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是猪一样的队友,也永不离弃

96
大梦斋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6.06.08 13:25* 字数 1347

(一)

我最初认识大鸣鸣的时候,是公会开荒奥格的时候。他装备不好,手法不好,但是脾气很好,温顺而热情。经常在活动前后拉人一起去刷坐骑。

他是公会dkt大川子的亲友,两人整日约在一起钓鱼种地刷成就。作为公会腐女天团幕后推手的我,经常拿他俩打趣。他们不恼也不反驳,还会在我在线的时候,故意做出恩爱甜蜜的样子。

某天在午夜刷空场,大川子不在,大鸣鸣给我讲了两人的故事。

他俩是60年代在游戏认识的。大川子聪明伶俐,手法好,意识佳,在公会很吃的开。大鸣鸣年纪稍大,反应有些慢,经常在开荒的时候犯错。但由于都是十分直爽坦诚的人,脾气相投,从那时开始,两人就开始要好。每次开荒新boss之前,大川子都单独给大鸣鸣讲一遍注意事项,免得他总被团长骂。

70年代的时候,以前的老战友都afk,他俩还在继续坚持。很多次,遇到对大鸣鸣没有耐心的团长,骂得难听了,大川子都会十分愤怒,拍案而起,替大鸣鸣出头。就这样,他俩辗转几个公会,始终不离不弃。

80年代,大鸣鸣结婚生子,afk。90年代他回归,却发现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又要afk的时候,也几近afk的大川子重又回归。

大鸣鸣最后对我说,在这个游戏里,只要有大川子在,就够了。

那天,我俩站在七星殿外的平台上一边聊天一边排空场。他对我说完这些,我觉得他的圣骑士自内而外的散发着暖暖的光。一直暖到心里。

(二)

大川子是个爱得瑟的人。自从他知道我爱做成就之后,就总会向我炫耀他的各种光辉成就。某天我见他居然有80年代的首杀成就,好奇询问,又从他这里进一步了解了两人的关系。

80年代他在他们服务器的第一公会,跟着一起首杀开荒,拿了成就。但是以前的老战友都不在,让他也很是沮丧和遗憾。他遇到大鸣鸣回归的时候,几乎也要afk了。但是为了大鸣鸣,他又重新留在游戏。

公会会长不愿收大鸣鸣,觉得他装备太差,意识也不够好。大川子没告诉大鸣鸣,只是说想玩新号,于是两人一起在新服,从部落换到联盟,练了新号,重新开始。

他说之所以留在我们这个不算太大,进度不快的公会,是因为会长愿意将他俩一起收进来,而且还有一些人像我一样的人,不会嫌弃大鸣鸣,愿意和他们一起玩,一起活动。

大川子说,大鸣鸣虽然是笨了一点,但人是真的很好。既然将他当成兄弟,就绝不会因为装备和手法,将他抛弃。

(三)

后来越来越熟,我们几个人和大川子、大鸣鸣,逐渐形成了一个专门做各种成就的小团体。

一起去做雷神副本成就,一起去做魔古山宝库成就。有时候,人不够喊来外人,总会问“你们团成就做法怎么这么不一样?”他们不知道,这是大川子为手慢反应差的大鸣鸣特别设计的战术。

每一次,大川子会告诉大鸣鸣具体站在哪个位置,做什么动作。即使会比通常做成就稍微费些功夫和脑力,他也乐此不疲。

之后,我们挑战极限,带着大鸣鸣去做黄金挑战。奥格时期的五人黄金挑战,八个本,我们一起,彷佛比开荒还艰难,整整两个月才最终拿到成就。

至今我仍然记得,成就跳出时,那种无与伦比的激动和兴奋。我们一起换了幻化套装和挑战的凤凰,在七星殿外炫耀很久。

有时候大鸣鸣打本犯错,大川子也会激动大,气急地骂他笨。我们也会打趣“大鸣鸣,你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他总是真诚地道歉,然后嘿嘿一笑“那又怎样?我再笨,不是还有你们陪我一起?”

这么多年过去,越发觉得,装备都只是过眼烟云,进度也不过是一时之争。真正留在心底的,永远是朋友一同相伴的悠悠岁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游戏相关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