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生存]不要叫我狗蛋(6)

字數 4952閱讀 63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别叫我狗蛋

                        第六章      春天


                                    「1」


        春天是在初一的时候上位的,之后就一直统治着我们整个年级。

        我还记得他上位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告天下,而方式是非常嚣张的。

        那天晚上熄灯以后,他带着好多人一个一个地踹开其他宿舍的门,把整个初一年级的宿舍门都踹了个遍。

        踹完之后还站在门口往里边射手电筒,非常的淡定,非常的肆无忌惮,目的很简单,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我春天,即使让你们不爽了,你们也得给我忍着!

        眼见没人跳出来发怒才吹着口哨去踹下一个。

        我记得有一个宿舍的一个小伙子脾气不好,当场破口大骂,被他们拖出来打,其气焰之嚣张,以至于没一个人敢帮忙,人人噤若寒蝉,人人装睡。

        打了那一个人之后,楼层里的人基本都醒了,他再去踹其他宿舍门时,所有人都知道发生过什么,所有人都安静地躺在床上。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跟马列,反正黑漆漆的,谁也看不见誰脸上的愤怒和怂样!誰也看不见誰的狼狈!

        当晚春天踢完我们的宿舍门之后,过了很久,二柱子才起来点了一根烟,然后缓缓把门给关上了,即使是他,在那个情况下也一样忍了。

        当时动静还挺大的,我至今都不知道管宿舍的老师为什么当时就像消失了一样?不过好像每天宿舍一熄灯,他都不会离开他值班的房间。

        春天的宣告仪式很完美,完美地确定了他在初一的地位。

        从此他走到哪里后面都跟着一票人,不管是上厕所还是吃饭。

        他们走过的地方有一种奇怪的现象,靠近的人都有一种压迫感,很不自觉的会远离避退,即使远远看着也让人很不安!

        一时风光无限,大家都知道,在老师和成年人都触及不到的世界里,这个年级由春天说了算。

        我不爽这群人很久了,但我有什么办法,我习惯了苟且安稳,习惯了在麻烦还没有找上我之前就远远避开。

        不过说真的,他那种状态虽然很欠扁,但是却也让人很向往,马列管那种状态叫飞扬跋扈,我管那种状态叫鲜衣怒马。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有那么一天,他会有一个惨淡的收场。

        如果没有这场病毒爆发,也不会有这一系列脱离轨道的事情发生。

        马列不会克服自己的胆怯,依然会一辈子活在自己的阴影里。

        我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杀人,而是会装作好学生等着中考的来临,然后就是高中,大学,彻底忘记这段黑色的青春。

       

                                「2」


        我之前救上来的女生叫汤圆,这名字是她很羞涩地站在我面前告诉我的,她说她希望我知道她的名字。

        说起来有些狗血,她长得不是很出色,就是那种长的很普通,穿着很土气的农村女生,但是我确定她喜欢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别人的情绪表达特别的敏感。

        至于她为什么喜欢我,可能是因为我救过她吧!那种情况下差点死掉的人,对我产生好感也是意料之中。

        但是我不喜欢她,我也不是那种喜欢玩暧昧的人,所以我就直接问她:“你不是喜欢我吧!”

        “啊!!?”

        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马列瘫坐在旁边,大笑出声:“呸!你个臭不要脸的,人家跟你说句话就是喜欢你了?那她给我包伤口,我还说她喜欢我!”

        马列这样一说,汤圆的脸就更红了,她看了马列一眼,低着头就走开了,就没再看我一眼,这个细节让我更加确定她喜欢我。

        夏天被人拉了上来,他那潇洒而又干净的白衬衫也染的白里透红。

        杨光说了,夏天是唯一一个不怕冷的人,总是穿着一身白衬衫,天冷了就往里塞几件T恤。

        这是个很注重外表的人,好像是要告诉所有人:你们都脏,只有我最干净,我才是主角!

        这个主角很好奇为什么这么久才拉他上来,看到那九个俘虏和一个瞎眼的人之后他明白了,叹了口气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不得不说,这个人有着一股二柱子所没有的和气,很容易使人信服,你看他之前的行动搞砸了还放进来这么多的丧尸,害死了这么多人,他依然满脸的自信。

        二柱子就不一样了,他平时就是那种比较高冷的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看不起任何人,不削于与任何人做朋友。

        夏天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兄弟们,这个世界变了,是毁灭,也是新生,我们能活到现在,证明我们的生命是顽强的……

        证明新世界有任务等着我们去做……你们看,食堂就在那里!”

        他指着食堂的方向,声情并茂,“那很遥远吗?

        不!

        一点都不远,只要我们愿意,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拦我们,

        没有!

