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愿你来生不再悲伤

文/逆风飞翔的猫

苍凉的古道,陌生的容颜,是谁在轻声低语,说着今夜无眠?
循声望去,只见一男子立于窗前,满眼苦楚,清泪两行。


纳兰容若-图片来自网络

“雨蝉,恐今夜又无法安睡了,你看窗外的落叶,满地尽是凄凉。你似落叶般飘过,如今又在何处心伤?你是否如我这般思念,是否还为我挂牵?

即使疏窗关闭,亦挡不住秋风来袭。

夕阳下,落叶旁,曾有你的身影。你与天地共舞,以解我忧伤。
九天外,飞絮倾,那是一瞥惊鸿。你在风中旋转,以慰我安宁。

落叶为你倾倒,我亦为你心醉,你与天地自成一线,那曾是我们最美的华年。如今看着窗外的落叶,想着风中起舞的你,竟让我愁肠万千。

我如此思你念你,你怎能狠心把我抛弃。犹记当初,饮酒微醉,只想沉沉睡去,最不愿有人扰我清静。谁知你竟似一朵解语花,能知我心意,非但不来吵醒我,还让下人远远离去,你那般体贴入微,我又怎会不心知肚明,我是人醉而心未醉。

我们也曾赌书泼茶,也曾浪漫如花,如今想来甚是甜蜜,怎奈当时不知珍惜。你终如流星般消失不见,谁还会在乎我的肝肠寸断?谁来解我忧伤,谁与我一起再品茶香?

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你的夜晚甚是孤单,我多想再次拥你入怀,再看一次白雪皑皑;奈何你已把我抛弃,不愿再与我相偎相依。

我恨苍天把你带走,徒留我一人不能与你再相守;奈何我无法与苍天抗衡,只能看你一点点远走。究竟是苍天不公,还是我心绪难平?雨蝉,你何时再归来?何时再入我怀?何时?”

泪水顺流而下,我亦瞬间清醒,原来只是一场梦。可是梦境为什么这般真实,真实的仿佛我就活在你的世界里。

看着你的双眼,感受着你的苦楚,那般柔情万千,又那般肝肠寸断。

我忽然希望自己能成为你爱的女子,希望被你宠爱至极,希望能陪在你的身边,希望你不要再对她如此挂牵。能得你心者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让你至今难以忘记?

你是怎样的一个男子,世间是否还有你这样的情痴?那个幸运的女子就这样离你而去,临别时是否也如你般痛哭流涕?

纳兰容若-图片来自网络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再次翻看这首词,
再次感受你对她的心意。
纳兰容若,
愿你来生不再悲伤,
不再思她念她若狂;
愿你来生不再牵挂,
不再疼她恋她似傻;
愿你来生不再多思,
不再想她爱她成痴;
愿你来生不再多情,
不再等她盼她重生。

逆风飞翔的猫(日更第59天)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

我是逆风飞翔的猫,爱文字爱猫爱笑;
我是逆风飞翔的猫,喜欢纳兰性德,喜欢一切美好;
我是逆风飞翔的猫,在走心的文字间行走,愿与你相知相守;
我是逆风飞翔的猫,如果你看到了我,请留下你的微笑。

往期在首页冒过泡的文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