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别再踩我的尾巴了【The Moment 04】

                       

天下着蒙蒙细雨,路上的行人有的忙着赶路,有的忙着避雨。

根本没有人理会我呼喊的声音。

听闻人间教书先生都会教学生们多多益善,百闻不如一见,原来也不是这么的善良。

难不成是我的声音不够大或者不够动听?试着换了换嗓子。

周遭的人还是忙着赶路,瞧都不瞧我一眼。直到喊的嗓子都哑了,正当我都要放弃的时候,一个人影在我面前蹲了下来。

“你这猫儿怎这么不小心被驱鼠器夹住了腿,想必是你淘气了吧。”

悦耳的嗓音传入我耳朵,我开始打量眼前的这个人。

一身素衣,头发也是由相当简单的簪子束起来的。一副书生模样。

约莫着他的年龄应该是及冠了。在我观察他的同时他已经开始着手把我腿上的驱鼠器拿开,噢不,是爪子。

“喵~喵~喵~”

“好了,知你有多痛,再忍忍,等会给你上药。”

我看着自己受伤的爪子很是心痛,留疤了!

我堂堂猫族继承人在出游路上让驱鼠器给耽误了时辰传出去不笑到大牙,正当我忿忿不平时书生已经把我抱进怀里。

温暖的臂弯和刚才被细雨淋的感觉完全不同。书生一手撑伞一手抱着我走在小道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自我出生以来,除了接触过猫族里的公猫以外,书生是我第一个接触的人类。我们一起走了很久。

还得走山路,“喵~喵~”空旷的山间回响着我的叫声,书生开口了“乖猫儿,再忍耐一下。”

爪上的痛楚让我难耐,索性闭眼睡觉了。

再次醒来是被痛醒的,环顾四周的环境,是一个很简陋的房子。

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爪子。眼睛转了一圈没看到书生。我开始叫唤,看着书生从外面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书,果然是个呆书生。

“好在我今日将你带回来,不然你可就危险了,恰逢今日又是月夕节,你就叫夕儿吧。我是顾青城。”

“喵~”这声叫唤不是我喜欢顾青城起的这名字,而是无力反驳这呆书生。

顾青城转身走的时候踩了我的尾巴,我瞬间炸毛了,惨痛的叫唤声传遍整个屋子。

“夕儿,莫怪莫怪,我不是有意的。”

踩了我就罢了,这个呆书生竟然还摸我的头。

想我猫族继承人哪里受过这般待遇。待我恢复后怎么收拾他。

记得阿娘告诉过我,月夕节是人类一个很重要的节日,阿娘还似乎说了什么,我当时只顾着吃大餐,没有去听关于月夕节的再多传闻。

活了几百年,这是我第二次涉足于人间。从小听了很多关于人间的传闻。

最多的还是关于人间的美食,各式各样的美食,让人垂怜不已。这些都是从偷偷跑出来人间的猫族回来告诉我们的。

阿娘一直叮嘱我,就算是来了人间也得要十分的小心,切记不能以人形现身,在他们看来,我们就是妖怪吧。

阿娘还说“解忧,不要被人间的一切给迷惑了,尤其是人间的男子,他们懂得用花言巧语骗你,如果让他们知道你的真身,会不惜一切的杀死你的。”

这些话阿娘絮絮叨叨说了几十年。我的耳朵都长茧了。

我堂堂猫族长女,岂会被人间男子所迷惑。

如今爪子受伤了,更不能以真身现形了。看着自己的爪子,只能将就的在顾青城这呆上一段时间。

当我还在为这件事苦恼时,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屋子里又响起我的叫唤声。

“夕儿,就知道你饿了”

书生走过来将我抱到桌子前,看在美食的份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用我圆碌碌的眼镜打量顾青城,发现这书生长得还挺好看的,噢,对了,谦谦君子说的就是他吧。

“夕儿,我发现你和普通的猫不太一样,尤其是你的眼睛,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睛,真好啊,做一只猫,没有这么多的忧虑,不像我啊,满腔热忱的想要为国出一点谋策,无奈现世的圣上是个昏君,只懂得美人在怀,不关心这天底下的老百姓的生死。”

听到书生这样说,心生一起丝怒火,这天子难不成是个无用的昏君?

放着这国家大事不管,沉醉于美人乡了,这可真是天下百姓的不幸,这要是放在我们猫族,早就拉出去杀掉了。我伸出没受伤爪子拍了拍书生。

“喵~喵~喵~”

待我日后恢复了,定帮顾青城一把,谁上他这么有抱负呢?

吃饱喝足躺在那里看着书生收拾,困意渐渐涌上来,就这么耷拉的头想要睡过去。

没料到顾青城又踩到了我的尾巴,这种痛楚让我又大叫起来。

“抱歉抱歉,我实在是太愚笨,这一转眼又踩着你的尾巴。”

看在吃了这美食,也就不和这书生计较了。翻了翻身,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江南的雨季终于过去了,我的爪子也随着这天气好了起来,至少,行走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一晃,这大半个月过去了。

不知阿娘是否在担忧着我。寻思着要尽快赶回猫族的领域。

顾青城还是每日都在奋笔疾书,看来他真的是满腔的抱负。书生还会吹笛子,我见过他吹吹过几次,很悦耳的声音,一身白衣而立,与外面的天地融为一体。

除了偶尔还是会踩到我的尾巴之外,我们的相处还算融洽。

要是有天他看到我的真身会不会吓到呢?拍了拍自己的头,我真是傻了,怎能生出这样的法子呢?