        我们要活下去,然而我们面临困境,只能摧毁眼前的一切阻拦。

        我们要杀光下面的所有怪物……”

        二柱子在我旁边露出了一个难看的表情,嘀咕道:“这搞得要上战场似的!你杀得完吗?”

        我也觉得情况似乎不对了,看夏天这架势是要鼓动群众搞武装斗争了,这特么开什么玩笑,那么多大城市都沦陷了,他是要准备让我们跟丧尸咬架吗?

        这计划有点过于草率了!这个时候,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走到了夏天的旁边,他是个老师,只是没教我们班,我见过但不认识。

        那个老师和蔼地劝道:“使不得啊!那些东西可不能硬来的,我看还是想办法引开的好!”

        丧尸们跑起来一个个跟百米冲刺似的,不算校外跑进来的,就昨天刚爆发那一会儿,还有刚才涌进教学楼那一波,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都有一半成了他们的同类。

        丧尸们搞起人海战术,让军队来也只敢远攻,何况这三百多个手无寸铁的初中生。

        杨光在我们边上笑得很尴尬,“这家伙的确太热血了点,平时好多主意其实是顾元江出的,不过也没事,夏天这人很好说话的,他也是个善于听取意见的人!”

        马列可能流的血过多了,现在嘴唇有些苍白,只见他松了口气,“那就好!他要是敢逼我们去跟丧尸对啃,我先啃了他!”

        原来顾元江才是他们的智囊,那么推大嘴他们几个下楼的主意应该也是那个顾元江想出来的了。

                                  「3」


        夏天的热血计划得不到实现,这里马上出了新状况。

        汤圆一脸慌张地从五楼跑了上来,“出事了!”

        此时五楼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我马上想到了那一群被关在会议室的被咬到的人,不对,门锁得很死,应该不会有问题!

        我探出头看向五楼的走廊,一群学生正慌张地要往楼顶跑,这时又传来了一声尖叫,是从广播室传出来的。

        广播室里有谁?

        有被胶布反裹住双手的春天,还有张老师……

        “是张老师!”

        当我们赶到广播室的门口时,只看见一个女人像野兽一样扭曲的背影和一个躺在地上挣扎着的人。

        那是个很熟悉的背影,却不再是那个熟悉的人,我觉得我对所有的老师都没什么感情,但是现在却非常不想看见这个背影转身,我知道当她把脸对着我们的时候,我会很难受。

        “艹你×的!……你们这群狗日的!你们故意要弄死我!”春天歇斯底里。

        “多来几个人按住她的手!”我说着就脱下外套,冲过去一下套在这只丧尸的头上,二柱子,杨光,还有另外几个男生马上过来抓住了她的双手。

      外套里传出难听的干吼,她的力气非常大,不比那个小个子的男生,我们这么多人险些抓不住,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她从春天身上拖走。

        我知道这已经不再是一个活人了,只要看不见她的脸,我就有杀她的勇气。

        二柱子用胶布把她的双腿和双手裹了好几圈,因为受力不合理,即使力气再大也挣不开。

        这样她就变成了一个只能在地上扭动的躯壳,头上依然套着我的外套,二柱子想要把外套拿下来,被我拦住了。

        春天身上有很多血,显然是被咬了,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脱身的可能,这个曾经的王者,曾几何时,是那么的嚣张,鲜衣怒马少年时!

        从昨天到现在,他被绑以后经历过不屈不饶,痛哭求饶,绝望沉默的状态,再到现在的歇斯底里!

        我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的,所以看不懂他眼中的绝望和愤怒。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他大笑着,流着眼泪。

        这一刻,我觉得我们也会有一个跟他一样的结局。

                                  「4」


        我们把张老师扔下了楼,我没有忘记把那件带血的外套拿下来,毕竟天气又开始变冷了。

        她的手机依然在我的口袋里静静地躺着,我知道那里面有一张照片,上面有个小孩。

        “春天迟早会变,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扔下去吧!不然待会儿不好抓!”夏天这样说着,他似乎很喜欢判人死刑。

        春天瘫在地上,我从没见过那种充满怨毒的眼神,

        “哼哼……哼!

        一群卑微又愚蠢的垃圾!

        你在讲什么笑话呀?

        你们知道什么善恶,知道什么好坏?这个世上又有什么善恶啊?

        你们是好人……你们就只敢看着我瑟瑟发抖!一群懦夫,现在都特么扬眉吐气了。

        现在是要伸张正义了吗?我去nmd!”

        我觉得他说的话没毛病,但我觉得我有必要击碎他最后的一点意志,“别把我们说的那么幼稚,我们只是单纯的想推你下去而已。

        说真的,看到你这样我很开心,毕竟——我看你不爽,你也和我们有仇!

        换作是你,你绝对会用更残忍的方式对待我们。

        刚才我们出去的时候我留意到了你,我故意把门锁上的。

        你说的对,这世界是不分善恶的,但是人就该有立场。

        不是我们杀你就是你杀我们,我觉得对敌人做任何残酷的事都是理所当然的!”

