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宇宙(8-4)

96
东旭鹰
2017.05.30 17:54* 字数 5637

原创连载

序言及卷首链接

上一章

第八卷 三攻西岐

第四章 龙吟震妖

卜同深深知道,在战场上俘获敌人一个高级将领的价值,要远远高于得到一具死尸。以他的本领,别说毕高已经伤痕累累,就算毕高处于最佳状态,也必被卜同生擒。可偏偏部下们的一时紧张,让他白白丧失了这份唾手可得的大功劳。

就在卜同准备接受现实,将毕高尸体拉回去邀功时,耳机内传来本舰副官急促的呼叫声。他这才知道,正有一大批西岐军战舰飞往这里,看规模不下于一个正规师团。

为了攻克这个阵地,平火师团已经丧失了将近两千万的兵力,卜同深知不可能再与同等规模的敌军作战,急忙下令返航,就连毕高尸体也弃之不顾,只是简单用全息相机拍照为证而已。

凤鸣星上接到剑空师团全灭报告的张凤本是悲痛万分,听闻陈梧麾下的平火师团貌似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更是怒不可遏!他直接奔往穿云军团总部,不顾卫兵的阻拦,冲进陈梧办公室。

刚踏入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坐在椅子上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张凤不由一惊。

随着光芒四散,他才弄明白那不过是传送过来的全息图像,而观赏者正是胡喜媚与陈梧。

陈梧挥手让自己的卫兵退下,不耐烦地埋怨说:“张凤,你好歹也是堂堂临潼军团的军团长,也太不懂规矩了!”

张凤:(怒)你懂规矩?你懂规矩,为什么在我的剑空师团遭遇伏击时,让你的部下按兵不动,直到我军溃败,你才让他们去捞便宜?胡处长,你要为我们临潼军团做主啊!

胡喜媚:(笑)张军团长不要误会,陈军团长已经跟我解释了,在你派出剑空师团之后,他便派出平火师团进行支援。不过,这片太空区域,卜同他们不太熟悉,所以迷了路……

张凤:放屁!(惊觉失言)那个……胡处长,我不是说你,我是说这个撒谎精陈梧放屁。我们是现代化的太空军团,是依靠电子星系图导航的,怎么可能迷路?何况我撤回的部下清清楚楚看到,他们平火师团就藏在战场不远处,见战局已定,才发动引擎前进。

陈梧:哎呀,你这个张凤啊,听风就是雨!那些下面的人最习惯推卸责任,胡乱说两句你就信了?咱们都是殷商军,又同属朝歌,我们怎么可能见死不救?胡处长,你说是不是?

胡喜媚:是啊!是啊!总之,这次叛党重要成员毕高被击毙,虽然是穿云军团部下所为,但也多亏了张军团长施展的“引蛇出洞”妙计。为了引出叛党主力,剑空师团的牺牲我一定如实上报。此次大功两位军团长都有份!临潼军团的损失,我相信紫寿会长一定加倍补偿。两个师团的损失无论轻重,都是为殷商会而牺牲,抚恤费绝对少不了,请二位军团长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钱,张凤的态度渐渐平和下来,陈梧对胡喜媚也愈加热情。

胡喜媚心中好笑,她知道通常无论是军饷、还是抚恤费,都是先发到军团长手中,再由军团长支配,至于发下多少,最终落实了多少,就都由各军团长自己把握了……

在胡喜媚的“协助”下,两位军团长暂弃旧怨,就当前战局进行了简单分析。

从剑空师团遇伏地点到平火师团追击路线来看,叛军主力很可能藏匿于龙吟星一带。龙吟星是与凤鸣星、虎啸星齐名的中型行星,周围可供大军团分散隐蔽的小行星较多,确实是叛军藏身的好去处。

为此,考虑到两个军团的现状,又是在胡喜媚的“建议”下,陈梧麾下的慧石师团从凤鸣星往龙吟星西部区域进军、张凤麾下的损水师团从虎啸星往龙吟星东部区域进军,再让稍加休整的平火师团直接进军龙吟星,三军形成合围态势,以确保万无一失。

接到命令,平火师团长卜同并不着急立即出发,因为军令中有“稍加休整”一句,那他自然可以多“休整”个一天半宿,既然已有击毙毕高的大功在手,又何必与其他人争功?再说,他卜同已经领教了西岐军的厉害,也该换别人去领教了。

打定了这个念头,卜同在得到上司陈梧默许后,故意拖延了两天,才慢慢腾腾地全军前往。

让他奇怪的是,两天都未听说友军与叛军交战的消息。难道说,叛军已经事先得到了消息,逃回了西岐星?可是负责封锁渭水后路的两支军团直属战队那里也同样没有任何战斗啊!真是见了鬼了,西岐军到底哪去了?

