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玫瑰-第1卷 第一章 风之幽灵

第1卷 第一章 风之幽灵

前言:你知道,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无法用科学去解释。

作者:Loony


你知道,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无法用科学去解释。

如同我很难跟你解释,我在这本书中的身份。

是一个灵魂可以分离身体自由行走的人。

还是一个身体可以供灵魂自由使用的鬼。

其实是什么都不重要,反正都是我瞎编的。

总之,你知道,我很自由就对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六岁那一年,一个不起眼的午后,我听见窗外人群熙攘,飞机钻入云层,夏天,以及风逃跑的声音。

我想无聊这两个字,不仅仅是小孩或许是每个人的人生真谛,为了不无聊,我们总是能找到好多事情做。

所谓理想,梦想,成功,意义,不都是无聊下的产物么,不无聊的话,人可能连恋爱都不会去谈吧。

还好,六岁的我不用思考未来,不用担心学业、就业、升迁、年薪、结婚、离婚、房子等等比无聊本身更无聊的问题,小孩子只要能自己玩,不让父母操心,那就是最了不起的成就了。

深谙大人世界哲学的我,比其他小孩更听话,也更无聊。

于是那一天,我离开了那个娇弱柔软的身体,虽然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但我几乎没有感到多大诧异,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件事,甚至,可以说根本是我的自主行为。

我的灵魂像风一样逃跑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可以随时离开这副躯体,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你去得到和去不到的角落,它几乎没有重量,可以在海面漂流,也可以在云端行走,只是要小心途中迷路的鸟儿。

有一次,一只傻鸟把我的肩膀撞了一个窟窿,让我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好,那天我足足睡了21个小时,把爸妈吓得不轻。

我才发现,原来人的灵魂比肉体脆弱多了

“小岛!起床啦!上学要迟到啦!下来吃早餐!”我妈每天早上都要那么大嗓门,我真担心有一天被邻居追杀,虽然隔壁装修的声音也一天都没停过。

“我醒了......”唉,为什么这副身体一动就好累。

“有客人来了!记得把胸zhao穿上啊!”

“妈啊!!”丢死人了!我妈真的很不会给我留面子!每个人到中年都会被生活的风霜打磨得那么粗糙吗!

我慢悠悠地洗漱完,换上新校服,整理好书包,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下去,默默在心里祈祷客人已经走了......

待我讪讪地走下楼,却看见一幅前所未见的异常闪耀的画面。

一位闪着光的少年正在幸福地吃着早餐,而我的父亲正关切地叮嘱他慢慢吃,我的母亲慈爱地看着他,为他倒着牛奶,竟让我有些不忍打扰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

好像哪里不对啊。

“啪!”我把书包往他旁边的一个椅子用力一扔,充满敌意地瞪着他。

“啪!”我妈一巴掌削过我的后脑勺。

“臭丫头,一大早,不会轻点啊,动作这么慢,火气还这么大!快快快,把你的起床气收一收!”

请相信,我真的是亲生的,这不,我妈揍完我就急着给我做早餐去了。

“妈!你再打我的头,到时候考不上大学,不要怪我啊!”

“你考不上大学,跟你/妈有什么关系,那纯粹是你自己的功劳。”我爸面无表情地耍着他那个年龄层的幽默感。

“爸,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你们才是罪魁祸首好吗!”我可是接梗王。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眼前的小伙子突然开怀大笑了起来。

“你好捧场喔!这种大叔笑话也笑成这样。”我忍不住吐槽他说。

“话说爸,他是谁啊,该不会......是你外面的......”不会是来跟我争遗产的吧!就像电视剧演的那样!

“啧,脑袋本来就没多大点,还尽装些破玩意儿。他是新搬来的邻居,家里的大人让他拿了家乡特产过来给我们。”

我爸一顿解释加教训完,马上又切换到和蔼可亲的慈父模式对他说:“辛苦你了,孩子,替我们谢谢你父母。”

这时候我妈又忍不住了:“你瞧瞧,别人家孩子多乖,长得又帅,又有前途,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真不知道人家怎么把小孩养得那么俊的!”我妈把煎蛋和吐司放到我面前,像个怀春少女一样,心花十分怒放。

