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比粥还要温柔的人啊!

  文章阅读:那个比粥还要温柔的人啊!

  岁月在不停流转,在每一个站口都不曾停留,从前我渴望岁月的列车,快些再快些,让我快快长大,让我能独自离开家乡去追求所谓的诗和远方。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岁月不用快进,都让你我跟不上长大的速度,若真到长大的那一年,你我又渴望着这岁月慢些,再慢些,最好还能倒流。

  PART.1

  “没有比粥更温柔的了,念予毕生流离红尘,就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

  ——木心。

  看到木心书中的这句话,莫名的一股缱绻的温情就涌上心头。那漫漫的蓉飘之旅,让我告别了让那个为我温粥的温柔乡,来到了这个摩肩擦踵的城市。我将这个繁华的城市叫做梦想,将那个梦中的温柔乡叫做故乡。在那里,有比粥更温柔的人爱着我。

  约莫也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天,母亲总是会熬上一锅大白粥,等着农忙回家的父亲。炎热的夏天里,白粥比大米饭更受一家人欢迎。父亲总是不按时回家吃饭,桌子上的白粥都快凉了,母亲也不让我们动,说是要等着父亲回来才能吃。

  PART.2

  回到家的父亲总是大汗淋漓,母亲催促着他洗手吃饭。坐在桌前的父亲说,这粥都凉了,你们怎么都不吃啊。母亲说,这大热天的,那么热怎么吃的进去啊。

  我跟哥哥都不说话,只是开始认真地喝起粥来。一锅浓稠软糯的白粥,再配上几个母亲做的可口的小菜。虽然此刻的白粥已不是热气腾腾的,却还是那么讨喜,如同单纯明快的小词,辞少意多,并不赘余,也不流于平淡。

  温和的一碗白粥下肚,夏日炎热的不适感就此消弭,父亲满脸的疲惫也慢慢被这样一顿简单的午餐所治愈。那个时候父亲从不曾心疼自己的身体,每天都十分劳累拼命为家里攒钱。那时候的我们不懂,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

  PART.3

  后来,父亲病倒了。家里似乎一下子就艰难起来,父亲喝粥的时候更多了。只不过这粥,不再是母亲熬的,而是我和哥哥,我们一个负责熬药,一个负责熬粥。父亲则是,喝完粥就开始喝药,而母亲负责挣钱,负责养我们三个。

  那两年,我最渴望长大,渴望自己能离开这里,去远方去大城市去挣大钱,照顾好我所想照顾的人。再后来,父亲渐渐康复,又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变成了从前那个劳累的父亲,而母亲仍然是那个无怨无悔为他熬粥的妻子。

  再后来,我长大,可我发现我想照顾的人却开始变瘦,变老,变得脆弱起来,我又渴望着岁月慢些慢些再慢些。

  从前喜欢吃各种花哨粥的我,如今只喜欢喝白粥,在远方,我怀念着那天夏天桌上已经凉了的大白粥。

  我那个比粥还要温柔的母亲啊,默默无闻地爱着父亲,爱着我们,将一生的温柔与用心都给了我们这个四口之家。

  这一生,有幸遇见一个比粥更温柔的母亲,真好,余下的岁月,让我来做那个比粥更温暖的儿子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