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人生最重的枷锁是什么?

图片源自于网络

初看到李笑来老师在《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中的这个问题时,霎时间心中一片茫然,人生、枷锁这两个词语,自己从未有思考过,感觉像是那种沉重、富有人生哲理性的话题,这使我不禁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文章中,首先举了一个例子。该例证鉴于ROBERT GREENE的《Mastery》中的论述。

几乎所有的低级动物的双眼都是长在两侧的。它们没有视觉盲区,它们可以同时看到上下左右前前后后……这确实是一种极为安全的配置……可这样的配置有什么样的局限呢?这样的配置的副作用在于它们没办法把自己的目光集中在某一处,没有办法仔细、长期观察任何一个点,于是不可能有深入思考,长期思考。它们在进化过程中从未有机会发展出大脑皮层……事实上也没有必要,因为对它们来说,生存貌似更重要,于是,它们演化出来的是更为强大的繁殖能力。

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看,由于它们不能深入长期地观察,不能深入长期地思考,由于它们的注意力只能时时刻刻消耗在身边发生的一切,所以,它们实际上没有过去、没有将来,也不知道可以有过去,可以有将来,它们只有现在,一个没有前后对比的现在—于是,它们等于被困在永恒的当下。

而对另外一些物种,比如人类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像不像这些动物,把自己设置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维度中,时时刻刻关注身边所有可以被关注的东西,没有视觉盲区,不能深入长期地观察与思考,导致我们过于看不清事情原有的本相,限制了更深一层的挖掘。

当然,最终有些物种的双眼进化到了正面,于是终于有机会可以深入长期地观察,有机会进化出大脑皮层。但是得有代价,那代价是放弃了全视角,接受了视野中有盲区存在。概括地讲,几乎所有的进步都是放弃了部分安全感才可能获得的。

这个结论使我深受启发,仔细观察一下我们周边的人,你会发现绝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是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的,被身边所有发生的一切所吸引,不是吗?比如我们每天花费大量的注意力浏览各类新闻(社会热点、财政、娱乐八卦等等),一方面是为了掌握一些实时资讯,而另一方面却是害怕在一起聊天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却全然不知,这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你经常在朋友圈、微博上晒出一些旅游或聚餐的美照,由于安全感的缺失,照片一定P到自己觉得非常完美才发,还要隔两分钟看一下有没有人点赞。事实上,我们的注意力只能是消耗在身边发生的一切事物上,进而导致了我们停滞不前的状态,就如同那些动物似的,就那样被困在永恒的当下。

李笑来老师在文中讲,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会成为你人生最重的枷锁。

它会让你变得什么事情都想亲力亲为,什么技能都想运用自如,什么知识都想学富五车,进而变得什么人都不会真正的信任。你可能因此变得多疑、变得焦虑,你害怕改变现状、害怕承担风险,你更愿意选择安稳的当下。

结合老师在文中提出的观点,我回望了过去的自己,觉得人生最重的枷锁就是特别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我知道这也是追求百分之百安全感的具体表现。在生活中,我极力表现出最佳的状态,即使有时侯心情不好,也要刻意掩饰着自己,不想让大家知道,总是想在他人面前呈现出最完美的自己。每当工作中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我总是强迫自己放弃更多的休息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容不得半点差池,因为我想获得大家更多的认可和重视。但有时候做事畏畏缩缩,顾虑太多,害怕这句话说了别人会怎么看,害怕做了这件事,别人会怎么评价自己……

想要进步,想要改变自身这种现状,我们必须放弃一部分安全感,才能深入长期地观察、思考。

放弃生活中的全视角,接受视野中有盲区的存在。比如,我想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在微信里订阅了很多涉猎各方面信息的公众平台,每日的推送让我应接不暇,即使每个订阅号我都浏览一番,那也只是走马观灯般地扫一眼,至于我能不能学习到知识,又能够吸收多少,其实也无实际意义了。像我这种散沙似的播种,哪都想收获到丰硕的果实,最终也许会一事无成。好在,我退而求其次,删掉了一些可能暂时用不到的订阅号,着重仔细阅读剩下的,会慢慢感觉到知识不断的积累。

诚然,这只是我生活中的一个小例子,让我在慢慢愿意尝试的过程中,也逐渐改变了自身存在的不足之处。现阶段,我还在试着较少或者不关注朋友圈,为什么呢?因为朋友圈俨然已变成了各种“秀”的重灾区,有的人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生活公之于众,还有的人各种炫富秀恩爱,更有甚者堪比淘宝网站的购物了……我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里,不止有家人朋友,可能还有微商、做广告的等等,我每一次刷朋友圈,感觉要像刷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它太消耗时间和精力了。当然,我没有在批判朋友圈这个平台,这个平台不可否认提供了一个记录生活的场所,也无可厚非地扩大了个人认知的圈子。只是针对我个人感受,在减少关注度或者基本不去刷时,我突然觉得清净了许多,再也不用羡慕她们又去哪儿旅游了,又去哪吃美食了……而这部分转移出来的时间,我或多或少地可以利用在看书、健身、烹饪方面,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呀。

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我们已经放弃了部分安全感,有更多深入长期的观察、思考,那么如何补全主动放弃的那一小部分安全感呢?

文中说,“他们不孤立的行动,他们选择与他人合作—或者称之为有效社交。”“合作是什么?合作的本质其实是大家各自放弃一小部分安全感,并把那一部分安全感交由合作方来保障。信任是什么?信任是相信对方不会利用自己主动放弃的那一部分安全感。”

可以体现在合作共事方面,不论是团队中的协作还是生意场合上的合作,你都可以观察一下,但凡是两方中有一合作方畏首畏尾,瞻前顾后的,最后的结局都会不愉快。为什么呢?因为他缺乏安全感呀,其实就是不相信他人竟然可以不利用自己放弃的那一部分安全感。所以具体怎么权衡这个放弃的一小部分安全感,正是我们现如今所要去面临的问题。

这篇文章给我的最大感受是无比的震撼和恐惧。震撼的是:笑来老师对人生思考角度的冲击力,由动物双眼位置升华到对专注力度的影响,进而完美诠释了追求百分之百安全感的益与弊,还有合作与信任本质的界定。而使我产生恐惧的是,我不想成为那些被困在永恒当下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