怀着这个疑问,平火师团距离龙吟星区域已经还剩三个小时的航程。偏偏就在此时,整个师团都遭遇到古怪的攻击。攻击来自四面八方,估计攻击者规模至少有一个(七千万兵力的)大师团。

对方发射的不是激光,而是古怪液体,这种液体只要接触到舰体,就迅速冷却结冰。大惊之下的卜同立即想到一种久违的殷商军特种弹药——宇宙寒液弹!

没错,正是当年水德师团的宇宙寒液弹,而这种特殊武器现在的拥有者,毋庸置疑便是西岐军。对于平火师团来说,一旦被寒液弹攻击,他们的幻火技能便无法施展,因为低温下就算引发幻火,也是徒有其形。何况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遇袭,只有极少数殷商战斗机在冰冻攻击下幸免于难,却又毁于敌方的激光射击。

如此成功的伏击,让西岐军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敌人完全陷于瘫痪,而西岐军未损一兵一卒。只不过,这样的成功只能施展一次,因为西野军团带出的、本打算在最关键时刻使用的寒液弹,如今已经全部发射出去,再也没留下半点。

这也是通过“剑空”号战列舰的黑匣子,分析出殷商平火师团的战斗方式后,南宫适决定孤注一掷所采取的战术。

各种义军冲锋艇、战斗机对几乎失去反击能力的殷商军发动了进攻。一艘义军驱逐舰连接上了“平火号”战列舰,龙须虎带着陆战队员冲入,被冻得颤抖不已的殷商兵依然强撑抵抗,无异于螳臂挡车、自寻死路。

然而,在龙须虎接近指挥舱时,忽然整个战列舰内部都燃起了熊熊大火,难道说卜同选择了自焚殉职?

龙须虎立即命令全军退回驱逐舰远离,避免殃及池鱼。他后退了几步,忽然嗅了嗅周围空气,神情凝重起来。随后,他不顾部下的反对,严令士兵们执行命令,不用管他。自己却转身又走向敌人指挥舱。

当龙须虎踹开指挥舱的大门,立即有二十多道激光同时打来,却被龙须虎轻松挡开。如此普通的激光,怎么能对付曾经的封神星守护者?

不知死活的殷商兵,又拔出光剑杀来,龙须虎双手一拍,发出的冲击波便将敌人全部解决。

说全部其实并不准确,因为有一个敌人及时以双手燃起的火光化解了冲击波,他不是别人,正是卜同。

目睹着龙须虎的奇形怪状,卜同皱眉问:“你是凌霄盟的人?真没想到,西野门的叛党还勾结凌霄盟,这下可是罪证确凿了!”

龙须虎:哼,你除了知道凌霄盟,还知道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不但是杀害了毕高师兄的刽子手,还是个“碧游”吧?不然这满满一船的烈火里为什么会有异能能量的味道?

卜同:(略为吃惊)知道我们碧游存在的,除了自己人,还有玉虚,难道你是“玉虚”?

龙须虎:我现在是“玉虚”,过去也不属于凌霄盟,而是直接听命于伏羲圣祖!你既然是“碧游”,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

卜同:(大惊)鸿钧创始人之一的伏羲圣祖?那你到底是什么种族?圣祖招揽的外星系高手?

龙须虎:我是由女娲圣祖以外星系基因创造出来的进化人!

卜同:(更惊)为什么两位圣祖会支持玉虚,支持西野门?

龙须虎:哼,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舍身为民,天下共仰,生者成圣,逝者封神!”

卜同:你这话什么意思?

龙须虎:跟你已经没关系了!

话音未落,龙须虎已经冲到卜同跟前,一把扼住卜同喉咙。

而卜同垂死挣扎,双手握住龙须虎的手臂,顿时一道火流沿着臂膀蔓延到龙须虎全身。

但被火焰包围的龙须虎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冷说:“这不是真正的火焰,只是能提高目标人或物温度的异能幻火,对不起,这东西对我没用!”

