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灰色的时光与我们(十四)

字数 3796阅读 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胖胖小鱼儿


第十四章

江南顺着那条昏暗肮脏的楼梯快速地向下奔跑,她觉得自己今天仿佛一直都在奔跑,而这些奔跑也已经耗尽了她几乎全部的能量。

江南想让自己的脚步停下来,因为她实在太累了,累得几乎无法喘息,可惜她做不到,她觉得自己的双脚好像已然失去控制了一般,只会不断地向前跑,像是有意消磨掉自己的全部精力。

“你走!你没有资格来到这里!”

陈逝的话语在江南的耳边不断回放着、萦绕着,像是在脑海里架起了一台坏掉的收音机。这些声音让江南感到头脑昏沉并且疼痛,与此同时尖锐的耳鸣声也一并出现了。

然后在下一个台阶处,江南的双脚终于因疲惫而瘫软,她感到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飞了起来,然后摔落在楼梯的拐角处。

膝盖和脑袋的位置传来真实的痛感,于此同时一种热辣的感觉也从中蔓延出来,江南伸手触摸这才发现两处地方都磕出了血。

这时心中过于强烈的悲伤终于占据了江南的内心,她想起陈逝对自己的冷漠和暴怒,想起对方用力推动自己时候发红的眼睛,然后又想起不久前陈逝对肖亦展开的笑容,这些画面诡异地重合在了起来。

江南想要知道,是否陈逝在自己这里能够得到的确实只有悲伤,而在那个陌生男生那儿才能得到欢乐和救赎呢?江南感觉眼睛酸涩肿胀,她抬手想要将眼泪擦掉,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哭。

但眼睛确实肿胀得厉害,似乎所有的泪水都干涸在眼眶里了一样。

江南苦笑了一下,摸索着冰凉的墙壁站起来,然后一点一点继续向下走去。楼梯走到尽头时,江南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她盼望自己能在黑暗中看到陈逝的身影,但很显然除了肮脏的墙壁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于是江南继续向前走,她有些后悔自己在这个夜晚里选择跟踪陈逝,她根本就不应该来的,如果自己不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陈逝也就不会对自己感到厌恶了。

江南并不想责怪陈逝,于是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对自己说:“江南啊江南!这都是你的错!你不该跟踪陈逝的,你应该尊重陈逝,她不愿意让你看到的东西你就不该看,都是你的错!”

在这样的自责感中江南登上了公交车,这时候她反而没有再出现晕车的症状了,江南只感觉自己实在太累了,几乎就要忍不住睡去。

大约11点,江南才摸索着回到了那个居住多年的小房子。

彼时,这个破旧不堪的房子已经安静下来了,但林杠与母亲房间的灯都还亮着,似乎是在宣示着某种抗争并未结束。

但江南不想在意这些,她实在太累了,于是她小声地走回房间,没有开灯直接躺在了床上,让睡眠一点点将自己占据。

这一晚江南并没有做梦,但睡眠中的她却始终感觉有一种炙热围绕在自己的身边,她感觉那炙热已经要把自己烧得融化了,她的嘴唇发干迫切地想要水源,于是她又不得不醒了过来。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发烧了。

江南的头上是一条沾湿了的毛巾,彼时这毛巾已因为太久没有更换而微微发热,江南撑着身子起来看到了伏在自己身边已经熟睡的母亲。

这一刻江南才又流出泪来,她不敢开灯,她害怕看到母亲已经衰老而憔悴的面孔,她知道母亲还在为自己操着心,母亲甚至还以为自己遭到了林杠的强暴。

江南开始有些后悔没有向母亲解释清楚,她应该告诉母亲的,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收到欺负,这样母亲或许能少一点伤心与绝望。

江南正这样想着,张云却苏醒了过来。

“南南……”张云抬头看她,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我没事了!你回房间休息吧!”

“很难受吧!”张云哭了起来,“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江南却不再哭了,她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落泪的样子。“跟你没关系……”江南想要借此机会告诉母亲自己还是清白之声,但喉咙的刺痛和干涸都让她无法一下子讲那么多话。于是她说:“妈妈,能给我一杯水吗?”

张云惊异地抬起头,江南的那一声妈妈让她惊愕,一时间心中五味杂呈。张云更加梗咽了,她说:“好……好,妈妈马上就去!”

江南在黑暗里看着母亲的不再挺拔的背影,她开始有些踌躇,她在思考该如何向母亲说明,但无论如何自己是也一定要告诉她的,否则母亲一定会为此继续伤心。

“南南。”张云捧着水杯走来。

江南看到张云的手在发抖,她从张云手中接过杯子:“嗯。”

“我有事想求你。”

江南看见母亲抖动得更加厉害了,由此她知道母亲要说的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我想……我想求你……”张云的声音梗咽地过于厉害,“我想求你,能不能……能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突然间,江南的表情僵滞了,她有些茫然地看下爱那个张云,“什么叫做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张云开始沉默。

江南又问了一遍:“你说啊!这是什么意思?”

“南南!”张云抬起头用一种祈求的神情看着江南,在触及到江南眼中的执着时她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南南,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能不能求你……不要让林浩知道这一切。”

“你是说房主?”江南感到自己的心一下子麻木了起了。

“我求你……”母亲低下头来,似乎不敢看她。

江南将眼睛闭上,她感到自己的脑袋依旧昏沉沉的,无数的画面在里面打着转,其中有陈逝、有那个陌生男生也有林杠和母亲,最后是衰老丑陋的老房主与母亲在黑暗中缠绵的画面。

“你爱他?”

