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邪系列之诡盗(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神秘人影

        汽车行进了将近三十分钟,终于在一座高大建筑——滨海市展览馆前停了下来,该展览馆是2010年刚刚建设成的,是集展览和拍卖为一体的展览馆,外形像一个半圆形的月亮,据说还获得当年的建筑设计大奖,不过今天我们是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它的美丽了,我刚跨出汽车,远远的看见展览馆门口竖立着一块告示牌:内部装修,谢绝参观,看来小猫已经将这里戒严起来,为了避免事态夸大化才用这种形式进行遮掩,我扭头看着小猫说道:“还是老一套,天天说假话不烦吗?”小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我们快步走进展览馆,我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只见一位身穿粉色毛线长衫的少女笑吟吟的迎面走来,看样子二十二三岁,肤光胜雪,一张瓜子脸上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长发如瀑布一样散落于双肩,这少女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又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清丽文秀,我不由得看呆了,直到小猫拍我肩膀才回过神来。

        “发什么呆啊。”小猫拍着我肩膀说道,“没什么。”我尴尬的回应道。“师傅,你可回来了,局长是一会一个电话的找你,打你电话你又关机,你跑哪里去了?局长都急坏了。”只见刚才那位美女边走边冲着小猫说道。师傅!小猫这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位美女徒弟,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哎,你小子这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美女警官。”我拉着小猫的肩膀问道。

      “别提了,刚分配回来的大学生,她老子是市里的某位高官,本来学的历史专业,看了两本侦探小说,非要当警察,她老子拗不过他,托关系上个月才调到我们局里,由于后台硬,局里为了照顾她老子情绪,这不让我带,哎,一言难尽啊。”小猫低声的跟我说着。

“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一个大美女给你当徒弟,你还不偷着乐啊,装什么装。”我说道。

“你懂什么,你以为什么好事啊,这小姑奶奶对于刑侦、格斗、枪械简直是一个外行,但又喜欢遇到案件往前凑,我是不让她去吧,怕得罪上面,让她去吧,真遇到个什么事,我是保护她还是抓罪犯啊,我是前也不是后也不是,自从她来了以后,领导是天天给我念经箍咒:“小李啊,千万的注意时雪儿的人身安全啊,出了问题你我都吃罪不起。”哎,像这小姑奶奶我是骂也骂不得,说也说不得,撵又撵不走,难办啊兄弟。”小猫摇着头说道。

“有这么夸张吗,这么也美女,天天看着也是一种享受啊,至于把你难为成这样吗。”我看着时雪儿说道。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试试,这丫头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小猫指指自己的头说:“姑娘是个好姑娘,就是有点实诚,脑子不转弯,刑侦这行她真不适合,你要是喜欢赶紧弄走。”小猫边跟我说着,边笑着向时雪儿迎了上去。“弄走就弄走,我实在是没你这么优势的先天条件,不然我非追她做我女朋友。”我低声嘟囔着。小猫假装没听见。

三个人站定以后,小猫指着我说:“雪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方邪。”然后又指着雪儿说:“老方,这是我们警队最美的警花,时雪儿,刚分回来的大学生。”

我很绅士的把手伸过去:“你好,我叫方邪,现在在龙腾一中当历史老师。”“我认识你,你不就是那个专写科幻小说的方邪吗,你的小说我很喜欢看,怎么最近没见你继续发表新书呢?”雪儿看着我问道。呵呵,我打了个哈哈说道:“没什么人喜欢看科幻小说,发行量不行,出版商就停了”“我很喜欢看啊,你继续写,写完了拿给我看”雪儿笑嘻嘻的说道,“行,以后我就专写给你看。”我说道,“此话当真?”雪儿看着我的眼睛问道。“当然。”本来一句客气话,这丫头还真当真了,当真是一个天真的丫头。三人寒暄一阵后,继续向展览大厅案发现场哦组去。

“雪儿,你就没跟局长说,我手机没电了吗。” 小猫说道。

“我说了,但局长要你拿我的手机给他回电话。”雪儿解释道。

“你就不会跟他我上厕所去了吗,我以前不是教过你吗!”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局长一上午打了十个电话,我说了十次你上厕所了,最后一次局长让我告诉你~~~”雪儿话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告诉我什么?”小猫边走边问道。

“他让我告诉你,你去医院查一查是不是得了尿结石或者前列腺炎。”雪儿红着脸说道。

      我一听差点笑出声来,这个场合笑出来,怕小猫难堪,只好忍着。这丫头是有点实诚,一上午打十个电话,十次都说上厕所,可不就是该去医院了,你到是换个解释啊,你哪怕说睡着了呢,我看了小猫一眼,小猫脸憋的通红,气的够呛,“我说雪儿啊,你能不能换种解释啊,你见过谁一上午能跑十躺厕所的,我真服了你了。”小猫无奈的说道。

