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毕业感言之室友们1

一直旁观黄老师三季“千字坑”,心里痒了很久,但怂。一是对自己写作没自信,高中写800字作文都能憋好几天,焦虑到爆炸。二是深知自己坚持力不足的毛病,至今给自己定的计划不少,坚持超过一个月的寥寥。

但还是决定逼自己一把,一来想要破除自己对写作的畏手畏脚,毕竟很多大咖都说写作是有迹可循的,史蒂芬金说写作就像挖掘化石,是有方法的。最关键的是多练习。黄老师说自己坚持写作到有一天有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也很受鼓励,希望自己也有这么一天,毕竟可见的未来里是要靠文字吃饭的。二来这一年对我的人生阶段而言十分特别的,又刚好赶上毕业季,憋了很多话,于是终于斗胆入了坑。

这一年虽然是在读书,但对我其实更像一个gap year或者说缓冲(绝对不是说浸会水,第一学期累到人生目前为止的巅峰),可能因为心境的变化,以及所谓的见识,遇见的人和事。所以想写点什么,系统的整理一下这一年的所学、所见、所感。记录下来,也算对这一年的交代。

室友应该是这一年幸运的事之一了。我们住在离学校不远黄大仙区的天马苑。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面积大概可以描述为张开双手就能拥抱整个房间。三个女孩一个男孩,我们的微信群名是“天马苑四金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黄是我找到的第一个室友,也是我第一个遇到的“抽烟喝酒泡夜店,但是个好女孩”的girl,细腻开朗的天蝎座。自称长相碧池的她,性格公认的好。虽然她也贪玩,但论对自己狠,她应该算我见过排前几的。第一学期学业压力非常大,她常常红牛咖啡轮番灌,整晚通宵,就为了只占平时成绩不到10%的小测验。

大黄是贵州人,我是青海人,我俩都爱喝酒,也爱在喝酒这件事上装逼。这不到一年的学制,我们一起喝的酒局超过我此前加在一起的总和,也一起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喝断片。

大黄是一个是一个你对她好,她会加倍对你好的人。有时候没主见,问她一些很弱智的问题,她也会很认真的斟酌,告诉你她的答案。大黄也是一个心里明澈的girl,最后一次宿舍集体在家吃火锅喝酒,我们吃了8小时,创历史记录。期间我们玩了一个“说出对方一个缺点”的游戏,也是大黄提出来的。我惊异于大家对我的了解。

老吴是我第一个见到真人的室友。温柔独立的金牛座,她应该是我最喜欢的广东人,几乎毫不矫情,还很大女人,也是我们三个女生里最靠谱的,每次在家喝完酒局几乎都是老吴收拾的。

但这都是老吴很清醒的时候。一旦喝了酒,老吴马上变成了我见过最能讲黄段子的姑娘,各种黄色梗信口拈来,讲得所有在场男同学目瞪口呆。

老吴也是一个心里装着大我的姑娘,一次酒后聊天,老吴说她以后爬到一定位置了,想做一个基金专门救助遭受家暴的妇女。那时候的老吴很bling。

最后压轴的是室长,一个每次寝室一起喝完酒掏心窝子时总被轮番发一波好人卡的boy,因为室长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对不起没忍住又发了好人卡…)。

室长是个宅男,平时没课的时候几乎窝在房间不出来,以至于刚开始我们怀疑他是不是因为觉得有我们这几个女生不方便。

室长也是个文艺青年,他走的时候微信我们说留了他带不走以及不敢带的书,我们想看就看。回来一看,书堆了半人高。(这一年老师发的reading都没读完的我惭愧几秒钟。)

室长内心其实也是细腻的。大家都觉得我本科很好,我应该很享受,但一个酒局里,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但室长之后说,瑞酱辛苦了,当时觉得很暖心。还有那次8小时酒局里玩的游戏,室长提出来我的缺点也是连我自己都没有发觉的。

总之,很感谢这一年遇到这三个性格各异的舍友。期待未来相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