母亲开始长时间的沉默,不知过了过久江南听到对方微小的声音;“是……我爱他……”

手中的水已经凉了,江南把它放到床头柜上,感觉手指也因无力而略微颤抖。

江南的嘴唇也在颤抖。

“滚!”江南说。

母亲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很快地逃避开来,母亲走出房间时没再说任何一句话,但江南却始终觉得这个房间嘈杂得厉害,四处都充满着声音。当然,大多是陈逝和母亲的。

“你滚!你不该来!你没有资格!”

“能不能求你不要告诉林浩。是,我……爱他。”

江南重新躺倒床上,她很渴但没再喝水,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拿起杯子。闭上眼睛前她看了一眼身边的手机,并没有任何来电提醒或短信。

心中狠狠地酸涩了一下,那熟悉的孤独感又再次弥漫了起来,而很快这孤独感便在昏睡中消失干净。

或许是江南实在是太累了,后半夜,她的睡眠出奇的安稳。


与江南所不同的是,那一夜陈逝彻夜未眠,她将自己蜷曲在狭小简陋的房间里一点点等待时间过去。

这个房间是陈逝自幼便居住着的,那个时候这里有着漂亮缤纷的挂图和各种可爱的小物件,这些东西有些是颜晓手工做的,有些是从外地工作回来的父亲带的。但现在这个房间却像个空荡荡的黑洞,里面除了灰尘什么也没有,就连床都在一次争吵中被颜晓叫人丢去。

陈逝安静地缩在角落里,这里仿佛没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于是顷刻间一种无与伦比的孤独感侵袭了陈逝的内心。她突然有些想要听听颜晓的声音,毕竟那个声音是自己所无比熟悉的,却在走到颜晓门口时听到了房间内女人浪荡的喘息。陈逝的脚步僵硬了,心脏也剧烈而疲惫地快速跳动。

“看,江南,我怎么能让你来到这里呢?”陈逝听到自己轻声地呢喃着,她无法想象当江南看到这荒唐的一切时的表情,更无法想象当江南听到颜晓淫荡的喘息声时的想法。

但即便如此陈逝还是后悔了。

事实上,在看到江南离开时那悲伤的眼睛时,她就已经后悔了。此刻,她更是为自己当时凶狠的态度和表情感到自责,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江南!明明是可以再冷静一些的啊!

陈逝再次踱步走回房间,把自己关在那个一无所有的小房间,她感到这个房间里似乎隐藏着一个黑洞将自己的精神一点点吸走。然后,她终于忍不住掏出手机想要给江南一通电话,也是在这时才看了那多通来自江南的未接来电。

陈逝突然想起自己与江南的约定,她真是太糊涂了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真是要死!陈逝感觉自己的脑袋胀痛了起来,她无法想象江南如何一个人在恒源路等待自己这么久,更无法想象在等待整整2个小时后,江南看到自己和肖亦有说有笑时的糟糕感觉。

这个时候陈逝有点理解江南为什么不吭一声地跟着自己了,那个时候江南的心情本来就是委屈的啊!

陈逝感到自己的心脏揪成了一团,她快速地滑动手机页面打算联系江南。然后很突然的,她听到内心里一个声音在和自己交谈。

“陈逝,真的还要联系江南吗?”内心的声音在问她。

“当然,她是我唯一的亲人!”陈逝说。

“你知道的,她并不是,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是啊!但江南与我已经如亲人般亲密了,她是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啊!”

“所以……你还要继续连累她吗?”

陈逝猛地抬起头,“连累”这个词突然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连累?”

“是的,连累。”

陈逝感到自己的身体彻底无力了起来,她想起江南漂亮的面孔与温柔的微笑,想起对方干净清澈的瞳孔。陈逝站起身走到镜子前,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着自己。

镜子中的女孩,头发凌乱,眼神暗淡,她的脸上身上甚至处处都挂着伤痕,这又不得不使她想起江南一次次为自己包扎时担心的表情。

“多堕落啊!”陈逝轻声开口:“我的样子多么堕落啊!”

然后江南离开时的样子也在陈逝的眼中浮现,渐渐与镜子中的自己重叠起来,那时的江南亦是变成了一副苍白无力的神态,眼睛因悲伤而失去神色,嘴唇干涸而颤抖。

“不!”陈逝大声尖叫起来;“我不能!我不能!”

陈逝哭了起来,她再次靠着墙壁蹲下,“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像我这样生活在堕落里的人怎么可以做江南的朋友呢?我只会连累她啊!我只能伤害她啊!”

墙壁另一边传来颜晓尖锐的呐喊声:“妈的,小贱人!你吼个屁啊!”然后是玻璃摔到墙壁上时发出的破碎声。

陈逝抱着脑袋蜷曲在地上不再说话了,于是不久以后隔壁房间再次传来了凌乱的喘息声。

——我最好的朋友江南,我想,我大概根本没有资格成为你的朋友吧!对不起,我曾经想过要保护你,但如今却发现我只能伤害你。不过你想想啊!一个妓女生的小婊子怎么可以跟你这样的小公主做朋友呢?

拜托你,拜托你不要再像离开时那样悲伤。

请永远保持小公主般漂亮的姿态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