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过了一生》:夫妻间总有一人要忍,但为何忍的总是女人?

这部旧片,是在一个阴沉沉的下午看完的。

旧片有旧片的好处,每个画面都极有年代感,朦胧,有股温热的水汽感,曼妙动人,岁月静和。

但对于片中主人公而言,她一生中,没几天是轻松和美的。

影片改编自台湾女作家萧飒的小说《霞飞之家》,讲的是由杨惠姗饰演的女主桂美辛劳的一生。

桂美跟着表姐一家从南京逃难至台湾。原本,她在老家已有未婚夫,没想,两人从此天各一方。

桂美在表姐家暂住。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她每天表现得小心翼翼,像仆人一样干家务活,照顾全家起居,还要受表姐的各种语言挤兑、冷嘲热讽。

为了脱离这种日子,桂美经人介绍认识了准备续弦的候永年,并答应嫁给他。

候永年已有三个子女,也就是说,年轻的桂美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妈!

后妈不好当。尤其是继女正芳,对她充满戒备和敌意,稍微跟她说一下话,得到的不是怒目而视就是一句“你又不是我妈,管什么管?”

除了难搞的小孩,生活还向她撕开了最残酷的一面。

婚后,才发现自己嫁的男人嗜赌成性!

在一个暴雨倾盆的夜晚,桂美去给在西餐厅上班的侯永年送伞,意外发现侯永年正聚众赌博。

原来侯永年有嗜赌的恶习。

都说十赌九输。侯永年连工资都拿去赌,而且很快因为赌博的事被老板发现,遭到开除。

失业后,侯永年找工作处处碰壁,偏偏这个时候,桂美怀孕了。

生活一步步陷入绝境。

为了给丈夫还赌债,并在他一再保证不再赌的情况下,桂美将生孩子的钱拿了出来。

等到快生孩子,桂美挺着大肚牵着继子,去借了高利贷。

然而,桂美太天真了。侯永年赌心从没断过,甚至连桂美借来生孩子的钱都拿去赌。

快临盆的桂美,气急败坏地来到侯永年聚赌的地方,与他撕打起来,怒火攻心的她,动了胎气,羊水破,很快生下一对龙凤胎。

到了这一步,桂美心中悲苦到极点。

结婚的那一刻,女人以为男人是跟她同一条心的,但事实是,他压根就没跟她同心过。

龙凤胎的出生并没给这个家带来多少喜悦,相反,愁云惨雾笼罩在这个七口之家。

侯永年虽不敢再赌,但工作仍没着落,一家人靠赊账借钱度日,被要账的人上门要债追骂。

走投无路的侯永年竟打起十岁的女儿正芳的主意,想让她辍学做童工,遭到桂美的反对。

艰难的日子,仍然是桂美站了出来。她替自己和侯永年找到一份去日本给人帮佣的工作,但只能带两个孩子前往。

温柔的母亲,谁也舍不得,权衡之下,带了大儿子和小女儿,剩下三个,寄宿在表姐家。

在日本的日子,男人仍然大大咧咧的,工作之余,八卦主人的私生活,抱怨生活。

桂美大多数沉默,默默做事,默默思念家中的小孩,在看到表姐寄来的相片时而忍不住落泪,在大儿子不愿读书而送去学厨时,依旧忍不住落泪。

不堪主人的奚落和言语挖苦,桂美决定辞职,去当地的中餐馆打工。

由于没有工作签证,桂美他们只能打黑工。好在工作虽苦,收入毕竟高了很多,桂美还学到一手好厨艺。

不久,他们回到台湾,开了一家叫“霞飞之家”的餐馆。

熬出头了,男人出轨了!

凭着桂美的好厨艺,以及夫妇两人勤劳肯干,同心协力,店里的生意日益好起来。

一切似乎都朝好的一面走。

不过看到这里,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不知从何时起,本想着依靠男人的女人成了生活的主导,为此,她变得隐忍、坚毅,独当一面。

而男人,跟着一起熬日子是没错,但也还是那样,没主见、抱怨、发火、骂人、冲动,仍然没变,好像他只要不添乱子,就已经很好了。

偏偏,他还要给你添乱,堵心堵肺。

一天夜里,台风来袭,风雨交加,水漫入屋,桂美被惊醒,一摸,水已经快漫到床上。

桂美惊慌之中,叫醒几个孩子,一起垫高床,几人抱着,挤坐在一起,战战兢兢地过了一夜。

唯独没见那男人,他整夜未归。

原来他与老朋友聚会去了,遇上暴风雨被困住。

但在这一夜,他与另一个女人搞在一起,并承诺一辈子对她好。

不得不说,导演的安排颇有深意,桂美初次发现丈夫赌博,是在一个雨夜;而出轨,则发生在台风夜了——暗示女人一生的风雨都是枕边这个男人带来的!