说着,龙须虎兽爪一使劲,卜同的生命便连同船内的所有火焰瞬间消失……

殷商平火师团遭遇伏击的消息,在卜同阵亡前已经通过公开呼救传出,虽然这种呼叫距离比较有限,但至少龙吟星附近的殷商友军完全能够收到。

同为陈梧部下的张智雄迫不及待地率领殷商慧石师团,立即前往救援,

而王虎好友唐天正则幸灾乐祸,借口发现了叛军行踪,不能错失战机,而故意让殷商损水师团继续在原地搜索,不予支援。

当张智雄赶到现场,看到的是一艘艘被击毁、冻坏的各类殷商舰船,小型战船以上的指挥舰则全部失踪,连残骸都无法找出,更不用提黑匣子,莫非它们全部被西岐军缴获走?

如果要将这些指挥舰迅速移往适当的修理厂,附近行星除了龙吟星,就是虎啸星,既然一路走来都不见叛军踪迹,那必然是前往虎啸星。

张智雄当机立断,下令全军向虎啸星进发,并知会唐天正,希望两师团会师虎啸星。

可是,唐天正依然继续率领损水师团在龙吟星徘徊巡逻,并回讯息说他感觉到叛军就在这一带。

结果你猜怎么着?他蒙对了,问题是唐天正自己都没想到蒙了半辈子,真蒙对一回,还是他最不想蒙对的这一回……

同样是西岐军最擅长的伏击战,同样是仓促遇袭,但幸好殷商损水师团并非平火师团,西岐军也并不了解损水师团的实力。

只见殷商军大中型舰船突然都冒出大量水泡,在太空中出现液体状态的水本已难得一见,更难得的是,水泡居然还具有折射功能,穿透水泡的激光往往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与目标擦肩而过。而殷商军却早已掌握了折射规律,他们发射出的激光往往歪打正着,令敌船中招。

与损水师团交战的西岐军大约有一个小师团(三千万左右兵力),见敌人如此难斗,己方又准备不足,在损失十分之一的舰船后,便开始后撤。

本来还犹豫是否要请求支援的唐天正见状大喜,立即命令部队以水泡阵追击。

但唐天正很快发现一个问题,如果继续维持现有状态,行进速度必然受影响,而西岐军的引擎显然经过改造,如果不全速追击,敌人一定会逃脱。

为了确保煮熟的鸭子不会飞掉,又见敌军不多,唐天正又下令解除水泡模式。这一来,殷商军舰船的前进速度明显加快,尤其是战斗机群渐渐拉近了与敌人的距离。

忽然,西岐军掩护部队转过身来,居然都是炮舰,猛烈激光柱射出,让战斗机始料不及,立时损失惨重。

原来西岐军早已看出,水泡来自炮舰以上行动较为缓慢的舰船,故意让敌军快速部队与主力部队拉开距离,再向已经失去水泡掩护的殷商战斗机群下手。

唐天正见势不妙,急忙命令重新部署水泡阵,偏偏这时周围又出现了大量伏兵,兵力不亚于刚才逃走的部队。

这路义军伏兵战斗力更是惊人,大中型舰船发射出的激光迅速且猛烈,不少殷商船只不及排出水泡就被击中要害。

不过还好,水泡阵还是勉强形成,问题是敌人已经开始以冲锋艇进攻。

义军冲锋艇并非光线,不受水泡折射功能影响,同时其防护罩不但可以减弱敌人攻击威力,也能轻松撞碎水泡。

西岐军拿手的斩首战术更是目标准确,又是对准各级殷商指挥舰。没有了殷商战斗机的掩护,义军的进攻简直是所向披靡。

唐天正见一艘义军驱逐舰带着几艘冲锋艇向自己冲来,急忙集中火力逼迫对方减速改向。

这一吓唬还真管用,敌人果然一时间无法接近,但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西岐驱逐舰上飞出,直接撞向指挥舱。

