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未情深(8)

第八章:忌日吃饺子,合适吗

华佐棠每天五点半都要出门晨跑,他跑步回来,容素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带着一身热腾腾的汗味走到床边,容素不由得皱了皱眉,趴在床上的小脸不满地动了动。

华佐棠唇角不着痕迹地勾了勾,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在容素脸上戳了戳。

容素脸上的婴儿肥这一年间竟消瘦下去了,显得下巴格外的锋利。

容素脸上还有肉吗?华佐棠想伸出手拧一拧,容素突然睁开眼,一把抓住他的手,朦胧的睡眼蓦地变得锐利起来,尖声叫起来,“我爸妈出事那会,华官若跟我爸说了什么!”

华佐棠马上换上一脸的冷漠,无情地甩开容素的手,微眯着眼沉声道,“你又在发什么疯?今天是冬至,别惹我生气。”

“冬至!你们要过节了,可我呢?”容素从床上爬起来,跪坐在床上,冷笑了几声,又突然哭起来,抓着华佐棠道,“去年的今天,我失去了自己的父母!拜你们华家所赐!呜呜。”

轰!华佐棠感觉到一股寒流袭遍全身,整个心脏像被人狠狠掰开了。

他无力地看向容素,寒声道,“这些事都过去了。”

“过不去!”容素的脸变得扭曲起来,她一把推开华佐棠,发狠地瞪着他,阴阴地道,“今天我会让你们华家,毕生难忘的。”

容素从楼上走下,华家人正坐在客厅包饺子。

华奶奶看到容素,咯咯笑着朝容素招手,满脸的褶子都变得温柔起来,“小素妞,过来一起包饺子。”

其他人脸色瞬间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容素走过去,恶嫌地扫了眼桌上的饺子,冷冷开口,“忌日吃饺子,合适吗?”

华家人闻言皆愣住了,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终于记起来今天是容家父母的忌日。

华母气的不轻,把筷子砰的一声扔到桌子上,再也不顾往日的仪态,怒道,“容素!华家没有对不起你!更没有对不起你爸妈!”她气的打颤的手指向华官若,“这是你爸跪着求我,我才帮他养的女儿!怪我们,你还不如去怪你爸!”

容素冷笑起来,眼里盛不住的嘲讽,“说的真好听,我差点信了。”她道,“如果不是你们华家把人送上我爸的床,私生女!车祸!都不会有!”

华母感觉一口老血堵在心口,“你爸当时事业做的那么大,谁知道还把老婆养在农村。”

华官若终于忍不住了,气的双手直颤,胸腔上下浮动着,“别一口一个私生女!”

容素的视线落在华官若身上,一字一顿,“你不是吗?”她声音骤然变得尖锐起来,“我爸妈出事那天,你跟我爸说了什么!”

“到底有完没完!”华佐棠忽然从楼梯上下来,一把抓住容素的手,沉声道,“不是还要去看你爸妈吗?”

说罢连拖带拽把容素带出华家,塞进车里。

容素头抵着车窗,似笑非笑,“华佐棠,你去拜我父母,你就不怕晚上回来做噩梦吗?”

华佐棠握着车钥匙的手一顿,从后视镜看了眼容素,转动车钥匙,“我替他们照顾孤苦伶仃的女儿,他们不应该感激我吗?”

容素把自己蜷缩在椅子上,摇下车窗。十二月份已经非常冷了,冷风吹拂在容素脸上,容素闭上眼,一股热泪从眼角滑落。

容素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可怜了,在自己的仇人面前哭成这个鬼样子。

华佐棠紧紧握着方向盘,指尖发白,隐忍而克制。他揺上车窗,别扭地道,“我冷。”

容素把脸埋进膝盖里,呜咽的声音嗡嗡传来,她道,“已经没有人疼我了,我好孤单,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活着。”

华佐棠闻言微顿,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眼眶微红。

他叹了口气,停下车,带着一身冷气挤到后座,把容素抱到怀里,“你非要说这些话惹我生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