之事,遍识周天之物,广会周天之种类的如来佛祖竟对孙悟空说,嫌你这猴儿口敞,怕那怪(拿着金钢琢的青牛)嚷上灵山遗祸于他,然后略施小计哄孙悟空离开了灵山。以致孙悟空事后得知了真相,也忿忿说道:“可恨,可恨!如来却也闪赚老孙!”

除了这些,作者吴承恩对“三教出一门”之说的认同在《西游记》一书中还有一些不同程度的表达,如“须菩提祖师”在调教孙悟空时,就直接把“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等等之类列入:道门中的“三百六十傍门”;灵山脚下佛祖的门房叫“玉真观”、门卫是个叫“金顶大仙”的道士;在《西游记》第四十七回《圣僧夜阻通天水金木垂慈救小童》里,孙悟空也对车迟国的君臣“三教归一,也敬僧,也敬道,也养育人才,我保你江山永固”之类的这种“三教一门”、“三教一家”的理论等等(尽管唐代的历史背景下,全真教派尚未创立,但做为文学作品,在这一点上我们也不必苛求古人)。

“谤道敬佛”和“三教出一门”实际上是两个矛盾的理念,但作者吴承恩在《西游记》一书中既有大量“谤道敬佛”的描写,又有对“三教出一门”之说的认同。理清这两个理念和作者对这这两个理念的认识,是我们弄清须菩提祖师的来历的一个基点。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二、《西游记》书中的“须菩提祖师”

《西游记》的立意尽管是“谤道敬佛”,但是在“须菩提祖师”仅出现在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和第二回《悟彻菩提真妙理断魔归本合元神》这两个章节里,作者还是以古代“天下惟三教”的流行说法来介绍“须菩提祖师”的。在这短短的两个章节里,我们可以看到,在“须菩提祖师”这个大神仙身上,既有道教的因素;也有佛教的因素;甚至还有些许儒教的因素。可谓是精通三教之术的大神仙。为了弄清“须菩提祖师”到底为何方神圣,我们先罗列一下这两个章节里出现在“须菩提祖师”身上相关的儒、道、释三教因素。再进一步理清。

㈠第一回,须菩提祖师教樵子的歌中“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道教)。

㈡第一回,须菩提祖师门下迎接孙悟空的仙童是道家装束(道教)

㈢第一回,须菩提祖师现身的形象诗: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佛教,其中“历劫明心大法师”则是直接点明了须菩提祖师是佛教的宗师级人物)。

㈣第一回,须菩提祖师喝令赶孙悟空出去,说“他本是个撒诈捣虚之徒,那里修甚么道果”(道教)。

㈤第二回,作者在赞叹须菩提祖师开讲大道的那首诗中,“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道、儒、佛三家因素都有,肯定“三教出一门”之说)。

㈥第二回,须菩提祖师欲传孙悟空的“道”字门中三百六十傍门的中“术”、“流”、“静”、“动”中等术(道、儒、佛三家因素都有)。

㈦第二回,须菩提祖师传与孙悟空的仙诀“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生命无他说。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得清凉,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道、佛两家因素都有)。

㈧第二回,作者赞叹孙悟空得道“去时凡骨凡胎重,得道身轻体亦轻。举世无人肯立志,立志修玄玄自明。当时过海波难进,今日来回甚易行”(道、佛两家因素都有)。

《西游记》做为一部描写神怪之类的小说,尽管在提到须菩提祖师时牵连一些儒家内容,但通览全书,有关儒家出相入仕的内容几乎不见,古称的天下三教,儒家也不出神仙(即使出了神仙,也都忝列进了道、佛两门),须菩提祖师做为一个大神明,与儒家的瓜葛在书中没有与主题相关的体现,故本文不做过多的赘述。

摒去儒家的因素,“须菩提祖师”属于何方神圣的问题,按照古代“天下惟三教”的流行说法,我们就只有在道教和佛教的神明里去探寻答案。

三、在道教的神明体系中寻找“须菩提祖师”的位置

在《西游记》一书中,由于作者认可“三教出一门”的之说,“须菩提祖师”就被描述成了一个精通三教之术的大神仙,按照这个理念,三教的宗源都在道教。“须菩提祖师”似乎也该是道教的神明,所以,我们很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先在道教的神明体系中寻找“须菩提祖师”的位置。

在前面罗列的几项内容里,我们发现“须菩提祖师”相关道教的因素其中七项。但是,细细品味,我们发现,这七项道教因素,归纳起来,其中心内容不外乎四项:

第一项须菩提祖师门下迎接孙悟空的仙童是道家装扮的内容里,我们甚至于想像到须菩提祖师也是道家装束。但是细品《西游记》,我们就会发现,在《西游记》一书中,牵扯到西天的人、物、甚至于国体、官员设置、民风民俗,都被作者进行了汉化的描写。如:天竺国的假公主抛绣球征婚;铜台府地灵县的寇员外姓氏称呼更是与中土无异;而州府里的刺史、刑房吏、民快、禁子这些官员、杂役的称呼通通汉化。这是个普遍性的问题,例子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所以,在这项内容里,我们只能找到作者对须菩提祖师的汉化描写,而这恰恰又是个普遍性的问题,我们很难从中知道“须菩提祖师”在道教的神明体系中的位置。

第二项内容,书中对须菩提祖师精通道教仙术(事实上是精通三教)有一定程度的描述,但是没有指出须菩提祖师在道教的神明体系中的位置。而我们除了知道须菩提祖师法力高强、神通广大以外,遍览道教的神明体系,也找不出其在道教的神明体系中的具体位置。

第三项我们在作者赞叹须菩提祖师开讲大道的那首诗中和须菩提祖师欲传孙悟空的“道”字门中三百六十傍门的中“术”、“流”、“静”、“动”中等术的内容上,可以明确看出作者对“三教出一门”之说的认可,并带入故事情节。这也属道教的一个因素。而且须菩提祖师手中慢摇的“麈尾”也属道教的法器。但对判定须菩提祖师在道教的神明体系中的位置并无启示。

第四项孙悟空修道的问题,也是我们探寻须菩提祖师为何方神圣的一个途径。孙悟空来到须菩提祖师门下,是要访道学仙,寻求长生不老之术的。须菩提祖师也提到“道果”一事,而且孙悟空学成之后,作者赞叹其“得道身轻体亦轻”。乍看起来,这个“道果”和“得道”似乎该是道教的“道”了,但实质上这个“道”佛教也常用,如释加牟尼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的纪念日腊八节,就被称为“佛祖成道日”。而释加牟尼佛就把佛教解释为“四谛”,“四谛”中就有“道谛”,“道谛”是解说如何消灭苦因,要消灭苦因就得修道一种理念。这里要修的“道”的就是佛教,释加牟尼佛“成道”和他说的这种“道谛”,在佛、道两教跨越千年的斗争和发展中,也成为道教信徒们攻讦佛教,宣扬老子“过函谷关化胡为佛”和“三教出一门”理论的一个口实。而在《西游记》一书中,这种例子也非常多,例如第九十九回《九九数完魔刬尽三三行满道归根》和第一百回《径回东土五圣成真》标题中的“道归根”、“成真”词语,如果单独来看,似乎就是道教语言,而实际上在书中都是佛教用语,这种例子在《西游记》一书中有很多,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在佛、道两教斗争和发展中,两教之间的神明互相拉来供奉,经典互相借鉴使用,一些宗教用语相互使用,已经是种普遍现象。所以在孙悟空修道的问题上,我们权且可以理解这个“道果”和“得道”可能会有道教的因素,但不可限于狭义的道教内容里。因为这里面也可以有佛教的因素。再例如“立志修玄玄自明”这句诗,其中的“玄”字,一般是指“佛门”、“佛教”,其来历为《大藏经资持记》卷上:“佛法深妙,有信得入,故曰玄门”。但道教也有称自己为“玄门”的,其来历源于老子的《道德经》中“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葛洪又把“玄”字解为:“玄者,自然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所以,看到这个“玄”字,我们的第一印象首先可能会想到指的是佛教,但这个“玄”字也可以有道教的因素。所以,在孙悟空得道的问题上,还得综合考量。

在《西游记》一书中,道教的几大神明如“三清”、“四御”,甚至于一些品阶不高的神明都在书中出现,假设须菩提祖师为道教的神明,我们也很难将须菩提祖师和道教的这些有名号的神明对上号。更无法找出其在道教的神明体系的位置。这里,我们就换一种方式,从孙悟空身上寻找旁证。

