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术》:一只蛊虫在我体内呆了十年(11)

我往前走了两步,靠近了小纸人,小纸人双手撑在地上,缓慢地地往后面退去。

麻小巫喊道:“萧宁,抓住它!”

小纸人被黑狗摆了一道,早已经是强弩之怒。

我一扑上前,一下子就抓住了,但是它身子挣扎得厉害。黑狗守在一边,剧烈地吠叫,生怕小纸人伤害到我。

还好这小纸人被黑狗撕咬之后,力量不大,挣扎了一会,渐渐地服帖,不再动弹。

我说:“你给我指条路,带我离开这里,旁边的黑狗很凶悍,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放在它的面前,让它好好招呼你,你听明白了吗?”

“嘤嘤!”小纸人哀伤地回应着我。

它挣扎的力度渐渐变小,脑袋也低下去了。我伸手摸了摸它脑袋,说:“这样子才听话,等我带你出去。我找浆糊和纸给你好好补一下,把你的铁丝也换一换。”

小纸人已经极度地脆弱,在潮湿洞穴再呆上一段时间,身子就会完全烂掉,再也跑不动了。

小纸人“嘤嘤”地回应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怨恨。

小纸人在山洞里面呆了很久,应该可以把我们带出去的。这是我们目前可以想到的最好办法。

黑狗紧紧跟着我,生怕纸人对我不利。麻小巫走上前,说:“好了,希望你可以……从毒虫洞出去了。”

我们往洞穴更深处走去,幽幽寒风吹过。我抱着小纸人,总感觉到它的身子发抖,好像它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可怜的小灵魂。我不由地伸手拍打,轻轻地安慰它。

小纸人晃动着手臂,告诉我们该如何行走。在山洞内部转来转去,已经不知道身在何方。如果不是这只纸人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彻底迷路了。洞穴深处,毒虫越来越少了,只有一些山鼠跑过。其中有一些山鼠,足足有兔子那么大,贼溜溜的眼睛转动,把麻小巫吓得一跳一跳的。

这些山鼠常年住在山洞里,没见过人,胆子很大,排成一排,站在石头上,叽叽喳喳地看着我们。

小纸人扭头看着它们,咧开嘴巴,很是愤怒。看来没少受这些肥山鼠的气。

黑狗倒是灵活,顺着石头跳动,将其中一只山鼠撞倒了。第一只山鼠倒了之后,撞倒了第二只山鼠,又撞倒了第三只。咚咚咚……一连十几只肥大的山鼠从石头上滚落下来。

动作格外地滑稽!原本害怕的麻小巫见到这样的场景,忍俊不禁,紧绷的神情松弛了下来。两只肥大的山鼠滚到我的跟前,被我吼了一声,翻了身子,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走了。

小纸人点着脑袋,格外地高兴,看来是出了心中的恶气,挥动着手臂,指挥着我们往前面走。

终于,穿过了整个山洞。我们到了另外一个洞口。身后跟着一排肥大的山鼠。我看了一眼麻小巫,知道她害怕山鼠,肯定不敢一个人单独留下来,正好把她带出去。

麻小巫担忧地说:“这些山鼠真是讨厌,怎么就跟着我们了呢?”

“所以嘛,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出这毒虫洞。管他是谁,我就是要把你抢走。他要是厉害的话,就来找我吧……我不怕……”我不服气地说。

“萧宁……不要说……小心‘他’知道了……”麻小巫连忙伸手捂住我的嘴巴,但已经晚了。我的话在山洞里面回荡。

麻小巫只能跟我出了毒虫洞。外面已经是下午,雪还在下。小纸人被我抱出来,感应到亮光,嘤嘤地叫唤,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两人走了很久,早已经是饥肠辘辘。

麻小巫用白雪洗了洗脸,把银饰都摘了下来,用衣服抱起来,将秀发往后一拉,轻巧地扎了起来。红色衣服映衬在白雪上,格外地鲜艳。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办啊。回家之后,你奶奶会责怪你吗?”

麻小巫拉了拉裙角,一时之间变得局促不安。麻小巫过了一会,才回答说:“不知道。不知道我回去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难过,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我把她带出了毒虫洞,但是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的生活还在继续,回她的寨子的话,肯定会被奶奶再次送入毒虫洞。我必须找到长久解决的办法,这样才能让麻小巫回去。

我说:“你先跟我去茶花峒,咱们再想办法。”麻小巫点点头。

两人肚子咕咕叫,喝了一些山泉水,走到快天黑的时候,才回到了茶花峒。我煮了一些米饭,炒了大白菜。两人很饿,把米饭和炒白菜吃得干干净净。

我找来了白纸,又熬了一些浆糊出来,把小纸人拿出来,先用剪刀把小纸人身上白纸剪下来,找了红线和铁丝把小纸人的关节绑紧了,重新糊上了白纸。小纸人才得以焕发出新的面目。

小纸人“嘤嘤”地叫着,也没有当初那样难过了,站在黑狗的身边,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麻小巫忧心忡忡地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不过一会,天彻底黑了。麻小巫捂着胸口,冒出了密密的汗水,显然蛊虫又发作了。

“萧宁,我们好傻。我奶奶今天肯定会去毒虫洞接我的,一旦没有找到我。我体内有奶奶养出来的蛊虫,她很快就会追上来的。到时候你怎么办啊!”麻小巫说道。

我想起昨天的螳螂蛊,不由地有些害怕,但我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叫道:“我就不信她敢毒死我。”

麻小巫下了大决心,一下子站了起来,说:“我现在就走。见到我奶奶,就说我自己跑出来,跟别人没有关系。萧宁,你躲在家中,不要再出去了。”

麻小巫起身要走,我一着急,将她紧紧地拉住,不让她走。麻小巫一着急,当即叫道:“萧宁,我感激你。感激你没有让我变成全身坑洼的人。我们两人有不同的命,我不能害了你。”

麻小巫挣扎而出,跑到了院子。我连忙追了出去。只见茶花峒入口处走来一队火龙,麻小巫回头喊道:“萧宁,快跑快跑!”

矮个老妇人来了,还带了不少壮汉。

火光照耀,整个茶花峒一下子就热闹起来。群狗吠叫,响彻很远。

我从门后抄起了一把长刀,握在手上,奔到了门口。

黑狗也跟了出来,就站在我的旁边。小纸人看着火光,躲在屋里面,不敢发声。

老妇人已经来了,前前后后密密麻麻一片的人。他们已经知道麻小巫从毒虫洞里面出来,循着气息追踪到这里了。

“好你个小娃娃,事情管得也太宽了。昨天的螳螂蛊竟然没有放倒你,你小子命硬得狠!”老妇人气愤地说,那一张满是坑洼的脸在火光之下格外地狰狞。

我道:“她是你孙女,你怎么能把她丢到洞穴里面去呢,你真是个坏人!”

老妇人笑着说:“有意思!有意思!还没有这么说我沈金花,你倒是第一个。但你一个小娃娃,怎么敢跟我叫板。整个苗疆十三峒,敢跟我叫板的人,可没有几个。而这几个人里面,恰恰没有你。”

沈金花喊了之后,身后几个人已经上前,要抓麻小巫了。

我嗷嗷地叫着,手中的柴刀挥动,护住麻小巫,说:“老婆子,你要怎样做,才肯放过麻小巫,不让她进到虫洞里去?”

沈金花冷笑:“她是我孙女,我怎么会害她!只她生来要为我们白龙峒做些事情罢了!”沈金花又对几个手下说:“你们几个大男人,对付不了一个小孩嘛……”

火光摇动,映照着沈金花的老脸,她的眼睑跳动,露出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