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远走多远——澳大利亚旅游随笔 (一)

作者:陈皮朵娃

有多远走多远。

是不是很熟悉这一句?年轻的时候,我一直如此向往。

其实我还有下半句:再也不要回来!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远方一定好过我家。从小看了一些书(很无耻的吹一下:我爱看外国书),哪怕是前苏联的小说,撇开那些小时候本来就不懂的意识形态,那些作品奢侈的文学辞藻和妙极的景色描写,令我不停的做梦。

白日梦做了一场又一场,但我年轻时候基本哪也没去。

因为我,晕车!

感恩母亲,她因病住了好几次医院,为了陪护,我心焦虑情至切在单位、家庭和医院三角之间奔波,她老人家治病,竟然把我晕车症也治好了。我都忘记自己是个上车就会身体内部四海翻腾的人了。

总之,不晕车之后,我还是旅行过的,但是每次旅行回来,我最大的感受是:后悔!

累死人不说,旅游区人被挤成相片,如果跟团,还得加上桌抢吃,上车抢座,景点抢道。这些所谓的远方,拉倒吧,我都不记得它们长啥样了。

眼看着人之将老,我所在的世界还是这么无聊,在无聊的世界无聊地过着,而远方依然常常扰人清梦,没有见过美好的,总不甘心。

所以,我去办了一个护照,老菜鸟也有新想法,出国看看。

跟很多出国老司机相比,老菜鸟还是比较猛,第一次就不但跨过太平洋,还跨过了半个球。双跨还是比较激动的,为了沉淀自己激动的心,对所见所闻做出客观平和的记录,11月的旅游,我让自己跨年后才开始把感想付诸文字。

跟所有游客一样,我也拍了好多照片,同行的有一个旅伴,据说拍了七千多张,令我我震了下精……神!也说明,那边确实是步步是景。

我们在国内无论远途旅游,还是就近农家乐,毕竟在通往目的地的途中,是并不想睁着眼睛的,太多时候直接就合上了。但是在澳大利亚奔波途中,眼睛真的舍不得合上,只恨镜头跟不上车速。

不是有多巍峨的山可供赞叹,不是有多豪奢的建筑可供观摩,其实很普通,但是普通到我从未见过的程度。我们在国内一直生长在不普通的地方、不普通的时代、有着不普通的伟光正、有着不普通的多快省、有着不普通的豆腐渣、也有着不普通的脏乱差。

他们不圈地占山用以收钱,也不摧枯拉朽肆意建设,只是保持着普通的原汁原味,树木普通地生长,普通地开着自己的花,该修剪的地方,园艺师普通地做着本善工作,人和环境都气定神闲。

如此,处处透着优雅淡然,风光自然也一派静好,但有朋友说,从我拍的图片所显示,基本生活设施,和中国差不多,建筑物宏伟度更是还不如中国。

朋友眼光足够犀利。

这是一个慢生活国家,高税收,也高福利,高税收,体现在做富人不容易,高福利体现在做穷人很快活。无论富人还是穷人,都不光有权生活好,还有权保持不被骚扰。

大搞建设一定会骚扰到国民,国民住宅土地私有,999年产权,意味着永久。澳大利亚政府或任何机构任何财团,没有权利强拆。如果一项建设,要涉及到私人用地,那么那个法律程序一定是非常繁琐的,要细致,要公平,要时间。如果要涉及大量用工,那么人工费用一定是最大的开支,澳大利亚人工是最贵的,每小时最低工资18澳元(今日汇率92.0304人民币元),每周工作四天,周薪制,还是全球假日最多的国家,必须带薪。真正体现“人是最宝贵的财富”。所以,我们经常自豪的高铁、地铁、各景区的玻璃栈道,他们很少很少,一是因为他们航空方便,上下班坐飞机是稀松平常,交通不是问题;二因为人工最贵,不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三是因为人工设施人造设备,对自然环境是一种重创伤害,钱是你的,资源是大家的,非人民同意就绝无权利下手。所以他们没有,或者很少有这类奢华,非不能,乃不为也。

不过悉尼还是有一个地铁的,规模很小,还有部分还在地面,我在市内看见一列火车,好奇怪,其实那就是人家的地铁。据说规划准备扩大,但是他们议会批准下来,经过各方核算,列入各种工作的时间和人工成本非常大,所以如果想要见到悉尼新的地铁,应该要到2048年!