尽管在《西游记》一书中,“须菩提祖师”仅出现在第一回和第二回这两个章节里,但是“须菩提祖师”的弟子孙悟空在《西游记》一书中则是贯穿始终的最主要角色。

《西游记》书中有关对孙悟空的描述非常多,在《西游记》故事体系中孙悟空大闹天宫,盗蟠桃,窃御酒,偷吃太上老君的仙丹等故事已是脍炙人口。这里就不过多地赘述。透过这些故事,我们不难发现作者利用孙悟空对道教神明用一种隐晦手法(在当时统治者崇尚道教的历史背景下,作者使用这种近似于明了的隐晦手法是可以理解的)进行贬损的寓意。而除了《西游记》书中作者利用孙悟空对道教进行贬损的隐晦描述,我们还可以找到一些孙悟空与道教相关的内容,在这里稍做列举和分析,以为旁证。

㈠孙悟空学成后没有位列道教神明的仙班,依然是个妖仙。按照《西游记》书中的描述,我们尽管无法知道“须菩提祖师”在道教的神明体系的位置,但是“须菩提祖师”是一个精通三教之术的大神仙,是勿庸置疑的。这样一个大神仙,用本硕博三科连读的时间,培养出来的孙悟空尽管“得道身轻体亦轻”;尽管孙悟空也自称自己“修仙了道”;但是孙悟空并没有按照道教神明白日飞升的方式进入天界,位列道教神明的仙班,而是依旧回归花果山当猴王去了,其身份竟然只是个妖仙。这是悖于道教的修仙之道的。在这里不妨和《西游记》书中猪八戒、沙僧做个比较。

在《西游记》第十九回《云栈洞悟空收八戒浮屠山玄奘受心经》里,猪八戒和孙悟空对阵时,有首自我介绍的诗:“我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不曾养性与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忽然闲里遇真仙,就把寒温坐下说。劝我回心莫堕凡,伤生造下无边孽。有朝大限命终时,八难三途悔不喋。听言意转要修行,闻语心回求妙诀。有缘立地拜为师,指示天关并地阙。得传九转大还丹,工夫昼夜无时辍。上至顶门泥丸宫,下至脚板涌泉穴。周流肾水入华池,丹田补得温温热。婴儿姹女配阴阳,铅汞相投分日月。离龙坎虎用调和,灵龟吸尽金乌血。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功圆行满却飞升,天仙对对来迎接。朗然足下彩云生,身轻体健朝金阙。玉皇设宴会群仙,各分品级排班列。敕封元帅管天河,总督水兵称宪节。只因王母会蟠桃,开宴瑶池邀众客。那时酒醉意昏沉,东倒西歪乱撒泼。逞雄撞入广寒宫,风流仙子来相接。见他容貌挟人魂,旧日凡心难得灭。全无上下失尊卑,扯住嫦娥要陪歇。再三再四不依从,东躲西藏心不悦。色胆如天叫似雷,险些震倒天关阙。纠察灵官奏玉皇,那日吾当命运拙。广寒围困不通风,进退无门难得脱。却被诸神拿住我,酒在心头还不怯。押赴灵霄见玉皇,依律问成该处决。多亏太白李金星,出班俯囟亲言说。改刑重责二千锤,肉绽皮开骨将折。放生遭贬出天关,福陵山下图家业。我因有罪错投胎,俗名唤做猪刚鬣”。

而在《西游记》第二十二回《八戒大战流沙河木叉奉法收悟净》里,沙僧和猪八戒对阵时,也有一首自我介绍的诗:“我自小生来神气壮,乾坤万里曾游荡。英雄天下显威名,豪杰人家做模样。万国九州任我行,五湖四海从吾撞。皆因学道荡天涯,只为寻师游地旷。常年衣钵谨随身,每日心神不可放。沿地云游数十遭,到处闲行百余趟。因此才得遇真人,引开大道金光亮。先将婴儿姹女收,后把木母金公放。明堂肾水入华池,重楼肝火投心脏。三千功满拜天颜,志心朝礼明华向。玉皇大帝便加升,亲口封为卷帘将。南天门里我为尊,灵霄殿前吾称上。腰间悬挂虎头牌,手中执定降妖杖。头顶金盔晃日光,身披铠甲明霞亮。往来护驾我当先,出入随朝予在上。只因王母降蟠桃,设宴瑶池邀众将。失手打破玉玻璃,天神个个魂飞丧。玉皇即便怒生嗔,却令掌朝左辅相:卸冠脱甲摘官衔,将身推在杀场上。多亏赤脚大天仙,越班启奏将吾放。饶死回生不典刑,遭贬流沙东岸上。饱时困卧此山中,饿去翻波寻食饷。樵子逢吾命不存,渔翁见我身皆丧。来来往往吃人多,翻翻复复伤生瘴。你敢行凶到我门,今日肚皮有所望。莫言粗糙不堪尝,拿住消停剁鲊酱!”

