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又是一年高考时啊,被刷屏的是无数人借机怀旧、追忆、感叹自己曾经的青春时光。


网上曾经流传一个段子,大意就是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中学的课堂上,老师还在讲课,同学还在做小动作,而自己,恍然,微笑,原来都是一场梦啊,我还青春正好呢,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还有无限的希望在前方等我……


初次听到,小小的激动了下,符合的跟着回想了一下哪些人哪些事是我梦醒最想看到的。短发嘴角含笑的男神?戴着眼镜自顾自讲课的语文老师?俏皮活泼的女同学?


……但,但,细思极恐。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再过一次这样的人生。


那时固然青春正好,但,除了青春,还有什么?


“青春”两个字写出来画出来确实比较美,人人都有过,也已经被吹捧成了特别的,纯美的,珍贵无比的一样东西。而在我,当它在回忆里被自动过滤掉自卑,压抑,惶恐,茫然,痛苦……之后才会显出美感来。


青春片里一笑倾人国的男同学,你的班上有吗?邋遢的男同学倒是很多,眼神还很飘忽呢。

青春片里女同学白衣飘飘不食人间烟火,是你吗?是你的同学吗?凑在一起互相挤青春痘的女同学倒是一堆,勾肩搭背去厕所才是正事。


小眼神满教室横飞打架的空间里,拉拉手都是没有的。老师怎么讲也讲不完的课堂上,作业怎么写也写不完的家里木桌上,还堆着大堆的父母的苦口婆心。


方方正正的教室四面都是墙。操场的外缘也都是墙。木桌挨着的也是墙。抬头看到的也是各种这样的墙。墙里的青春,成绩是唯一的目的。

应该是高三那年,周日傍晚,即将上晚自习,我趴在教室门口的水泥栏杆上俯瞰,沉默的人群潮水般一股一股涌进学校大门,又分散开来进入教学楼,沉默又喧闹,似乎有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在激荡,我的红裙子轻轻拍打我的腿。


青春的可喜之处在于它充满了毛茸茸的荷尔蒙气息,像一棵破土萌芽的树木,无知无畏的生长着。隐秘的青春的痛苦是挂满枝丫的铃铛。成长的剧痛是树叶底下盛开的花朵。

或许,每个人的青春记忆里都有难以启齿的秘密,无耻惨烈的碰撞,痛哭流涕的撕裂……

那时的善是最真的善,那时的恶是无意的恶,那时的伤痕是最长久的伤痕。。。。。。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会唱歌?

因为我从来都不唱啊!

当我无知无畏放声歌唱的时候,一个女同学指着我向别人说:你看,你看,她唱的歌……然后掩嘴而笑,拉着其他人嘻嘻哈哈转身而去。自此以后,我就失声了,开始五音不全,再没有人见过我唱歌。

朋友说唱歌就是为了开心,唱的不好又怎么,又不是要当歌星。有道理没毛病。不管我其他地方再怎么自信强大,可是,开口唱歌总能看到那张掩嘴而笑的脸。

我总是不能看不见,好丢人哦。


少年时期的张爱玲:

“有一个时期在继母治下生活着,拣她穿剩的衣服穿,永远不能忘记一件黯红的薄棉袍,碎牛肉的颜色,穿不完地穿着,就像浑身都生了冻疮;冬天已经过去了,还留着冻疮的疤——是那样的憎恶与羞耻。一大半是因为自惭形秽,中学生活是不愉快的,也很少交朋友。”等她有足够的能力之后,她就在衣着上极尽招摇和奇特。


年少时,我很是认同她的一句话,她说:“我既不是美人,又没有什么特点,不用这些来招摇,怎么引得起别人的注意?”我也奉行:哪怕不好看,也得独一无二特立独行。谁又能想到这是青春年少时永远裹在不合身不得体的衣服里的后遗症呢?一种补偿式的疯狂。

那时,如果有校服也是极好的啊!

等我有足够能力去买各种美美的衣服时,我仍耿耿于怀。但被宽大黯淡不得体扭曲下的审美下难逃窠臼,总是不合适的时候居多。



现在,也许我只能说——青春并不是褒义词,就像老也不是贬义词一样。我喜欢这种伤痕逐渐隐去,生活更多自控,还有倍加打磨的日渐成熟。

青春是一场兵荒马乱的话,现在则是气静神闲的俯瞰战场,轻轻啜一口茶,然后抬目远眺,看落霞与孤鹜齐飞罢。


愿你们合上笔盖的那一刻,像个刀已入鞘的战士那般骄傲……

梦想带你飞,更高更远更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