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读不怡心,文字见真意

文字真是最隐晦也最直白的东西。

今天闲来无事,随手翻开某次逛书展带回但是一直还没看的书,作者是以前读书时经常可以在语文阅读理解上见过的某位,凭着学生时代的这点香火情,以及这本散文集的诗意名字,一时冲动便买了下来,然而回来之后一直束之高阁,直到今日,才随手翻看。

我倒也没有从头开始,散文嘛,便也不介意散着看,随手翻开的是哪篇就看的哪篇,然而却越看越不对味。文字是没什么问题,讲究是讲究的,可以几篇读下来总有点不适感。

看了一会儿,突然就明白这不适感是来自于哪里了。

这不适感,来源于作者字里行间藏得极深的优越感,她的文字并不深奥,但在文里总爱带了那么点说教的意味,仿佛一位努力微笑想让自己显得亲和但实际上目下无尘严肃板正的四十岁女教导主任。她写往事,温情下裹着刻薄;她写底层百姓的艰难,那同情带着也带着俯视的优越感;她写文学和艺术,是站在雅的这一边,向俗的那一边投下不屑的眼光。

我也不是什么评论家,只是今日小读不怡心,作为读者想写下自己的一点感受,思来想去,也只好到这里来一吐为快了。文字是最真的东西,不管包装得如何,总有读者能读到字里行间潜藏的真意,感受到写下这些文字的人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人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