“拉肚子的时候不就能吗”雪儿委屈的低声说道。

“哈哈”我实在忍不住,终于笑出了声来,小猫的脸憋的更红了,冲雪儿叫喊道:“你给我闭嘴,我今天拉肚子了吗?”雪儿不敢再说话了,怕小猫不高兴,低着头跟在我们后面走着,大概过了一分钟,“师傅,你别生气了,我刚才已经给局长解释过了,你没有得尿结石,前几天体检的时候报告单是我给你拿的,上面没有这一项,我让局长放心。最后局长也说了,他会放心的,不过师父,什么是尿结石和前列腺炎啊?这种病和上厕所有什么关系吗?”雪儿认真的看着小猫的脸问道。听着雪儿说的话,我完全可以想象当时局长接到这个电话时的面部表情,估计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哭笑不得”,我开始相信小猫的话了,这丫头确实不适合干刑侦工作。小猫终于也忍不住了,冲着雪儿说:“你给我闭嘴,不知道回去上百度去,你~~~”说到这里小猫实在说不下去了,抱着旁边的一根大立柱,做用头撞墙状,我则笑的肚子疼,实在无法站立,靠在旁边另一棵立柱上。“你们这是怎么了,有这么好笑吗?”雪儿一脸迷茫的问道。我赶忙解释道:“雪儿别往心里去,我们就是突然想起个笑话,感觉想笑,跟你没关系” 我实在不愿意打击一个如此美丽女孩的天真,如今这个世界上如此天真可爱的女孩已经快绝迹了。“哦。”雪儿这才放洗心来。我们大概保持这个状态保持了五分钟,才缓过神来,立在柱子边喘着气休息,到今天我才发现,笑也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情。“师傅我们还去现场吗?”雪儿试探的问道。我走过去拍拍小猫的肩膀说:“走吧,别耽误了正事。”小猫稳定了稳定情绪冲雪儿说:“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许你再乱说话。”然后才拉着我往案发现场走去,雪儿则“哦”了一声跟在我们的身后。

        案发地位于展览馆的一号展览厅,是展览馆最大的一间展览厅,面积有6000平方米,地面全用大理石铺砌而成,屋顶正中央悬挂着一个巨型水晶吊灯,四周柱子以及墙壁全部采用金黄色和红色为主色调构建而成,极其富丽堂皇,展厅中陈列着各种各样的珠宝,由于案发后这里就被戒严,展厅由里到外都有警察把守,周围也画起来警戒带,而为了最大程度的保持案发时的现场情况,展厅内的展览品并没有移动过。“李队长好。”“你好”我们一路走来,时不时有巡逻或者站岗的警察和小猫打招呼。

穿过展厅的过道我们直接走到被盗宝石的那个玻璃橱柜前,我围着玻璃橱柜转了三圈,这个玻璃橱柜采用厚度为40mm的钢化防弹不理制成,这种玻璃别说普通金属,就是子弹近距离射击都无法打碎,唯一开启的方法则是利用钥匙。

“钥匙保管员调查过来了吗?”我看着这个玻璃橱柜问道,

“调查过了,没有问题。”小猫回答。

“指纹呢?”

“跟前面几件案件一样,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留下。”

“是吗?摄像头在哪里?”我问道。

小猫指了指不远处的墙上说:“在哪里,我们已经拆除下来一个,依然和前面的案子一样,外表看不出一点问题,内部烧坏了,雪儿,去把那个拆下来的摄像头拿过来,给老方看看。”雪儿哦了一声离开了, 没过一会雪儿拿过来一个拆开的摄像头。我仔细看了半天。

“唉,小猫你来看,这个有点奇怪!”我看着摄像头内部说道。

小猫立刻凑了过来问道:“哪里奇怪?”,

我指着摄像头内部被烧坏的原件说:“你发现没,这些被烧坏的原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小猫看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没什么特别啊,烧的黑乎乎的,我看的都一样啊。”

我摇摇头说:“不对,你注意到没有,凡是被烧坏的原件全部是挨着金属的地方烧伤厉害,而塑料原件,玻璃原件统统没有损坏。”

小猫仔细看了半天说道:“好像是这么回事,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摇摇头说:“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不太寻常。”

我继续绕着玻璃橱柜看,当我走到橱柜的后面时,一束阳光透过墙壁上的窗口透了进来,照在了我的脸上,在阳光的照射下,空气中的灰尘仿佛也清晰了许多,可以清楚的看到空气中一粒粒的灰尘在浮动,突然我看见地面上有的地方灰尘厚,有的地方灰尘少,而灰尘少的地方恰好组成了一条宽二十几公分窄窄的通道,就像是有人用拖布专门拖过一样,“小猫,案发后,谁都来过这间大厅?”我问道。

“昨天晚上案发,到今天早上我们到达现场,除勘察现场的人员以外,没有人进入过现场”小猫回答道。

“你肯定?有没有人打扫过现场?”