开始还以为是敌人发射来的什么神秘武器,没想到那东西没有损坏船体,穿透钢壁,出现在指挥舱内,赫然是一个人。

在指挥舱众官兵大惊,开始攻击时,唐天正猛然想到金乌星系中一个濒临灭绝的独特民族——罗榭族。

罗榭高手天生异能,可以迅速穿越一切金属、土石、树木等等,甚至能在没有氧气的太空中生存短暂时间。

在反凌霄战争前,不少罗榭人都是以肉体穿梭天空旅行的冒险家,凌霄人感觉这个民族实在太危险了,进行了血腥屠杀。

罗榭幸存者加入了殷商军,大部分人都牺牲在神圣的反凌霄战争中,所剩无几。

等唐天正想明白这一点,自己所有部下已经尽数被神出鬼没的罗榭高手击倒,那人正是原名图胡的土行·孙。

此时,西岐军的驱逐舰与冲锋艇已经顺利连接敌舰,殷商卫兵忙于和进攻者交战,根本无暇来支援长官。

当土行·孙趁机挥棍打向唐天正,忽然随着这位师团长单手一伸,整座指挥舱立即化为海底。

土行·孙霎时连吞好几口水,眼看就要被淹死。可怜舱内的殷商官兵未死者,现在也彻底化为水鬼。

唐天正狞笑说:“罗榭人能穿越金、木、土,但水与火正是你们的克星。这幻化海底是我‘天损星’的乐园,却是你的地狱!死吧!”

那土行·孙根本说不出话来,双眼已经接近翻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也伸出单手。一股能量索瞬间发出,且无视水压,迅速将唐天正绑得结结实实。

幻化海底随即消失,土行·孙咳嗽着连连呕吐。但他无意中看到唐天正拼命挣扎,光索居然接近绷断。这土行·孙怒从心起,猛地挥动手中光棍砸向唐天正头颅。

渐渐冷静下来的土行·孙忽然想起什么,赶紧手一指,让光索消失,口中还喃喃说:“我没优待俘虏的事情,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我可就死定了……”

当两个殷商师团先后覆灭的消息传到凤鸣星,张凤、陈梧吓得不轻,他们万万没想到,短短数日,两个殷商军团便损失了一半军队。

胡喜媚也是柳眉紧蹙,看起来情报处的工作似乎要比西岐军差得很多,对方的动向扑朔迷离,己方军队却被耍得团团转。

张凤:胡处长,我们下面可怎么办?如果再有什么差错,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啊!

胡喜媚:不要着急!你们必须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接连消灭我们三个师团两亿多人,那只有一亿多的叛军将会如何?

陈梧:(恍然大悟)他们一定是伤亡不小,急需休整。

胡喜媚:那么最佳的休整地是……

陈梧:退回西岐星,休整之后再与我们剩下的三个师团决战!

张凤:不过……虎啸星也是他们的可选项之一啊!

陈梧:虎啸星在我军威胁之下,要在这颗中型行星上休整,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

张凤:万一他们真吃了熊心豹子胆呢?

陈梧:(怒)你今天是不是一定要跟我抬杠?

张凤:(怒)难道你不是跟我抬杠吗?

胡喜媚:两位别吵了,难道又想内讧吗?

陈梧:(惊)不敢,还请胡处长指教。

张凤:(挤出笑容)对对对,全听胡处长的。

胡喜媚:既然你们两个各持一词,那穿云军团防守渭水,临潼军团继续搜索虎啸,这不就行了吗?

陈梧:那我亲自率本部连同金甲师团,堵住他们退往渭水的太空区域,并让慧石师团向我部靠拢。

张凤:我派银鳞师团前往虎啸星继续搜索,为防止敌人趁虚进攻凤鸣星,我以本队守卫这里。

胡喜媚:等等,这样一来,如果虎啸星聚集了叛军主力,仅仅以银鳞师团根本无法抗衡啊!我看,堵容易,攻难做,反正慧石师团已经在虎啸星了,就别动了,让银鳞师团前去会合。守住渭水防线,以陈梧将军的穿云军团本部四千万人,外加金甲师团七千万人,难道还不够吗?

听胡喜媚这么一说,陈梧心中固然千万个不乐意,但也只能暂时应允。张凤则心中暗暗欣喜:“哼,我猜叛军就在虎啸星,让陈梧的慧石师团去撞这墙壁,这次也该轮到我们临潼军团隔岸观火,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捞个现成便宜了!”

下一章

文学作品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