从《西游记》书中猪八戒、沙僧的自我介绍,我们可以粗知一些这两人在被唐僧收为弟子前的经历,这其中也包括他们的修行经历。猪八戒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后遇“真仙”,沙僧自小生来神气壮,曾游荡天下,后得遇“真人”。

其修行模式也都为“婴儿姹女”、“肾水、华池”等道教神仙的修行方式,最后还都是白日“飞升”,还都受到玉皇召见并亲口敕封的“元帅”和“卷帘将”。

猪八戒、沙僧的师父“真仙”和“真人”到底姓甚名谁,书中没说,姑且不论猪八戒、沙僧的师父是不是名不见经传的神仙,单凭二人的神通与孙悟空有着巨大的悬殊,我们就可以看出,须菩提祖师的神通与猪八戒、沙僧二人的师父之间的高下。但是一个精通三教之术的大神仙,培养出来的弟子,竟然是不能直入天界为官的“妖仙”,可以想像,要在道教的大神明中,找出须菩提祖师的位置,很不容易。

关于孙悟空的妖仙身份,《西游记》书中有相应的描述。在第四回《官封弼马心何足名注齐天意未宁》里,“太白金星,领着美猴王,到于灵霄殿外。不等宣诏,直至御前,朝上礼拜。悟空挺身在旁,且不朝礼,但侧耳以听金星启奏。金星奏道:'臣领圣旨,已宣妖仙到了。’玉帝垂帘问曰:'那个是妖仙?’悟空却才躬身答道:'老孙便是!’”

在这里,不光太白金星和玉帝认为孙悟空是个妖仙,而且孙悟空本人也自认为是妖仙。

孙悟空是妖仙的问题,给我们一个启示,那就是:按照“三教出一门”的理论,“须菩提祖师”即便是道教的神明,在道教的神明体系里神阶也是很低。因为道教的神明是讲究白日飞升的,“须菩提祖师”有这么强大的神通(培养出的孙悟空天兵天将无人能敌),若其神仙品阶在道教中为尊位,其弟子孙悟空,学成后就该位列仙班,直升天界(因为道教的成仙理论是讲究白日飞升的)。即便不直升天界,也应在道教的神明体系里,那怕是低层级的地界神明体系中,大大小小也该有点名堂。而不是重回花果山旧地去当个妖仙。这也说明,孙悟空的出身不属于纯粹的道教师真培养或者是科班传授,用现在的话说,水平很高,文凭很低。

㈡道教神众不识孙悟空的所学

孙悟空从须菩提祖师学得了长生之术,广大神通。但是地界的神明竟然不识其胸中所学,竟然派人去勾摄孙悟空的魂魄,结果惹得孙悟空是大闹地府(地府的神明大多为佛教、道两教通用,区别在于主管不同。佛教的地府主管是地藏王菩萨,道教的地府主管为因教派的差异而说法不一,或以东岳大帝为首的五岳大帝;或后土皇地祇;或五岳大帝为主管,但其上为后土皇地祇等等。尽管在《西游记》书中掌管地府的为佛教的地藏王菩萨,但是依孙悟空大闹地府后,地藏王菩萨上书玉帝陈情,而没有去西天找佛祖来看,《西游记》书中地府仍属道教神明控制的范畴。《西游记》做这样的设定,是作者吴承恩崇佛谤道的理念,与其民族自尊心理,“三教出一门”的理念交汇融合的结果)。

孙悟空从须菩提祖师学得了长生之术,广大神通。其大闹天宫无人能敌;不仅是一般的道教神明无奈,而且连道教的代表性神明太上老君,也没有将其殄灭的办法,把孙悟空放进八卦炉中煅炼,竟然又助长了其“火眼金睛”的神通。这么大的本领,道教的大小神明竟然不识其胸中所学。而孙悟空的神通则实实在在是有师承的,但道教的神明无人知晓。

这是一个启示,那就是道教的神明都不知孙悟空的来路和师承,也无法从其神通看出其来路,而且太上老君也看不出孙悟空的来路和师承,不然的话也不会把孙悟空扔进八卦炉枉费工夫。这也说明“须菩提祖师”尽管神通很高强(道祖太上老君都不识其弟子孙悟空的来路),但若是道教神明的话,也只是个知名度极低、其术法也不为道教仙众知晓的神明。