30年!什么速度?什么概念?就是这个蜗牛速度,就是这个概念。不能想拆哪就拆哪,不能想欠薪就欠薪,就是没有火箭效率的。


不过,艺术性的建筑,也很多,比如悉尼歌剧院,大家都知道了。就是这歌剧院,也是停工又停工,断续几次才建成。呵呵呵呵,说来好没面子。如果不考虑艺术性,他们确实很不够牛。

澳大利亚还是个没什么历史的国家,如果要比较的话,这些方面也很逊。当然,人家珠宝很牛,矿业厉害,不过我对奢侈品没什么感觉,也可以说我穷人幸好没得富贵病,不然没法活,是吧。

人家除了矿业,澳毛,人家牛在哪儿呢?他们出很多推动近代世界发展的医学家科学家!

还有个推动世界信息发展的,歪坏(wifi)是他们发明的,否则我当时就没法在朋友圈嘚瑟我偶尔的旅程。

这些都是过耳风,听听看看就很好了。

我关注的是另一些事情,比如他们的各行业从业者状态,因为他们是周薪制,所以几乎商店和消费场所只在周五晚上才有通宵营业的,其他时间只营业八小时,周末关门双休的商店更多。每个周四发薪水,周五开始消费,普通人很多会完全用光钱,周一再开始挣。

几十年来被灌输的资本主义纸醉金迷的夜生活,说的好好的,实际去看,啥也没有。晚饭不能装淑女,胃里该塞多少塞多少,不然夜里肚子饿,没人救你。

生一个孩子,政府奖励一万澳元,两个孩子五万澳元,三个孩子,国家养。

澳大利亚的最高元首,依然还是英国女王,它是英联邦国家。英国女王属下女权至上,无论对错,夫妻离婚,婚内财产70%归女方。他们没有老人帮带孩子的习俗,生一堆孩子,自己带。一般来说,只能一方出去工作,在家带孩子的也别说没工资,奖励生孩子的,实际也是带孩子的酬劳。因为女权至上,所以基本是爸爸在家主持家政,女方出去工作。男主内女主外体现在生活方方面面,包括郊游,会看见妈妈们胸前挂个单反,爸爸们斜跨尿布袋,推着宝宝车。

生孩子奖励金,也让上下代之间少了怨气隔阂,自己的孩子自己带,国民福利足够你让孩子幸福成长。老年人过老年人的生活,纳税一生,保障了不会因为年老体衰帮不上晚辈,而撕裂亲情。

老年人,到达65岁以上,子女愿意回来就近住着照看,政府给子女发护理费。如果子女在国外,比如你,在中国,你愿意来照顾你爹娘,住满两年给绿卡,重点是(敲黑板):政府发给你护理费!


我们关注到普通民房以小别墅为多,举我们所到的蓝山为栗子,这优美的地区,50万澳元一幢,产权是999年!建筑物五十年以上的,属于文物!文物!!这说明了为什么他们的普遍建筑物,没有我们新,没有我们高,因为他们有权居住在自己愿意居住的自己家房子里。

真的不能比,我们大种花(拆哪),是想拆哪就拆哪,他们谁也无法随便拆哪。

他们的建筑物看起来最穷的是州政府,一幢不起眼小楼,非常小!我们的乡镇府员们可能都装不下!