对桂美来说,丈夫找女人,比赌博带来的伤害还大。

她过不了这一关,要离婚,离家,准备在外面安顿好,再回来接孩子们。

但她走后,家里一团糟,青春期的正芳离家出走,小儿子烫伤,个个眼巴巴地等着妈妈回去。

做妈妈的,总是更容易心软,孩子就是她的软肋。

桂美回到家,继续她的婚姻生活。

她明白,事情发生了,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婚,要么原谅。

她两个都不想选,但又不得不选一个。

纵观整部片子,调调都很淡,演员的表演和剧情,都老老实实的,自然质朴,不搞花样,不矫情,不煽情。

尤其是女主桂美,她的为人处事,似乎处处就低,但你就是无法也不敢轻视她。

她话不多,但说出来的话,温热妥帖,一句“你要有志气”,平实却力度不浅,是让人高看她一眼的加分项。

这是一部看完像过了一生的片子。

在桂美的人生里走过场的,除了青少年时期的父母,剩下的主角就是丈夫及子女。

对丈夫,她没办法简单地以爱或恨来概括之,但对子女们,彼此牵绊,她如大多母亲一样,爱,占了全部。

不过,桂美的母爱表达始终是含蓄的,比如她与继女正芳的相处。

在丈夫准备让10岁的正芳辍学打工帮护家用时,桂美阻止了他,但安慰难过而愤怒正芳时,她只是沉默地拍拍其背部。

当正芳在15岁青春叛逆期、懵懂而不慎怀孕时,父亲只会气得咆哮,喊着“打死你”的气话,这时候,同样是桂美,与男方家长谈判,陪正芳到医院打掉孩子。

那时候,她也是无声地握紧正芳的手。

作为观众,开始觉得桂美笨,明明是修复母女关系的最佳时机,就应该说点什么,气氛煽情一点。

但仔细分析,就觉得桂美的处理方式再恰当不过。

首先,她是继母,很多时候,怎么说都不对。更别说,是在正芳难过又难堪的时刻。

有时话说多了,错的往往也多,倒不如沉默。

另外,那个年代的人表达感情要含蓄得多,话不在多,贵在行动,贵在真心,懂得的都懂。

后来,几个孩子中,最贴心的、做事风格最像桂美的,反而是这个女儿。

慢慢懂她的不易,懂她的隐忍和坚韧。

影片的最后,子女们长大后,学业有成,陆续成家立业。

丈夫侯永年再没找过女人,偶尔打打牌。

而桂美,得了子宫癌,正芳接管“霞飞之家”,生意却不如意。

桂美失望,心里不愿意,但无法明确反对。

她一生,算是走到尽头。

回首过往,到底是不甘心的,但也不得不接受,就像那句“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忽视自己也是会老的,也会生病。”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认为自己会过一个热烈灿烂、与众不同的人生,但事实上,我们是如此平凡,在太多困境面前,无力改变,困顿其中。

好在,这个时候,丈夫倒是真正意识到妻子的好全心全意地照顾她,没再使绊子,对子女说她的好,“她一辈子最在意的就是对你们公不公平。”

在儿子媳妇们开始游说他卖掉店面时,是他坚持要留下来,因为那是“你妈她一辈子的心血。”

男人算是和她真正同心了!看起来让人欣慰,却也心酸悲哀。

男人在承担责任的路上,似乎总比女人慢一点。然而,也就是这“慢一点点”,能使出大乱子,足够磨灭掉一个女人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

女人,在这样的男人面前,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隐忍,要么不过了。

可是,就像片中女儿正芳问桂美:“你那时真的不怪爸爸了吗?”

桂美斟酌着答:“反正,夫妻嘛,总有一个要忍的。”

“那为什么忍的总是女人呢?”

是的呢。

很多女人跟桂美一样,在婚姻里已经具备强大的生存能力:在外可以跟男人拼事业,且毫不逊色,在家是合格的妻子和母亲;而男人,却远远没有进化这种能力,起码在对家庭事务的贡献上,男人们的成绩始终不如意。

事业搞不好,经营家庭、照顾老人孩子,觉得那都是女人的事,偏偏还周不时出点乱子,惹点腥回来,这样的男人,要来干什么?

但现实是,女人为了孩子或这样那样的原因,一边隐忍,一边逼迫自己熬成全能高手。

什么时候,有些男人才能同步进化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