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巨款消失的诈骗犯,17年后在纪录片中露面

Micheal Cohen是一名消失了17年的艺术品诈骗犯,他的前半生风光无限,但后半生亡命天涯。2019年BBC出品了一部关于Micheal Cohen的纪录片《The $50 Million Art Swindle》(五千万美元的艺术骗局)。

这部纪录片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导演找到了这个警察都束手无策的逃犯。

该纪录片导演Vanessa Engl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01年我第一次在报纸上读到Micheal Cohen的报道时,就被这个传奇的故事迷住了。我是个非常执着的人,几乎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去搜索关于Micheal Cohen的相关新闻,而且坚持了17年。”

当然导演Engle的心血并没有白费,最终她的执着吸引来了专项资金,让她得以成立专业的团队进行纪录片的拍摄。

“坦白说,我起初根本不敢设想能够真的找到Cohen,毕竟连警方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但奇迹还是发生了。Engle将这一切归功于团队的运作。在采访中,她特别提到一位工作人员,“不得不说一下我们团队中的Billie Shepherd,她很年轻,但非常了不起,她很顽强。”Shepherd找到Cohen案件在美国和巴西的所有案卷资料,并且梳理出Cohen整个社交圈。然后Engle尝试跟所有认识Cohen的人取得联系,并从中获得了重要信息。

“与这些人沟通的最大问题是,我不知道他们的立场。其中有的人可能极度厌恶Cohen,而有的人或许帮助了Cohen的逃亡。”

但正是这些联系让Engle他们找到了Cohen。以下是导演Engle在接受杂志《Day 6》采访时的对话。

Q:你们是怎么找到Cohen的?

A:是他妻子给了我回复。在电话中,她不愿意透露太多。但她说可以跟我在国外见面聊一聊。我按照她的意愿前往了海外。

我和他的妻子在一家咖啡馆见了面,聊了很久。虽然她拒绝在纪录片中露面,但很乐意跟我分享自己的传奇经历。即便如此,她仍没有透露Cohen的下落,甚至我都不知道他们夫妻两人是否还在一起。所以我只能开口问:“那么,为什么叫我过来?”

接着,突然一个男人出现在桌边。我一时不敢确定他是否是我一直寻找的Cohen,我愣在那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事实上,我想Cohen也有些惊讶。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避免被人发现,而我一直努力去发现他的行踪。所以当这一刻终于来临,我俩的情绪都难以平静。

Q:纽约和洛杉矶时,Micheal Cohen的艺术品生意做到了什么程度?

A:总的来说,他过着非比寻常的生活。我们拍摄了他在Malibu居住过的房子,那是坐落在悬崖边的超级奢华海景别墅。我从没见过如此华丽到令人结舌的房子。Cohen的生活风格就跟这栋房子一样,他们养着价值几万美金的马,雇了很多员工来照顾起居生活,而且热衷于购买豪车。

毫无疑问,他过着非常奢侈富裕的生活。

Q:他是怎么从艺术品收藏家的手里骗出5000万美金的?

A:他销售那些非常昂贵的画,像是莫奈、毕加索、马蒂斯和夏加尔的画,而且那些画并不归他所有。他从画廊那里把画借出来,然后再去找顾客。他靠卖画挣钱,或者干脆就把画据为己有。

Q:他失踪后曾在巴西被逮捕过,当时发生了什么?

A:他在巴西住了两年,然后被国际刑警组织逮捕,在里约的监狱服刑。

关于越狱这部分,他自己讲述的版本是这样的——他在服刑时偶然发现用来运送服刑人员去医院的救护车坏了,于是他假装生病,他知道在去医院的途中他将有机会逃脱。正如他所预料的,一个狱警驾驶自己的私家车运送他去医院,而且并没有给他戴上手铐。尽管狱警是随身带着手枪的,但在里约拥堵的交通中他还是跳出了轿车,开始了逃亡生涯。

在纪录片中,我们当然会让当事人Cohen为自己发声,所以他在片中极尽所能去将这段经历讲得生动离奇、超凡脱俗。当然,后来这个狱警也因协助Cohen越狱而被判有罪。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如果说这里面涉及到某些金钱交易也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Cohen是绝不承认这一点的。他将这段经历描述成通过自己一番努力获得了奇迹。

Q:这场诈骗中的受害者对Cohen的逃脱非常愤怒。这部讲述Micheal Cohen的纪录片上映后,你觉得对这些受害者会有什么影响吗?

A:我觉得Cohen敢肆无忌惮的在纪录片中露面是因为他呆在一个美国法律约束不到的国家。而且他现在也没钱了。也就是说,即便有人想通过民事诉讼来向Cohen追讨自己的损失,也将无济于事。因为他呆在FBI势力范围之外,FBI现在也没法抓他。

Q:Cohen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吗?

A:我觉得这部记录片不仅是讲述了一个惊天骗局,它也有关于人性的内容在里面。Cohen有着相当复杂的性格,同时也是具有吸引力的性格。

在影片中曾有闪现出一点点的懊悔情绪,但更多的时候他都在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或许是因为他有20年的时间来慢慢的打磨他的故事,从而让他所犯下的罪行显得合情合理。也或许是因为他打心眼里相信自己没错。我觉得后者更加贴近世纪,因为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