“这话说得,我不俊吗!”我把煎蛋整个塞进嘴里,烫到不行。

“而且长得有前途是怎么看出来的!啊?!”我一边强烈反驳她,一边着急好像快要迟到了。

“别着急,姐姐,今天早上有新生入学仪式,会比平时晚半个小时考勤,从这里走到巴士站要5分钟,堵车的几率是百分之十四,一路上经过3个红绿灯,堵车的时间最长不会超过10分钟。你可以吃完这块吐司,15分钟后再出门,这样你到达学校的时间应该是8点27分,但是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想你应该找不到教室,等你找到座位坐下的时间应该是8点50分,你还有10分钟可以趴着休息会儿呢。”

在他有条不紊地说完以上这番话之前,我感觉整间屋子的空气都停止了流动,静静地在等待他说完。

直到我嘴巴里的吐司掉了下来,我才回过神来,情不自禁地拍了拍手说:“bra...bravo......’’

“Em...丫头你别吃了,咱得给人回礼啊,妈妈,把前天我从日本出差带回来的点心拿出来,让丫头给人家送过去。”果然辣还是老的姜,一开口就知道是老江湖了,我爸竟然一点儿都没被吓到!

“欺?......啊对!草饼!我去拿!”果然妈还是我的傻,一开口就知道是傻白甜了,我妈竟然一点儿也没多想!

老爸礼节性地送着客:“孩子,时间不早了,不要耽误了上学,改天再过来玩,现在让大姐姐送你回去,还有些点心,不成敬意,替我们向你家人问声好。”

少年恭恭敬敬地起身行了个礼,怎么说呢,就是身穿燕尾服、戴高礼帽的那种家伙,在中古时期的欧洲宫廷,会对皇室或贵族行的那种礼。

像一个落魄王子,更像一位儒雅爵士,礼毕,他说:感谢您和夫人、小姐今日的盛情款待,烦劳费心。”

“不用...额...无需多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应他。

这个人是读书读到脑抽了吗,我拎起草饼,带他走出了门口。

边走边来回地打量他,对他的来历充满好奇:“你今年几岁?在哪上学?我爸妈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你从哪里搬过来的?不是本地人吧?为什么说话那么奇怪?你家里有几个人?学校...”

“你......”他停下步伐,打断了我的提司:“你不应该先问我,叫什么名字吗?”

“对喔,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岛星月,小岛的岛,星星的星,月亮的月。”

“我叫Victor,很高兴认识你,星月。”

他说完,又煞有其事地对我行了个礼。

虽然我穿着牛仔裤,手上还拿着草饼,但还是假装拎起裙子,对他回了个礼,毕竟我也是一个优雅的淑女。

“你,好香啊。”他突然闻到了什么。

“谢谢啊,我前天刚洗的头。”我拿起自己的头发闻了闻,马上又放了下来,心想着,他是认真的吗?

可不是吗,认真得很,他居然很用心地在闻,而且越靠越近,认真归认真,靠那么近就有些过分了吧大哥。

“你是不是饿啦?是要吃草饼吗?”我边说边往后退,一直退到挨着墙壁。

“我们赶紧走吧,待会儿我去学校要迟到了。”我心想着赶紧开溜吧。

然而他“啪”地一下把手撑在了墙上挡住我的去路,天啊!壁咚!我人生中第一次被壁咚了!难道我要被强吻了?我紧张地眯着眼睛!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是闭着眼睛很专心地在闻,对眼前貌美如花的我完全无动于衷,认真得就像一只缉毒犬!

最后他凑近我的脖子停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香啊,你的灵魂。“他睁开了眼睛,笑着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还未成年的小尼姑仪琳眼疾手快的在彗星划过天际时用衣角打了一个结,并且许了个愿。这个愿让她的后半生都活在一种莫可名状...
    应晓菲阅读 433评论 3 5
  • 在湖边吃饭 跑来只狗狗坐在湖边。 我吃完饭狗狗还在原地。 老板来结账时看着狗狗低语 又来了。 我问 它是走丢了还是...
    忘途鹿阅读 24评论 0 1
  • 酷暑真格难耐!尤其是今年的暑天。今早六点钟,骑自行车赶早市时,市场上已人声鼎沸,非常热闹了。骑车驮着买到的瓜果蔬菜...
    怡若泰然阅读 38评论 0 0
  • 文/默汐 没记错的话 你们是一群生活在黑暗中 胆小怕事的生物 做了许多坏事 被人厌恶着 为了生存 情有可原 你们一...
    默汐阅读 45评论 1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