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这样一个让你记忆深刻的老师点亮了你的学生时代

by:老树画画

很少很少的会去夸赞一个人,何况是自己的老师。不擅长去写人,写老师往往也是在作业之中提及。标准模范作文的写法加之无病呻吟的仓促结尾,笔下的老师千篇一律的慈爱或是严格,哪有那么多的相似?

去年看到钱文忠先生写自己与恩师季羡林,很喜欢。《我的老师季羡林先生之学生时代》里笔者用及其平淡的的手法来写了季老先生的整个学生时代,也留下浓浓的师生情,钱文忠先生有很多的文章里都会提及恩师季老,师生情深而不拖泥带水。

读书生涯十多年,总该会遇到这样一个给你印象深刻的老师,有一个也绝算不上是少了,该动笔认真写写。

我的老师阿文先生便是这少中之一,这称号是他自己给取的,他本人和这称号很契合。他教语文,身材瘦弱,写得一手极好看的字,颇有点古代先生的感觉,但如果真是古代先生也必定是一个开明风趣的先生。

他授课很有自己的风格,我那时听他讲课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过他一板一眼的按照书上讲过,讲讲停停,很多有趣的东西也是从他那里知道,只可惜那时的我没怎么听过语文课。

他天性乐观,对谁都温和。有他之处必有笑点,他自己本人也是可以从进教室的那一刻把笑脸挂在脸上直到一节课结束一路回到办公室,这个我从前观察过。

不唯分数论,他真的做到了。从来不会刻意强调分数也不过问我们的排名,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更愿意用“快乐的教书匠”来定义他。他也曾强调读书上要努力,但也很注重这个过程是学生能够接受的。周末,全校补课,所有的老师都抓住这个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来努力,唯有他一个人淡定的打开电脑暂停教学给我们普及一些与课业无关的东西。

by:老树画画

他的幽默自成一派,随手捏来。有一回他换了一个比脸还大的手机。课堂上忘记关掉手机声音,课上到一半接到别人的电话,寥寥几语说完挂了电话。末了,突然来了一句自编歇后语“刘老师上课接电话--不要脸。”挺有意思的一句,表达了上课接电话打扰课堂的歉意也很突出他新买手机的特点。

适当的幽默是智慧,能够把这种幽默和生活恰好的融为一体便是艺术。他总是能做到从旁人关注不到的细枝末节里面掏出一些幽默,对自己饿学生,同事。

真正让我感觉到他和别的老师不一样的地方有两件事:

第一件,他会主动和自己的学生打招呼,不管是自己教了很多年的学生抑或是只有一面之缘的学生,只要他对这个学生有印象。我呢,由于近视太过于严重又不喜欢带着啤酒瓶底儿走,没少“得罪”熟识的人,往往是等我缓慢的看清身边的人,认识的老师已经和我擦身而过。

阿文先生知道我这个人近视不轻,距离远了根本看不清,他问过我的。在那之后,每次他再看到我的时候,会走到一个我看得清的范围内向我招手,或是在我背后拍我一下。所以,校园里来来往往那么多的人,我不用看清也依旧可以辨识出阿文先生,走在人群里不断挥手点头四处张望的人就是他。

第二件,你在他面前根本就不用太过于结束,甚至可以调皮的开他玩儿笑,更不用那一套世故的溜须拍马,你想说的他都会接受。那次去操场的路上看到他,便与他一道,感觉他没有平常活跃了,这不是他的风格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嗯?天气不怎么好,老师心情也不好”他毫不掩饰的说到“是啊。”他告诉我大致的原因是,快高考了,班上的学生很抵触语文古诗词的背诵默写,大概就是觉得只有几分而已。我脱口而出:“老师不够坚定,一贯嘻哈的风格让同学产生了语文老师很好应付的惯性思维,所以他们自然就选择了宁可丢掉语文默写的那几分去做数学。”说完之后大脑本能的反应觉得这些话要转几道弯告诉他,于是偷瞄他一眼,后面交谈的内容我也忘记了,不过我们是很愉快的分别的。

其实那时我已经不是他的学生了,他能耐心的听我说这些不太正确的言辞,作为学生的我还是挺感动的。

我虽好平实简易之文却不擅作平淡之词,此吾师,阿文先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对于孩子们来说,并不陌生,而且可能会时常感知得到。但对于“风”的描述却是不容易的,因为“风”不可见、不可触摸...
    嘤说亲子阅读 4,458评论 0 2
  • 懒加载就是在getter方法里,判断成员变量是否为空,如果为空给成员变量赋值。
    张璠阅读 65评论 0 0
  • 双层巴士上层左手边最后最角落的位置,是我给自己选的专座。 因为这里能多角度看到雁塔,我爱的雁塔。 我迷恋他,这个高...
    炭图阅读 37评论 0 0