㈢孙悟空被“招安”天界,另类的仕途

做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道教神明中的权力结构实际上也是中国古代权力结构的改良版。孙悟空在去东海龙宫强索兵器、披挂以及大闹地府之后,就进入了天界为官了。但是,孙悟空做的官是很小的官,而且其做官途径也很另类,是被“招安”的官。

在中国古代权力构成里,做官的途径有这么几种情形:开国功勋;军功;举荐;世袭;裙带关系;被帝王赏识、赏赐;捐钱纳官;汉代的举孝廉;两晋的名门望族;隋唐以来的科举;以及明清增加的纳监等等。而另外一种情形就是被“招安”。

为什么说“招安”的官另外一种情形呢?因为其它的做官途径无论情形怎样,都是在当时的政权体系隶属之下进行的。而“招安”的官员就属另类。因为这些官员之前是与当时的政权体系处于武装冲突之下的敌对状态的。后来是由于这样或那样的缘故(如朝廷无力镇压,或权衡利弊之后尽量避免镇压,对抗者也愿意放弃对抗等等),放弃对抗而成为权力体系中的一员。

孙悟空被“招安”天界,走的就是这种另类的仕途。其在东海龙宫强索兵器、披挂以及大闹地府都属于与神仙界权力体系的分支机构进行的对抗,结果就是被招安到天界,当了一个“弼马温”这样一个马倌。这也从另一方面验证,须菩提祖师传授给孙悟空的神仙知识不能令其了解道教的神明体系;即使进去了也是个异类。

孙悟空被“招安”天界后的遭遇也说明,孙悟空对道教的神明体系,天界神职设置一无所知,因而使这个“腾那天下少,似这伶俐世间稀”的猴王在做官问题上屡屡失算,先是当了个“弼马温”(马倌),后来虽弄了个“齐天大圣”之名,被玉帝顺水推舟的认可,但是却没有俸碌;而且没过多久又成了蟠桃园的护院。以为自己当了个“没品,想是大之极也”的官,结果领受的却都是“下贱之役”(以至后来谁要一提起“弼马温”的官名,便心中大怒)。孙悟空对道教的神明体系一无所知,与“须菩提祖师”有直接的关系:没教。

“须菩提祖师”没教孙悟空的原因,我们可以有两种猜测:一是不知道;二不是这个体系里的人,也不对孙悟空进入这个体系有所期望。

第一种猜测可以直接否决,因为我们从作者对“须菩提祖师”的描述可以看到,“须菩提祖师”是精通三教之术的大神仙,应该是没有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须菩提祖师”不是这个体系里的人,也不对孙悟空进入这个体系有所期望。

㈣孙悟空不认识镇元子、不认识“三清”圣像,知道后又极尽捉弄、贬损之事。

镇元子在书中被作者描述为住在“西牛贺洲五庄观”的尊仙,混名与世同君,其“门下出的散仙,也不计其数,见如今还有四十八个徒弟,都是得道的全真”(全真道始于金元时期,关于书中唐代就有全真道教派和西牛贺洲有道教宗师级的人物,不属本文讨论的内容,我们也不必为此而苛求古人)。就是这样一个全真道教的宗师级人物,孙悟空竟然也不认识。除了不认识镇元子,孙悟空连“三清”圣像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三清”序列。如在第四十四回《法身元运逢车力心正妖邪度脊关》里,孙悟空“引八戒沙僧,按落云头,闯上三清殿”。看到三清圣像竟然不认识,问“'这上面坐的是甚么菩萨?’八戒笑道:'三清也认不得,却认做甚么菩萨!’行者道:'那三清?’八戒道:'中间的是元始天尊,左边的是灵宝道君,右边的是太上老君。’”

孙悟空不认识镇元子也许是真,但不认识“三清”圣像,不知道“三清”序列,就是其故意所为了。在第五回《乱蟠桃大圣偷丹反天宫诸神捉怪》里,作者就明确说到孙悟空“见三清,称个'老’字;逢四帝,道个'陛下’”,而孙悟空跟太上老君就更熟悉了,当年闹天宫时被太上老君放在八卦炉中炼了七七四十九日,从八卦炉中窜出来的时候还把老君“捽了个倒栽葱”,可谓是老相识了。所以孙悟空说不认识“三清”圣像实际上是一种贬损。事实上故事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孙悟空在五庄观掣金箍棒打倒了人参果树,在车迟国撺掇猪八戒把“三清”圣像扔进茅厕,可以说是极尽捉弄贬损之事。