偶尔我们会一人一猫坐在门口看日落,顾青城还会絮絮叨叨的说一大堆。偶尔我们会走在山间里,我踩着书生的影子,感受这人间的美景。

这日子一晃就过去了。打算离开的那一天江南的天气还是我遇见书生的那一天。

下着细雨,我顺着小路走,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再也看不见顾青城的屋子。

一股陌生的情愫涌上来。我在顾青城的纸上留下了我的大名。

一个爪子印。这是我要报答他的证明。

跋山涉水,终于回到猫族的领域,看着熟悉的大门,和阿娘说了我近一个月的遭遇。

“阿娘,我要报答这个书生,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解忧,这报答是报答,切记不可动了情。”

“知啦,阿娘。快给我解开封印。”

一身绿百褶裙,一个玉钗松松簪起头发。举手之间,风情万种。这就是人形的我。

回来忙着处理猫族的事情,把书生抛之脑后了。等到闲下来的时候,才有机会想起书生。

不知这呆书生有没有忘记我了。罢了罢了,管他呢,我解忧说到做到。既然他一心想要从政,那我就成全他这个心愿好了。

花费了几百年的修炼只为成全顾青城。阿娘曾问我值不值得,我说那是肯定的。

因为,我说好了要报答书生的。

猫言既出,岂能食言。

我告诉阿娘让我最后一次去看看顾青城的状况。然后回来继承猫族。

走在熟悉的山间小道路上,不知这顾书生有了我暗中的帮助有没有成功的从政实现他的抱负。心想,他肯定会是一个拯救天下百姓的人,靠他过人的谋略。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顾青城屋子前。却发现门前长满了草,推开门,发现里面布满灰尘。哪里还有顾青城的影子。

我坐在从前躺的地方,无声的笑了笑,自己是傻的可笑。

我竟然忘了顾青城他哪里还会记得我呢,离开前我还把我们之前的记忆给他消去了。想必他如今已经实现自己的抱负了。

笑着笑着,好似有什么东西从我眼里就出来了,滚烫的液体,我伸手摸了摸,这莫不是就是阿娘说的眼泪吗?

我为什么会哭呢?为什么顾青城不记得我了我会难过呢?带着这个问题回到阿娘那里。

“解忧,你这是喜欢你顾青城了呀。”

“阿娘,这就是喜欢吗?”

“是啊,这就是人间的喜欢,你会想起他的一举一动,你会为了不惜一切,可是啊,解忧,要知道,你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他不记得你了。你啊,快点忘掉这段记忆。”

我如愿的继承了猫族。日子就这么的过去了。我也只是偶尔会想起顾青城,那个踩过我尾巴的呆书生。就像爪上的伤口一样,不管过去多久,总会留疤的。

其实我没有告诉阿娘,很多很多年前,当顾青城还是孩童模样时我也曾遇到过他。

年幼的我第一次偷偷来到人间,充满着好奇感。

那时候他还把手中的事物给了我吃,我那时就觉得这孩子是个好人。

不曾想,那一次,又遇见他了。

我还是那样猫形,顾青城也长成谦谦君子。

只是,他不记得我了。

很多很多年后,我跑去见了顾青城,看着那个已经不年轻的顾青城。

我站在屋顶上,看着他拿着笔写着什么,看着他实现他的抱负,真替他开心。

低头看着,发现他不是在写什么,而是在画着什么,没等他画完,看见一个女子走到他身旁,虽然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但年轻时肯定也是美人。

我听见顾青城唤她“夕儿。”这是我第二次流眼泪。也是为了顾青城。

我最后看了一眼顾青城。想着,顾青城老了,我还是当年的样子。

就算我们没能在一起又如何?我还是会护着顾青城的子子孙孙,因为,这是我对他的报恩呀。

“喵~喵~喵~”

顾青城听见了我的叫唤声,抬头看了看,我没去看顾青城的表情,反正他都不记得我了。

从此我不老不死的守着猫族,而顾青城的后代也延续下去的。罢了罢了。这样的结果对我们而言是最好的了。

青城,希望来世我们再遇见时,我想对你说的是“顾书生,别再踩我的尾巴了。”我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张被风吹走上面画的就是那年我猫形的样子,宛如逼真,可如今,消散在风中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马立峰 此生难免遇疾风,幸有暖阳在心中。年复一年秋日去,暑往寒来又立冬!
    人若水镜阅读 76评论 0 2
  • 放弃比做任何事还难!可我还能怎样, 如果真的没有结果, 那么不打扰, 是我给他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 也是我爱他最...
    筱筱baby阅读 125评论 0 0
  • State of the art deep learning model for question answeri...
    重新出发_砥砺前行阅读 376评论 0 0
  • 爸爸是个固执守旧的人,对新生事物天然排斥。家里电脑买了十年了,爸爸从来没碰过,到现在开关机都不会。手机也用了很多年...
    落花凄凄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