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8)

美人绘·鹤田一郎

文/玄宝

前几日她在一个上市公司的年会上见到了一个故人,这个故人,是真的太久没见,她一度以为自己要忘了,可只远远看了一眼,陆匀之便认出她来了。

隔着人群,兰姐也看到她,笑吟吟地举杯,上前来和她打招呼:“小芝。”

声音那么温柔那么确定,好像是多么亲热的朋友重逢一样,这把声音让陆匀之觉得如被冰冷的毒蛇附身上来,想躲已经来不及,表情僵硬难看。

兰姐把她拉到会所的贵宾休息位坐下,隔着一张小桌子,两人都互相打量对方,没有避讳顾忌。

早在几年前,陆匀之就知道兰姐已经三十多岁了,可她仿佛没有老过,一直维持着当年的模样,艳光四射,举手投足仍是香气袭人,温温软软的美人,烟视媚行,光是一个眼神就需要普通女人修炼一辈子。

美人如玉,兰姐真是天生是吃这行饭的人。

陆匀之垂下眉眼,坐如针毡,手上不自在地翻着自己的工作牌。

“你的裙子不错。”兰姐喝口水,闲闲地说。

陆匀之像是犯错的小孩见到老师,仔细打量自己今天的穿着,白色的连身裙,下摆似鱼尾,上身是黑色的小西装,领口处露出锁骨,贴着一条细细的锁骨链,简单大方的款式,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此时双脚斜斜地放好,普通的工作装而已。

从前兰姐教她如何化妆闻香,穿衣走路,花钱说话,察言观色,她所有的款款仪态都是兰姐一手一脚调教出来的,后来这些东西简直是长在她身上,再也摆脱不去了。

“谢谢。”说话的时候嘴里干干的,她想快点走,什么话都不想说。

“小芝,今晚这么多人,我一眼就认出你了。你是我带过最美的女孩子,如果你愿意,此刻你已经不愁吃穿。”兰姐暗暗叹息,她是老一辈的做派,凡是需要工作的女子,皆算得上是抛头露面。

如果不是发生了何远道那件事,她是怎么都不会放陆匀之走的,小芝是她最得意的学生之一。

陆匀之脸上像是被人扇过,红得发疼,她一直不愿意再去回想这件事,也从未设想重遇兰姐,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她曾想过恨兰姐,最后发现最可恨的其实是自己。此时眼前的兰姐太过理所当然的态度,反而显得她狷介得可笑。

这几年,兰姐实在想想念她,许多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跟着她,学艺不精,至少不如小芝学得她几分神韵,时间稍微久一点,便开始不知天高地厚,跟她要钱要利要男人,甚至想圈资源自立门户,摆脱她的控制。小芝最乖,从不给她惹麻烦,最顺从她的安排。

“美人总不会过得太差。小芝,你看,你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要好好珍惜老天爷赏给你的美丽。”兰姐像个慈爱的姐姐,拉过陆匀之的手,细细抚摸她的脸:”如果你愿意回来,我随时欢迎……”

她的话还没说完,陆匀之“嚯“地站起来,挥开她的手,语气生硬冲动:”兰姐,不需要!”
贵宾室还有其他人在,听她语气冲,都回头看了她一眼,接着看到旁边的脸上总是带着三分笑意的兰姐,又纷纷压抑自己的好奇心,转过头继续自己的交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需要。“陆匀之又低低说了一次,不知是说给兰姐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只是觉得血液都往脑袋上冲,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需要”这三个字。她转身离开这个并不大的临时贵宾室,关门的时候,无意抬头又看了一眼兰姐所在的位置,刚刚怎么没发现,那个地方有些阴暗,灯光照不过去,兰姐的剪影仍是好整以暇地喝水,给人感觉是微微笑着的,合身定做的旗袍,优雅的披肩,雍容华贵得像一尊慈悲的菩萨。

可是陆匀之只觉得可怕,深深地害怕。

兰姐不是菩萨,她是有千年道行的狐狸,无论多少大树倒下去,她都永远是那个岿然不动的兰姐。多少女孩子在她手上不着痕迹折了出去,再也没有露面过,陆匀之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回到活动会场,一片白光和歌舞升平,她擦擦额角,居然有冷汗冒出。

那晚年会,她仍是能见到兰姐,兰姐挽着这个上市公司的董事局主席,笑意满满地到处应酬,已然是没空再搭理陆匀之,一个普通的眼神也没触碰过。

陆匀之松一口气,一整个晚上都觉得时间难过,只好不停地揪着会场的小细节,打发自己内心的不耐烦。最后胸口闷得实在没有办法,才出去给许家明打了个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才慢慢平静下来,是啊,她已经回到家明身边,过着平静忙碌的小日子,不会再跟那些事有任何牵连。

许多人做梦,梦到高中不停地考试,从梦里吓醒,还为自己没做好哪道题而耿耿于怀。陆匀之最大的噩梦是家明去英国时,她在机场大哭,也没把家明哭回来。以往,每一次从这样的梦里醒来,枕头一片打湿,睁眼失眠到天亮,而现在她再也不想做这样的梦。

再遇到兰姐这件事,她没有和谁说,也无处可说。

那晚回去,卸了妆之后,看着镜子里没有表情的自己,反而擦了一点口红,点亮了一下脸色,她实在不想面对没有血色的自己,即使在夜深人静时。

……

顾沁宁见陆匀之对着空酒杯发愣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又踢了她一下,喝下半杯酒:“你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摇着手上的酒瓶子,"晚来天欲雪,再饮一杯无?”

“好,再来一杯。“陆匀之把高脚杯推到顾沁宁面前。

许家明的电话进来:“在哪儿?想见你。”

陆匀之喝了酒,脸有点红,微微笑:“在顾沁宁这,那等下见?”
“你们聊完了吗?我去接你。“家明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低沉。

陆匀之敏感地察觉到他心情不好,马上点头:“好,我随时可以。”

电话挂了之后,顾沁宁揶揄了她几句,又再说了几句话,家明说已经到楼下了,马上上来,陆匀之贪杯,喝完最后一口酒才去洗手间补妆。

顾沁宁兴致勃勃去开门,却见到老曹带着司机和许家明一起站在门口,老曹脸色莫测,许家明倒是明朗地打了声招呼。

陆匀之出来的时候,歪着头在戴耳环,长长的黑发往一边倒,有点醉态,站不稳,整个身子都跟着歪向另一边,戴好耳环,低头找鞋子,没看到门口的老曹,带着撒娇的口吻:“家明,我的耳环掉了,你等等我……”

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门口站了几个人,气氛有些微妙,陆匀之穿好高跟鞋,立正站好,马上换了副面孔,大方得体地微笑:“曹先生,您好。”

老曹这才吩咐司机把行李拿进去,转过头跟陆匀之客气寒暄了几句。

陆匀之踏出门去,挽着家明的手臂,跟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顾沁宁告辞说晚安。

顾沁宁一瞬间也变得极客气,甚至有些敷衍,只希望快点结束这种局面。

许家明伸出手去:“曹总,那我们下次会议再见。”

老曹颔首,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才进屋去。

顾沁宁待许陆二人上了电梯,才慢慢关上门,尴尬一丝丝爬满她全身,无地自容地恨不得想消失。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7)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9)


周末没有更文,浑浑噩噩的~

ps:最近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宝宝的46章被封了。其实是很小清新的~
想看的朋友可以留个邮箱,可以发原文过去,哈哈~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