孙悟空不认识道教的大神明(假装不认识的嫌疑更多),知道后甚至极尽捉弄贬损之事。可见,尊崇道教神明的事,“须菩提祖师”似乎也没有诲教。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告诉我们,即便是依照“三教出一门”的理论,“须菩提祖师”也顶多是道教神明体系中连名字也难以忝列其中的边缘神明。

㈤作者称孙悟空为太乙散仙,又借福、禄、寿三星之口,暗示了孙悟空的修行门第和身份,旁证了“须菩提祖师”在道教神明体系中的位置,默默无闻的边缘神明。

在《西游记》第六回《观音赴会问原因小圣施威降大圣》里,作者称孙悟空为太乙散仙;而在第二十六回《孙悟空三岛求方观世音甘泉活树》里,孙悟空保唐僧西去取经时路经五庄观,因打倒了人参果树无法脱身,向福、禄、寿三星求助是,作者借三星之口揭示了一下孙悟空和道教的关联度,三星说孙悟空“你这猴儿,全不识人。那镇元子乃地仙之祖,我等乃神仙之宗;你虽得了天仙,还是太乙散数,未入真流,你怎么脱得他手?……”

顺着这句话的脉络,实际上我们就能隐约地从孙悟空身上就意识到“须菩提祖师”在道教神明体系中的位置。在解析这句话之前,我们先简要说说“天仙”、“太乙散数”和“真流”的概念。

“天仙”多指居住在天界(天上),长生不老的神和仙,当然能到天上,得有飞升、腾云驾雾之类的本领。另指漂亮的女性神仙,如形容某个女子很美丽,就形容她漂亮得“宛如天仙”。孙悟空从须菩提祖师学得了长生之术,广大神通。也算是个“天仙”,或者说具备有当“天仙”本领。

“太乙”二字相关的内容就很多了,涵盖多个方面,如历史人物(如商王成汤的祭名,作太乙)、中医学(如“太乙穴”)、卜学(如“太乙神数”)等等。这些与我们要论述的内容关联不大。在这里我们就说说“太乙”与道教相关的内容。

道教七十二福地里的第一福地终南山(又名地肺山、中南山、钟南山、周南山、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西起陕西咸阳武功县。东至陕西蓝田县,主峰位于周至县境内,海拔2604米。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关于道教七十二福地里的第一福地地肺山另说为今江苏省句容市的茅山),因西汉元封二年(前109年)于山口(大峪口)建太乙官,故又称太乙山。

太乙山被称为“天下道林张本之地”,尹喜在此山草创楼观;秦始皇在楼观之南筑庙祀老子;汉武帝于说经台北建老子祠。其渊源可追溯到张道陵创立道教的几百年之前,秦汉甚至于更早的先秦时期就已经有人在太乙山中修行。并有着终南山中出仙人的传说。由于太乙山与道教的渊源颇早、颇深,后世的道教建筑又是陆陆续续、绵延不绝。太乙山也就成了历代道士修行的热选之地,并形成了道教的一个流派“楼观派”。但是随着道教的创立和发展,相比于“正一教派”和“全真教派”这些大教派而言,终南山的“楼观派”无论其影响还是规模都无法望其项背;甚至还远远逊于终南山的名气和影响。

而终南山由于被称为“天下道林张本之地”,与道家、道教的渊源也很深。名气非常大;很多道士以在终南山的修行经历为荣,一些云游道士,一些没有在终南山修行过的道士,也常常伪做在终南山的修行过几年、几十年的经历,混迹于世间招摇,常常以“终南山人”、“终南仙人”、“太乙仙人”、“太乙散仙”、“太乙真仙”、“太乙散人”、“太乙真人”等称呼自称来抬高自己,在民间有也相应的影响。在《西游记》第四十六回《外道弄强欺正法心猿显圣灭诸邪》中,那个有着道士身份的虎力大仙一急之下,就要和唐僧师徒对赌“砍下头来,又能安上”的本领,结果被孙悟空拔下一根毫毛变作一条黄犬把头衔走,丢到御水河丧了性命。而这种使他丢了性命的本领,据他对车迟国国王声称,就是他幼时在钟南山学的武艺。

由于终南山的名气很大,因而从这里走出去的修炼者、道士,或者是冒名在这里修行过的道士,常常以冠有“太乙”字样的各种称号,混迹于世间展示其才学;有些才华出众的道士,也能在社会上能引起较大的,甚至于重大的影响。所以,就使用“太乙真仙”、“太乙真人”等等这类称谓的道士而言,实际上是种粉饰性和招牌性称谓,意为在终南山修行过,或为遇到过太上老君或受到过太上老君的真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