普通人(基本白领吧)工资,大约能挣五千澳元一个月,蓝领远远不止这个数,所以以白领是普通人来说,他们的牛奶是2.9澳元两升,换算人民币15元左右,我买了一瓶当水喝,喝过瘾,实在胃里下不去了,我扔了小半瓶,水果蔬菜大约比国内价格高1/3至1.5/3,放心吃,确实味美,小青菜和番茄黄瓜,口感都自然甜味。

最开心的是,我买了两个彩色辣椒,在临去新西兰前夜才突然想起,它们还没被我吃掉——籽实植物不许通过澳新双方海关,这俩国是生物禁入控制最严格的国家。

大叫一声蹦下床,从行李中掏出辣椒,当水果吃了,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美味,多汁、甜嫩、缺少我们国内超市大辣椒的青气和腥味。水土使然,他们的土地,非严重紧急状况,是不允许使用农药和化肥的,真正纯天然。

我关注到的还有医疗,他们全国民免费体检,但是竟然标准免费体检不包括检查肝脏。所以一般中国移民,会提出增加一项肝脏检查,当然,还是免费。

澳大利亚平均寿命79岁,肝脏发病率全球最低。这个据说也得益于一种草,那种草受封于英国女王,成为澳大利亚的国草。

澳大利亚实行治病三级制,一级医院看病,医生解决不了的病,升为二级治疗,二级医院医生解决不了升为三级,三级才是大医院,此制度分流医疗压力,避免大病小病一拥而上都去大医院。

医生不是卖药的,所以只对去看他的人的病负责,有病看病,部分感冒,若非病毒性,会被认为无需吃药,不能打针更不能挂水,吃药对身体免疫和自愈功能有损,动用针头属于小手术,对身体有伤害。医生有责任维护病人珍贵的身体,负责消灭病本身,而不是其他。

所以我们的导游,接待我们的那天,略微有发烧,他说他的私人医生已经给他全面检查,确定非病毒性感冒,只需要一味药:喝水休息。可是他已经接下了我们这个团的工作,他不能休息,医生说他继续工作是慢性自杀。他说:“咱中国人嘛,挣钱还是第一位的。”所以他继续工作了。

前面说到我母亲住院,把我忙累的连车都忘了晕,而我实际还有三个姐姐,大家一起为母病忙,不是我一个忙成狗。 澳大利亚住院,陪护是医院的事,这么专业的技能,是要专业资格的人员从事的。子女只要看望,给予亲情鼓励,不会因为家有病人,影响工作和生活。 你为国家纳税,国家负责你生老病死,绝无推脱扯皮。

在此地,见到大多数国人素质表现高雅,但也有些同胞令我惊叹,无论去到哪里,国粹都跟到哪里。首个景段的司机,是个北京二大爷,有趣地听到他打了约三分钟电话,“操你妈”“操他妈”出现不下二十次,一派滚滚长江东逝水,黄河瀑布气如虹之感。

澳大利亚非常干净,空气没有天理的好,路边屋子一尘不染,路上车辆都美女一样干净漂亮,连最脏的工业车,也比我家JEEP干净的太多,我带了两双鞋,一双白鞋,一双彩色跑步鞋,结果是小白鞋一路到底,跑步鞋一直在行李箱,没有出来沾染澳洲的泥土。

在景点与景点之间奔波,算偏远郊区,发现路边有一个废饭盒和几个破塑料袋,被人随手扔下在路边绿化丛,令我们倍感亲切:哇!这里也有白色污染,还有酒瓶!

2017.11.14小记

2018.01.21整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瑞士原厂进口奢悦水光针 水光的作用 1、皱纹、粗大毛孔、皮肤松弛下垂; 2、雀斑、日光斑、老年斑、黄褐斑、色素沉着...
    城南菜场柯大妈阅读 24评论 0 0
  • 某日无意中看到书架上的《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纯粹被书名所吸引,于是随手翻了几页,谁知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粢饭糕阅读 136评论 0 2
  • 忆母校 武汉长江岸边有我的母校 据说是清末年间张之洞所创建 学校不大,却非常精致 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因背靠武汉钢...
    阿涛子阅读 46评论 1 3
  • 以前爱读诗,看散文,看政论文章,读历史,读传记,喜欢看民间故事,读侦探小说。喜欢三毛描述的所有风景和她的爱情。看《...
    我喜欢看包青天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