“当然肯定,打扫现场那就更不可能了,这点刑侦常识我能不懂吗”

我点点头,低下身体,跪在地面上,迎着阳光仔细观察,在阳光的映衬下,这条通道更加明显,我爬在地上,沿着这条通道向前爬行,这条通道一直通向展厅最角上的地方,然后消失了,消失的地方这条痕迹突然变宽,变为70厘米宽20厘米长的一个长方形的形状,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这块地方,绞尽脑汁在我所认知的可能中寻找答案。

小猫和雪儿远远的看着我,对我目前的动作很是不能理解,搞不清楚我到底爬在地上看什么,像是看见了怪物一样,雪儿看着我,对小猫说:“师傅,他在看什么啊?”小猫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并没有回答雪儿的问题,同样和雪儿一样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定着我。我想了一会,实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中一闪,“小猫,你确定案发后没人进入现场吗?”我再次向小猫问了同一个问题。

“没有,真的没有,除了发现宝石被盗的管理员外,就我们三个人了,对了,我去找你之前还来过一次,大概停留了五六分钟吧,怎么了?” 小猫回答到。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队里有红外线测温摄影机吗?”

“有啊。”小猫盯着我的眼睛回答到,仿佛要从我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似的。

“派人拿过来,沿着我刚才爬的路线拍一遍,看看能拍到什么东西?”我说到。

“有什么发现吗?”小猫疑惑的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的确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要去拿红外线测温摄影机,只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条灰尘构成线路有点不一样,可是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小猫吩咐了一声雪儿后,雪儿回警队去去拿仪器去了,而我和小猫则留在现场焦急的等待着,红外线测温摄像机这种东西,是可以将24小时内某一特定环境内温度的变化用图像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摄影机,一个特定的环境内温度是恒定的,但人体的温度往往会高出环境温度,所以该仪器就可以捕捉到这个温度,并与周围环境温度相比较后剥离出该部分温度,并用图像形式表现出来,从来形成影像。当然前提必须是特定环境,室外效果会很差。离昨晚案发还不足24小时,所以我想看看这条线路上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大概过去半个小时,雪儿拿着仪器走了进来,“师傅,拿来了,下一步怎么办?”小猫指指我:“问他。”我对雪儿说:“雪儿,看见我刚才爬过的痕迹了吧,顺着我爬的痕迹,拍一遍,看看能看到什么。”雪儿哦了一声,开始沿着我爬的路线拍摄。“慢点,别着急,距离不要太近,一直拍摄到对面的墙角。”我提醒着雪儿。雪儿虽然对刑侦不是很懂,不过毕竟是女生,比男生细心,干起这个活来还是蛮合适的。“好了,你看看有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啊。”雪儿一边将摄影机交给我一边说到,小猫也向我的方向走过来,其实我们心里都希望能找到点什么,哪怕是一点点的线索。我打开摄影机,翻看着刚才的录影,突然,我们是三个人都眉头紧锁起来,在摄影机上我们看见了由温度够成的五个人影,其中一个很明显是管理员的,人影是从大门进来的,绕着大厅移动了一圈后到达了被盗橱柜前,然后向大门走去。另外三个是我、小猫和雪儿的,一个爬着地上的是我,两个站在橱柜侧面的是雪儿和小猫的。最后的那个人影很是特别,这个人影是从我刚才发现奇怪矩形图案的地方出现的而行进到橱柜前消失的,并且这个人影很清晰,图像颜色明显比我们几个都深,如果这是个人,那么这个人的体温比我们的都高。

“这是个什么东西?这会是个人吗?温度怎么这么高?”小猫自言自语到。

“从影像上看这就是个人吗,你看,这是头,这是胳膊,这是身体,这是耳朵,这除了是个人,还能是什么啊,温度高有什么奇怪的,也许这个人那天感冒发烧了吗!”雪儿一边指着摄影机里的图像一边说着。

小猫看着雪儿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怕小猫发作,于是对雪儿轻声的解释到:“如果这人影是个人,那么这个人的体温比我们三个高出不是一点,是很多,我们人体正常体温为37度左右,即便是发烧也不过40度,从这个图像上看最少60度以上了,也许还会比这个数值更高。”

“哦”雪儿恍然大悟,然后冲小猫哼了一声,表现出鄙视的神情,那个意思仿佛在说:“就不会好好说话吗,这下我不就懂了吗。”小猫根本无暇理会她的鄙视,自言自语到:“这真的是个人吗?如果不是人,那这个人影会是什么呢?”仿佛是问我又像是在问自己。

“我也说不上来”我低着头看着图像说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个人影还有两个特点。”

