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序是个大问题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将一个词里面的字序颠倒一下,就会影响这个词的语感,甚至可能改变它的意思?

举个例子。一说起春游,就会有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身穿校服,背着零食,手拉着手去游玩,回来还要写《记有意义的一天》的感觉。如果倒过来,说游春,立刻就有了“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的热闹劲儿,甚至还会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倜傥之感。

例子还有很多。煎熬,普通词,变成熬煎呢?意思不变,不过有种耐受不住的愤懑感了吧。半夜,普通词,夜半呢,不发生点儿什么都说不过去了是不是?再感受一下下面这些:寂静静寂离别别离语言言语攀登登攀

四字词也是一样。春夏秋冬,就是普通的四季轮替之意。换作春秋冬夏,还是四季流转,但是不是有点儿物是人非、触物伤情的感觉了?

再举一例。东南西北,简单地列举四个方位。换作东西南北,就不只是方位的罗列,还有了种纵横四方的辽阔感。曾经有一句很响亮的广告语:“东西南北中,好酒在张弓”。如果前半句换作“东南西北中”,那么后半句恐怕只能接“和牌缺东风”了。

怎么,这些例子都感觉不明显?好吧,那是因为这些例子都是词的意思不变,改变的是语感,比较微妙。如果是在词组或者短语中改变字词的顺序,就有可能整个意思都发生改变了。

还是来看例子:

屡战屡败
屡败屡战

关于这两个词,还有个典故。平江李次青元度本书生,不知兵。曾国藩令其将兵作战,屡战屡败。国藩大怒,拟奏文劾之,有“屡战屡败”语。曾幕中有为李缓颊者,倒为“屡败屡战”,意便大异。元度乃得免罪。

屡战屡败,说的是结果,强调“”字,说明战者无能,屡次交战,屡次失败。真要是把“屡战屡败”的奏折交上去,这个李次青必然受到惩罚,弄不好还会丢了身家性命。屡败屡战,说的是精神,强调“”字,说明战者勇猛,虽屡次战败,但屡次重来不肯认输。顿时,一个败军之将反而成了勇气可嘉的英雄。

例子还有:相传有一个贪官,他的案台上有两个牌子,一个写着“情有可原”,一个写着“理无可恕”。告状的要是给他送钱,他就把“理无可恕”的牌子摆在前边,把“情有可原”的牌子放在后边,写作:

理无可恕,情有可原

如果告状的不给钱,就把两个牌子调换一下,变成:

情有可原,理无可恕

请问:“理无可恕,情有可原”的意思是 ;“情有可原,理无可恕”的意思是 ;一个强调( ),一个强调( )。

这好像是一道语文课的阅读理解题了。我来回答一下。理无可恕,情有可原的意思是,在法理上讲不可宽恕,但是在情理上却有可原谅之处。情有可原,理无可恕的意思是,在情理上或有可原谅之处,但是法律毕竟是法律,所以不可宽恕。一个强调有可原,一个强调无可恕。结果就是,前者从轻发落,后者从重从严。

说到这儿,你可能已经发现了,改变意思的例子中,都是后面的字和词决定了整个词组和短语的基调。无论是阅读还是说话,由于时间的先后顺序,往往最后出现的字词给读者和听者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们会把想强调的内容尽可能往后放。反过来,把原本放在后面的内容前移,它的重要性就会降低,对整体语意的影响就会减弱。

不光是在词组和短语里,在句子里也是一样的。调整词的位置,即便改变不了整个句子的含义,也至少会改变它的语气。

继续举例子:

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了。
我无数次跟你说过了。

两句话的区别是表示程度的副词“无数次”的位置不同。

对于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了,如果要定一个感情基调,恐怕会是厌烦、失望和气恼,因为它强调的是“无数次”。如果为它设定一个情境,有可能是两个人的争吵,接下来可能会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谴责之意已经溢于言表了,或者巴掌已经上去了。

妈妈再打我一次

而对于我无数次跟你说过了,试着放在争吵的情境中,似乎就不太适合了。说这句话的人一定不会是厌烦和气恼的情绪,至多是有些无奈,因为它强调的是“”和“说过”。甚至,它有可能是一句甜言蜜语的前半句,后半句则是“但我还是要说:我爱你。”是不是瞬间有了种很纯爱的感觉?

乡·纯爱情·故事

如果把“无数次”再往前移,变成无数次,我跟你说过了,就已经成了诗句了。即便是分行写作:

无数次

跟你说过

也毫无违和感,对吧。

例子还没用完。试比较以下三句的语感:

我受够了。
我够受了。
够我受了。

我受够了,有忍无可忍的情绪,如果配上表情动作,一定是怒目圆睁、拍案而起。

我受够了

我够受了,有无可奈何的感觉,如果配上表情动作,应该是苦笑加上摊手。

我够受了

够我受了,有嗔怪的味道,如果配上表情动作,恐怕是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笑。

够我受了

上面这两个例子中,移动位置的是“无数次”“”这些表示程度的副词。副词的存在与否不影响句子的基本含义,作用就是改变语感,调节语气。我们在说话时,会根据语气和情绪的需要,添加副词,并把它们放在合适的位置。当然,由于对母语太熟悉了,我们做这些时已经是几乎无意识的行为了。

不过,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利用这一点。通过调整副词的位置来微妙地增强或者减弱语气。而在有的时候,则尽量不要使用副词,比如与人发生争论,有可能升级为争吵时。动词是叙述性的,相对客观,而副词是描述性的,比较主观,会带有情绪。还拿前面的例子来说,“我跟你说过了”,这是叙述客观事实,“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了”,这就是发泄情绪了,会引起对方的反弹。当然,如果非要在争论中使用副词的话,就像我们上面的例子中说的,不妨将它前移,弱化它的作用。

不过,前提是,你还想得起来这回事。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