        其实我们当时全忘了广播室里的张老师,都忙着去楼顶拉夏天,但我就是要把这个说成是故意的,因为可以刺激他。

        刚刚经过我一阵思考,我觉得楼顶那个跳楼的人说的对。

        但他也很可悲,他只是被逼到最后一步才不得不说一些奇怪的话,毕竟人之将死,总想对这个世界吼两声。

        也许我们推那三个少年下楼的确是做错了,但是那不能怪我们,他们运气不好而已。

        春天扫视着我们所有人,最后停留在了我的身上,与这个眼神相对,猛然使我有些心惊。

        “我以前没得罪过你吧!?”

        我说:“没有!”

        春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瞪着我。

        我继续说道:

        “我从初一开始就特别想打你,不过就像你说的,我是个懦夫,只敢看着你瑟瑟发抖!

        但是看到你现在这样,我觉得很开心!

        你知道我身上的伤怎么来的吗?”

        我想他应该能猜到刚才楼顶发生过什么,他也能猜到结局是什么。

        “…………我的人还活着多少?”他有气无力地问着。

        我得意地冲他笑了笑,“没有了!

        一个一个的全都扔了下去,他们死前都吓得屙屎屙尿的,都求饶说不要杀他们,他们愿意杀了你表示忠心!”

        我看到了春天脸上的痛苦,还有他微微颤抖的身体,我继续笑着说道:

        “我一向是很仁慈的,当然不会让他们来杀你了,因为那样对你太残忍了,所以我就把他们全都扔了下去,

        那一个个哭喊声,一声声尖叫……

        就像唱歌一样,真特么好听!”

        春天的脸痛苦地扭曲着,挣扎着身体慢慢站了起来。

        他是一头狼,被逼上绝路的狼,总是特别疯狂。

        “啊——”

        我看到了他血红的双眼,那眼神是要跟我同归于尽。

        我藏在背后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根桌腿上卸下来的木棍,就等着他向我冲来……

                                  「5」


        我这个人吧!我都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看见可怜的人会同情,看见施暴的人会愤怒。

        喜欢看武侠小说的我,总觉得应该做一些行侠仗义的事情,但我一次又一次的退缩,这让我知道我自己只是个没用的怂蛋罢了。

        我记得曾经有一只狗咬伤了我,我做了一个陷阱把它捉住,然后扔在一个没有水的深水池里。

        恶狗爬不上来,我就肆无忌惮地用石头打它,它的叫声从最初的狂吠转变成呜呜的哀鸣。

        我很开心,从那一次开始,我就知道我是一个变态,我喜欢看那些我定义为恶的一切事物痛苦,我喜欢用所有残酷的方法折磨他们。

        我对这样的行为乐此不疲。

        但是这个世界少了一只狗没人注意,少了一个人总会有人注意。

        我很清醒,一直不敢杀人,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直到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看到马列的惨样,我很同情他,我想帮他,同时我也很想把对狗做的事在人身上试试。

        我告诉马列:我们杀了他吧!让我帮你,我们一起杀了他……

        所以原本的计划只是绑架刘彪,然后把他扔到水池里折磨到死。

        可是当时马列退缩了,我不想放走刘彪,所以才当场勒死了他。

        那其实是一个不怎么顺利的计划。

        现在的春天早在初一的时候就被我定义成了一个坏蛋,只要有机会,我不介意把他逼疯。

        但是我一直没办法,他有亲戚做高官的,如果他突然消失了,警察一定会彻查,我没有完美的计划,所以不敢拿他怎么样。

        直到这场丧尸病毒的爆发,一切都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我似乎有些喜欢这样的世界了,我可以变成我喜欢的样子,我可以做成我想做的事。

        春天疯了一样向我冲过来,我觉得他会像刚才楼上的我一样,他也会疯狂咬掉我的鼻子或者耳朵。

        现在我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在他靠近我的攻击范围后,我就会一棍子抡他头上,

        杨光不知道我背后藏了根棍子,出于好意,他一脚拌倒了春天,“快死的人了,怎么总想再拖一个人一起死!

        这世界还有一点爱吗?还有一点善意吗?”

        春天的回应是躺在地上痛苦地咆哮。

        周围的人都大声笑了出来,不知情的人都会觉得我们是一群人渣。

        也许我们跟春天真的没有分别,没有善恶和正邪,处在同样的位置上,大家的表现都是一样的。

        也许春天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他曾经也可能是个很友善的人,但我已经不想去知道他的故事了。

        春天死了,被反绑着双手扔下了楼,他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今天做的事,早晚有一天会有别人用到你们身上!”

     


上一章      谁的错


下一章      晚餐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