“是什么?”小猫和雪儿异口同声的问道。

“一、这个人影个子很小,普通正常成年人的身高在175cm左右,像我这种170身高的就基本上属于二等残废了(我自嘲的开着玩笑),不过你看这个人更低。”我指着图像给他们两个人说:“这个地方我和他的图像几乎重叠,但你们要注意,我是爬着的,而他是站着的,可是你们看到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比我高多少。据我估计,如果这是个人,此人身高不过高于150cm。”小猫和雪儿不住的点头表示同意,我接着说:“二、你们发现没有,这个人影没有进来的路线,我们三个包括管理员都是从大门进来,然后走到展台,你们看看这个人影,仿佛是从地地下直接冒出来的一样,还有一点特别的地方,这人影的行径路线恰巧就是我刚才看见地上有灰尘痕迹的地方,怪事啊。”小猫和雪儿点头表示同意,接下来,我们三个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中。

五分钟后,小猫看着我说道:“接下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我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递给小猫一支,然后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说:“说真的,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们现在姑且相信摄影机中的人影就是一个人或者别的什么类似人的生物,那么他是怎么来到这里来的,他总是会留下些什么痕迹吧,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又没有目击证人,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了,不如这样,咱们现在就回警队,调动所有能动用的警力,挨个查看这三起案件案发当晚,从店铺关门到第二天发现被盗期间,店铺方圆1000米范围内所有监控录像,寻找案发时间内,在案发地同时都出现过的人,一旦发现有这样的人就纳入重点嫌疑人进行调查,你看怎么样?”

小猫点点头说:“也只能如此了,不过1000米内如果没有相同的人怎么办?”

“那就2000米,如果还没有那就3000米,总能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的。”我肯定的说道。

“只好如此了,咱们走吧,说干就干。”小猫吧烟头重重的仍在地上,用脚边踩灭边说道。

“终于可以回家吃饭了,呵呵”雪儿看着手表说,“都八点多了,你们不饿吗?”我和小猫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我摸摸了肚子,肚子真有点饿了,刚才注意力都集中在调查案件上没什么感觉,现在才发现。

“想吃什么?今天我做东。”小猫说到。

“你倒想不做东,某些人又没让我拿钱包。不过还是问问雪儿吧,女士优先吗,你想吃什么啊雪儿?”我看着雪儿问。

“可以吗师傅?”雪儿看着小猫的脸问道。

“可以,随便点。”小猫笑着回答。

“那我可点了,我想吃必胜客的披萨、kfc的汉堡、麦当劳烤翅、上岛的咖啡、菲力牛排~~~~~~~~”雪儿边数着指头边说着。我和小猫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丫头到底能吃多少东西啊。“喂,喂,你有完没完了,你一个人能吃多少东西吗,再说了你能不能搞到一个地方,这要跑多少地才能给你买全啊,也不知道吃的都是什么东西,没一样管饱的。”小猫指着雪儿叫嚷着。

“也是哦,那就去今世缘酒店去吃西餐怎么样?”雪儿笑着说。

今世缘是我市唯一一家六星级大酒店,随便吃一顿没个2000块根本下不来,小猫一听,不停的摇着头说:“师门不幸啊,怎么让我收了这么个败家玩意的徒弟,方邪,你不是喜欢吗,你赶快弄走吧,白送给你了。”小猫这句玩笑话,莫名的触动了我心中的什么东西,让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

      雪儿却乐呵呵的说到:“行啊,明天我就去方邪他们学校报到去,呵呵。”

“去吧,去吧,赶紧去,以后就别回来了。”小猫说道。

      “那我去哪里?”雪儿眨着眼睛问道。

      小猫冲我一指说:“住他家,反正这家伙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早就对你垂涎三尺了,这不正好吗!”

        本是一句玩笑话,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雪儿再没心没肺也听得懂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不禁脸一红,不再说什么了,而我真恨不得掐死小猫这个王八蛋,太让我丢脸了,甚至有点后悔当初怎么认识这个家伙。小猫也感觉到自己说话有点过分了,毕竟雪儿还是个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小姑娘。小猫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的气氛,然后说:“看在雪儿今天表现不错的份上,我们就去今世缘。”“师傅你太好了。”雪儿一听说要吃好吃的,刚才的尴尬一下子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变回原来的样子,这丫头真够~~~~~我心里想着,不过这样显得雪儿更加的可爱。看在小猫这家伙破财消灾的份上,我也就不和他计较了,我们一行三人走出了展览馆,天已经黑了,漫天的星光与街道上各种霓虹灯相互映衬着,让人有一种错觉,分不清楚哪里是天上哪里才是地上,开着车行进在滨海市的街道上,真有一种天上人间的感觉,我边感叹着科技发展给人们生活带来的改变之大,一边陶醉在这美丽的城市夜景中,而我们的汽车则在小猫熟练的驾驶技术操控下飞快的向今世缘酒店方向飞驰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