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判断6UP平1台是不是真实的呢?

  她没想到,入官`网【886up.com】时来运转,刚来珍宝阁做事,就因为挺身而出被齐宇欺负,再被陈默任命为长老,这种起起落落的感觉非常奇妙。

    不好意思瞥一眼陈默,赵若雪脸色通红,陈默,她如雷贯耳,整个修真界都讨论陈默如何利害,是为当世绝世妖孽。

    赵若雪心生崇拜,才会来珍宝阁做事。

    当她亲眼看到陈默时,才发现被誉为传奇的陈默,是那么耐看,没有任何的盛气凌人,反而给她一种从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陈默开设珍宝阁,不怕事,不惹事,但谁觉得珍宝阁好欺负,我陈默十倍还之。”

    陈默朗声说着,眸子在这时直视齐宇,“你说我给不了她什么?那我用事实告诉你,我的确给不了她什么,我能做的就是保护我手下的每一个人,他们值得可敬可佩。”

    “如果连最基本的守望相助都不会,我也只能说一句抱歉,你被开除了。”

    目光看向另一名珍宝阁的工作人员,她的表现让陈默很失望,不奢求她去对付齐宇,但她至少要有点实际行动。

    否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不是合格的工作人员。

    “你开除我?”那名女子神色愕然,不敢相信,赵若雪被任命为珍宝阁长老,而她面临开除,开除她的还要是陈默。

    在落风镇,陈默就是天,说出来的话,无疑是圣旨。

    她被陈默开除,终身不会被录用。

    巨大的反差,突如其来的开除,让她整个人都处于无地自容的感觉,可她没有资格去询问陈默,毕竟她确实没有付之行动。

    转身离开,女子临走前满脸不甘。

    珍宝阁的工作人员,每个月都会有不菲的酬劳,而且做这行不会有生命危险,还会有客人的赏赐。

    那名女子,当然不舍得这份工作。

    待那名女子一走,站在原地的人员,都震惊看着陈默。

    不知为何,众人都觉得陈默有领袖风范。

    三言两语,该踢的人绝不含糊,该升职的赵若雪,当场升职,就差十倍奉还的齐宇,还没遭到陈默的报复。

    此时,齐宇望着陈默,心知有危险,

    他取出储物戒指,玄光闪烁,倒出大量下品灵石,地面的灵石很快堆积如山,远远看来,足足有上前枚下品灵石。

    “俗话说,顾客就是上帝,我来光顾珍宝阁的生意,你敢对我出手?”

    很明显,齐宇是弱势人员,前来光顾珍宝阁的生意。

    为了一名侍女,陈默对他出手,会损失珍宝阁的声誉。

    作为一个商家,最重要就是声誉。

    陈默实力再强,修为再高,难不成,强逼别人来珍宝阁购买东西。

    而且天启星不仅有珍宝阁,还有天宝阁,珍宝阁是新起之店,前期有失声誉,别想别人来珍宝阁购买物品。

    “好狡猾,居然威胁陈默,这下有好戏看了。”看到齐宇以顾客的身份对陈默说话,观望之人的脸上都划过几分古怪之色。

    他们想知道,陈默又会如何解决。

    “大人,我没事,你不用替我出头。”赵若雪怕陈默意气用事,伸出小手一拉陈默的衣袖,小脸满是复杂之色。

    被齐宇大庭广众欺负,赵若雪当然想报仇,但她知道陈默的难处,不想陈默为难,免得攻击齐宇,会给珍宝阁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听了赵若雪的话,陈默皱皱眉头,挥手道:“送客。”

    “啊……!”

    陈默这句话,让所有人都预料不及,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在所有人眼里,陈默绝对是杀神。

    几天前,陈默杀得黑卫军片甲不留,从而名声大噪。

    所以,很多人都给陈默打上凶狠的标签。

    现在陈默放齐宇离开,这究竟是那门子杀神?

    反而在众人看来,陈默网开一面,不愿意击杀齐宇。

    这绝对是观音菩萨在世,有大慈大悲之心。

    “陈默,你什么意思?”齐宇冷声道:“我放下这么多灵石在这,你却赶我走,想贪图我的灵石。”

    闻言,陈默吩咐道:“陆波,帮他收拾灵石,送他出城。”

    “公子……!”

    “怎么?难道我说话没用?”打断陆波说话,陈默不怒自威。

    一脸无奈,陆波唯有给齐宇收拾灵石。

    他就想不明白,陈默性情大变,帮别人收取灵石,这还是陈默吗?

    但是,陆波知道陈默说话自有他的意思。

    因而,陆波不爽的收取下品灵石。

    四周所有人看着陈默,皆是五丈和尚摸不着脑袋,陈默居然帮齐宇收取灵石,这样的陈默,未免太过好说话。

    难道……陈默想改变大家对他的印象?

    这个念头在所有人心中浮现,很快得到肯定,有些人手段残忍,一旦成为至强者,就会改邪归正,陈默有可能就是如此。

    收好灵石,陆波对齐宇冷喝道:“公子仁义,不愿杀你这种垃圾,赶紧拿着你的灵石,滚出落风镇。”

    陆波将手中的储物戒指扔给齐宇,当齐宇接住储物戒指时,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陈默居然服软了。

    来之前,雇主告诉齐宇。

    一定要闹得珍宝阁鸡飞狗走,开不了张。

    齐宇根据指示去做,鸡蛋里挑骨头,调舄赵若雪,本想这个会让陈默一怒之下大打出手,却没想到陈默放走他。

    这一刻,齐宇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因为他返回,雇主会杀了他家人,不回去,继续在珍宝阁闹事,绝对是找死的节奏,毕竟陈默已经饶了齐宇一次。

    再来第二次,陈默击杀齐宇,谁会说珍宝阁店大欺客?

    “还不走?留着等死吗?”陆波充当恶人,怒骂木讷不动的齐宇。

    齐宇指尖颤抖,嘴角哆哆嗦嗦,咕咚一声,膝盖忽然跪在地上。

    陆波见状,大吃一惊道:“我去……这个家伙太贱了。”

    不仅陆波吃惊,其余围观之人同样吃惊,齐宇来珍宝阁闹事,陈默不追究其责任,并放齐宇离开,可齐宇居然跪拜。

    难道……如陆波所说,这齐宇就是个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