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杜和我的故事(一)

       小杜并不姓杜。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他是个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歪果仁。高智商书呆子。从全球前三的大脑学校,麻省理工机械工程毕业。在大学里修过一个月的中文课,他的名字杜思成就是他的中文老师取得,取姓“杜”是因为他的真实姓氏以D开头,而他酷爱诗人杜甫,因为杜甫有首他觉得很牛B的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再有45天就要嫁了,赶快写写小杜和我的故事,让远在大洋彼岸,就要嫁女却从未与未来女婿谋面的妈妈和亲友更安心;也让想知道我最终要嫁个什么人的小伙伴们可以搬小板凳、自带瓜子围观下。

        一、相遇时的我们

       当我在前任住家的晚餐遇到小杜,他刚毕业6个月,无业游民一个。美国不像好莱坞电影里演的那样,现实是他们比中国年轻人更惨:就业形势差,工作十分难找。年轻人大学毕业就要从家里搬出去,开始还大学贷款,不分贫富,都是如此。小杜难以搬离他妈妈的房子,因为他一直没有找到他爱的工作,更因为他的上千本书需要一个安定的所在。(小杜刚刚告诉我别忘记他的钢琴和workshop,工作室)

       那时的我正在狂欢自己的自由,终于离开了,走在路上都在大笑。因为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很好的融入过自己的祖国---自己永远是个独立独行的“怪胎”,太过耿直,太过直白,太过嚣张,太过不屑世俗---永远都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融入一个集体。西雅图的八月,阳光很好,我每天大笑。但是,西雅图的9月,我孤身一人,被恐吓,但仍然拼着命去勇敢---拼命工作。出来了,我就担起责任。

       二、相遇时的晚餐

       小杜和住家的儿子是十几年的好友,也算知根知底。住家女主在得知自己会有个中国老师租住自己家的时候,就开始策划这个晚餐---因为小杜在大学里学了中文。当时还远在中国的我,还在痛苦自己始终没有办法得到自己当时恋人妈妈的肯定,伤心欲绝。对,每个爱情故事开始之前,都会有一个无法善终的故事。不管太仓促、抑或太着急,我和小杜还是在九月份的一顿晚餐上相识了---我尽心尽力地传播着中国文化,表演茶艺,请他们喝茶。认识我的人大约都可以想像,我略带一份讽刺表演茶艺的场景----我是很不友好的,当我架起自己防备的时候。记得他们一脸兴趣对问我最爱的动物,我一脸讽刺地说当然是熊猫了。因为熊猫实在太出名了,所以歪果仁们认为所有中国人都挚爱熊猫。多么无知啊。那时的我,是没有预期害羞的那个小男孩,little boy,会是一天我会嫁的人。不过,如果我表现的淑女的话,估计我们也不会在一起。

       三、歪果仁爱抱抱?

      我上当了,不过现在想来输给高智商人也没啥可耻的。抱抱是这样的:当我刚到美国,哇,我去,他们好爱抱,男女老少,熟不熟都抱啊,有些抱抱甚至让人无法呼吸。没见过大世面的我直感慨啊,好热情的美国文化啊。所以,在第一次晚餐后,每天从学校到家,小杜同学都在住家家口等着给我一个抱抱。自己当时还感慨,美国人民太善良了,知道外国老师背井离乡打工不容易。做了他女票很久很久以后的一个晚上,我突然觉醒了:不对,有诈。永远的后知后觉。

     四、文学文学

      谈情之前是谈文学。小杜和我是从谈文学开始的。现在想来,我真的会嫁一个诗人、一个爱文学的人、一个幼稚的人、一个安静的人、一个会和我一样敏感的人、一个允许让我发疯的人,最重要一点,会让我做自己就好的人。啊啊啊,跑题了。文学文学。

       小杜是个很好的导游。他带我去了西西雅图一个漂亮的公园---林肯公园,海边。两个人就这么聊啊聊啊聊啊,我跟他讲自己在童年和少年时期如何彻夜读书;跟他讲自己在雨夜一边抄黛玉的诗一边哭;跟他讲自己如何爱金庸,立志做个女侠;跟他讲自己怎样感觉不忿而写诗骂前座;跟他讲自己在忧郁时一遍一遍地翻看诗集,寻求安慰;跟他讲自己有天突发奇想开始背古文……他给我背莎士比亚的summer,在维基百科跟我聊共同看过的书和读者,聊中国古诗词……

       那时的我,只觉得聊的很开心。书友会什么的最应景了。

五、心理学也有关?

      没有自己的爸爸多痛啊,永远永远的缺爱,奋不顾身,却尴尬地得不到爱----简直就描绘了我25年的人生,不对,失去爸爸以后的人生,因为有他时,我就是个公主,我十分确信。

       我一直困扰于自己没有办法融入到集体里:初中时的我是个老师家的小孩,好学生,也就这样了;高中时期的我呢?我也不知道,怪胎吧;大学时期的我,从来没在自己班里混迹;毕业后的我,永远都不知道领导真的是个领导,当我让一个副校长做绅士,给我拎包的时候,估计我就已经得罪所有人了。现在想来多无知啊,怎么会有人觉得领导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类呢?Anyway,我承认我有情绪问题,尽管外表很好。摔过三个手机,思考过各种自杀场景,暴吼过各任男票,有抑郁倾向。可惜在中国没有心理医生。

       心理学,对,心理学,怎么变成了我的自我剖析大会,我归咎于刚刚听的音乐,太低沉了。

        召唤小杜!---心理学是我们深入了解对方的开始。根据心理学,我和小杜都在童年经历了巨大损失(big loss),我失去了爸爸,而他父母离婚了。哈,有些中国家庭拒绝自己的小孩娶或嫁有家庭“问题”的小孩,因为他们“不正常”。但是,今天我想说的是:找那个对的人。“不正常”的我们,更明白对方。聊心理学聊到另一方上洗手间也无法停。时时刻刻关注对方的情绪。婚前去看咨询师,更好的谋划婚姻,共同阅读心理学著作,如何让跨文化婚姻走的更长远。心理学让我们走的更近。

       ……

       好严肃的故事一,希望自己可以写下去,写到小杜和我的逗逼日常。庆幸自己活了27年,还是自己。今年的几件大事:婚礼,婚礼,做个更好的人。最后配小虾认真读书照一张。


婚前咨询师推荐的读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